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 激辩量刑:副市长妻子受贿案开庭

    2019-02-14 16:16:21

    去年11月底张蓉受贿案一审开庭,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王常清律师出庭为张蓉辩护。由于当事人概括认罪及检方起诉书认定张蓉为从犯且有立功情节,因此庭审围绕受贿数额认定及如何量刑展开。

  • 服装公司与代言网红的合作与较量

    2019-02-12 10:32:16

    郑斌当庭指责卢钢背信弃义,除在合作期内为第三方商家代言美瞳产品外,另在双方并未形成终止合作共识的情况下,擅自开通服装类微博和淘宝店铺,导致公司损失巨大的可预期收益。

  • 诈骗奇案:200万人掉入免费手环陷阱

    2019-02-09 16:24:08

    通过秘密调查,警方发现仓库里有40多名工人在每天清晨3时至4时开始工作——包装。8时左右,有大车统一将货物送至快递公司。警方测算,每天的快递数量在1万单至2万单之间。

  • “三项制度”:官民良性互动新起点

    2019-02-02 11:13:11

    随着一场新闻发布会于2019年1月4日召开,一个名为三项制度的概念引发广泛关注。 三项制度为行政执法公示制度、执法全过程记录制度、重大执法决定法制审核制度的简称。

  • 一名民营钢铁企业家的“诈骗”之旅

    2019-01-31 19:14:12

    在去产能的大背景下,李志强作为一名钢铁企业主的命运沉浮可谓是一个时代的缩影。若其借款之事发生在当下,那么,他以及他所经营的企业也许不会陷入这场“诈骗”的泥沼。

  • 千万元补偿款竟被前夫父子领走……

    2019-01-30 17:42:38

    婚内已书面约定房屋所有权、土地使用权归郭女士所有,离婚后,拆迁办却与郭女士前夫及前夫的父亲签订补偿安置协议,随后房屋被强制拆除。多方协商无果后,郭女士又遭遇立案难。

  • “太公岛乐园”从土地调规到收回之后

    2019-01-29 10:11:52

    一个经政府部门批准、预计投资数亿元的海边旅游度假项目,在合法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海域使用权后,因政府部门供地的先后面积不同,使得该项目无法按先前的规划设计施工。

  • 血汗钱遭拖欠难度年关 农民工哭诉库伦旗政府失信

    2019-01-27 17:12:10

    计青春称,“我只求张旗长和旗政府能信守承诺、履行合同,把拖欠我的工程款给我,我也好把农民工工资、高利贷欠款,以及其他欠款结清了,我也能有尊严地生活!”

  • 老支书挥泪举报侄子,强庄子村村民盼看明白账

    2019-01-25 15:34:43

    河北省遵化市小厂乡的老书记强自亮,十年如一日,坚持实名举报现任村支书,而这个现任书记,竟是老支书的侄子。是老书记大义灭亲、为公请命,还是另有缘由?

  • 因认定刑讯逼供他被改判无罪 程序正义的重要性

    2019-01-24 11:37:15

    康德曾将下面的一段话视为“绝对的道德命令”,也就是社会正义的最低要求:永远把人类——无论你亲自所为还是代表他人——当作目的,而绝不仅仅当作手段来对待。  

  • 四川达州:煤矿矿工股权疑被侵占事件调查

    2019-01-21 17:00:26

    他们集体投诉达州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涉嫌擅自以近亿元低价变卖他们的股权。历时七年进行集体维权与起诉,至今依旧纷争不断,诉权未决。对此,记者赶往实地进行调查。

  • 韩骁:拥有家国情怀的律界精英

    2019-01-21 15:48:47

    韩骁在民法学大家梁慧星的言传身教下逐步成为一名真正的法律人。“作为学者,应坚持学者的独立性,坚持学术的立场。”导师的话语成为韩骁的行为准则。

  • 庆阳女生事件官方通报与家属说法大相径庭?

    2019-01-18 16:41:21

    庆阳出现这么多校园欺凌、猥亵案件,既有未成年人犯事,也有老师犯罪,全部归结为校园欺凌现象、怪罪给未成年保护法的弊端是无法圆满解释的。除了一纸官方通报,还需要看见更多。

  • 天津男子杀妻骗保案:从暖男到恶魔

    2019-01-17 12:36:33

    2018年10月27日,天津男子张某凡带着妻女去泰国普吉岛游玩。29日,张某凡涉嫌将妻子杀害。此前,张某凡陆续为妻子购买了多份保险,保险金额达3000万元。这些保险的受益人是他自己。

  • 50岁须告老?淄矿五干部怒揭“虚假退休”内幕

    2019-01-15 06:42:20

    从2004年至今,5位干部先后向信访部门、劳动部门、纪检部门、检察院、审计部门和财政部门以及劳动仲裁部门上访,并向法院提起多次行政和民事诉讼,但15年过去,事情一直悬而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