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 写淫秽小说卖钱被判十年 该如何量刑?

    2018-11-22 16:04:48

    网友表示,虽然“天一”确实违法了,但是超过十年的判罚太重。甚至有网友认为,此案不应该构成犯罪,做这样的“文学创作”,何罪之有?但同情无法代替法律,法律需要冷静且理性。

  • 抚顺某涉黑涉枪案被省厅督办之后……

    2018-11-20 10:07:24

    上午10时许,辽宁省公安厅打黑除恶办公室,迎来送锦旗的当事人——抚顺报案人彭淑平和其聘请的北京代理律师李竞东,接受锦旗的民警神情庄重又不乏愉快地与其合影留念。

  • 谁用黑势力让黑龙江建三江垦区不平静?

    2018-11-19 15:59:26

    在我国版图的最东方,是美丽富饶的黑龙江省建三江垦区勤得利农场,那里被人们称为粮都。在如此美丽的地方,却因一起案件,将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的正常生活秩序打破。

  • 中山市股权转让纠纷案:究竟谁是违约人?

    2018-11-19 14:58:17

      一个房地产项目在开发过程中,开发商先后两次变更法定代表人。几经周转,眼看房屋都已经被预售,项目却因原股东和现股东之间的一场股权转让纠纷而官司缠身,迟迟不能完工交付使用。面对各执一词的双方,镇政

  • 关键物证莫名失踪,南皮一民营企业家鸣冤18载

    2018-11-19 10:36:02

    “我办的是民营企业,只是挂靠在了国企名下。但能证明挂靠关系的一份关键物证莫名其妙不见了,我就成了贪污犯。”鸣冤18年,已是76岁高龄的王华樵愈发坚定了为自己正名的决心。

  • 当国有土地使用证撞上集体土地征收

    2018-11-14 10:32:58

    上海是首批沿海开放城市。近些年,随着城市化建设进程的加快,城市规划需要不断的优化、更新,也因此出现了大量的房屋拆迁问题。而汤荣妹一家就面临着这样的问题。

  • 范冰冰税案:个案之后当是法治进步

    2018-11-14 10:06:41

    任何执法活动都具有惩罚违法者和保护受害方的双重功效。在税案中,受害者是损失税款的国家——从保护受害者的角度看,补缴税款和加倍罚款是保护手段,保护好税源也是保护手段。

  • 内蒙古通辽的一条惠民路怎么成为了“害”民路?

    2018-11-13 11:20:04

    亡者的亲人在痛失爱子的万般悲伤中,不知协议的具体内容,只能用蒙文签下自己的名字。待赔偿下来后,死者家属才发现被诱导骗签了协议书,并引起了第二次赔偿追诉。

  • "双十一" 与快递有关的法律问题

    2018-11-12 17:06:25

    快递在给我们的经济生活带来诸多便利的同时,也引发了快递丢失损毁、个人信息泄露、快递车辆造成交通事故、快递员人身损害、快递运毒等诸多社会及法律问题。

  • 讨债“讨来”10年刑 众乡亲恳请二审给减轻

    2018-11-08 16:03:02

    刘建明是个世代务农的苦娃子,自幼善良、朴实,创办了一个小公司,安排一些人就业,乡里乡亲有个为难事总热心帮忙,从没前科劣迹。父老乡亲恳请二审法官对刘建明减轻处罚。

  • 投资无法提现,律师起诉P2P平台

    2018-11-08 13:46:27

    自2016年年初起,李军(化名)开始在北京易通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称易通贷)运营的App 和官方网站上进行投资。身为一名执业律师,李军十分警惕与慎重。

  • 十年打“散”的加油站合伙人

    2018-11-07 16:15:01

    加油站的最初合伙人,一方获得了营业执照;另一方在土地等相关部门获得了许可证,并建成了加油站,但却因没有营业执照而无法营业。十年来,双方为此打起了官司。 

  • 重庆公交车分析二:桥梁设计准则属于“强制性规范”

    2018-11-06 16:43:23

    万州公交车坠江事故过去八天了,按照网络惯例,新闻都热不过三天。我和我的朋友现在还在关注,是因为前天我们发现了万州长江二桥人行道缘计高度不符合国家设计规范的问题。

  • 大学生卖猪肉资质被抢揭污染企业无环评建新厂内幕

    2018-11-06 15:30:58

    四川南充南部县的嘉陵路136号大院,集中了该县7家屠宰场。近几年,“大学生返乡卖猪肉”、“公安局出动近百警力抓走大学生母子”等新闻,就是由此地不胫而走。

  • 信息泄露被网贷,谁来为“裸奔”披上外衣?

    2018-11-05 14:27:36

    若非亲身经历,白女士始终也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成为电信诈骗的受害者。回想起受骗时的一幕幕,她自责的同时不禁产生一连串的疑问:“到底是谁如此彻底地泄露了我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