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学博物馆藏文物被批“假的荒唐” - 重磅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磅 >

重庆大学博物馆藏文物被批“假的荒唐”

       《法律与生活》综合消息,由于展出大量被文物专家称为“假得荒唐的文物”,重庆大学博物馆近日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之一。

        这些展出的“文物”多数由原重庆大学人文艺术学院副院长吴应骑教授捐赠,吴应骑的前同事、原四川美术学院教师林木表示,吴应骑任职四川美术学院学报《当代美术家》杂志主编时曾销售傅抱石的假画并被免职,而吴应骑的女儿则否认被免职之说。据悉,吴应骑2005年即在重庆珊瑚坝开了一个一千平方米的小型展览馆,并提醒收藏爱好者:“宁吃鲜桃一口,不食烂杏一筐。”


(2007年重庆的吴应骑教授家族收藏展)

(重庆大学人文艺术学院对吴应骑教授的介绍)

       前同事指称曾卖假画,吴应骑女儿吴晓妮否认免职之说

        “对于赝品,吴应骑是有前科的。”林木指出,吴应骑曾是四川美术学院学报《当代美术家》杂志的主编,还开了一个画廊。

       “有一次,他花了一两百元钱在成都地区购入了一幅傅抱石的假画,转手以5万元的价格卖给北京的一位买家,你要知道,当时90年代那会画廊才刚刚兴起,5万已经很贵了。最后这位北京买家知道自己高价买入的傅抱石画作竟是赝品,一气之下,把他告到了重庆,当时在《重庆商报》也刊登了这起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在四川美术学院也是影响很大。”林木回忆说,“当时我出面,写了一篇文章叫《假教授卖假画》刊登在北京《文艺报》头版,之所以说他是假教授,是因为当时在川美他是属于行政部门的,而不是教育部门。最后我又发动了四川美术学院几十几位老教授联名写信上告,信上还附有每位教授的联系电话。记得当时是给重庆市市委书记一份、重庆市市长一份、重庆市教委一份、新华社重庆站一份。后来吴应骑将买画的费用退还给了买家,被免去了杂志主编的职位。1997年,重庆大学正在筹建艺术学院,不知怎么他调到重庆大学当老师,没有想到二十多年后,吴应骑又因为赝品事件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四川美术学院原副院长唐允明证实了这一说法,称当时学校领导班子开了党政联席会,对吴应骑免职。

        对于吴应骑被指卖假画遭免职一事,吴应骑女儿吴晓妮称,确实有这个事,但说我父亲被免职纯属造谣:“后来都澄清了。”


(重庆大学博物馆展品)
 

       曾提醒收藏爱好者:宁吃鲜桃一口,不食烂杏一筐

       在重庆大学人文艺术学院官网的介绍中,吴应骑是原重庆大学人文艺术学院副院长,198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长期从事教学、编辑、研究、创作工作,历任中国期刊学会理事、长城学会会员、四川美术学院教授委员会委员、高级职称评委、重庆市教委系统职称评委中的新闻系列评委。青年时就嗜收藏,精于鉴赏,喜爱书画和瓷器,并专攻中国美术史。为专业研究,曾远涉天山,去过广袤无垠的浩翰戈壁,深人到新疆腹地的克孜尔石窟、克孜尔汞哈石窟、森木赛姆石窟、怕兹克利克石窟;西去敦煌、炳灵寺石窟、麦积山石窟;北上云岗、晋祠;逐鹿九朝古都洛阳的龙门石窟、巩县石窟及汉唐大本营的西安碑林、乾陵、茂陵、长陵;南下云南丽江东巴文化、元谋人的发祥地及大足石窟等,并对中国的各主要博物馆进行了考察。直接受业于启功、徐邦达、谢稚柳等名家,又与李可染、刘开渠等大师交往甚笃。曾在美国、香港、马来西亚、意大利等国家及地区举办展览。主要著述有《怎样鉴定当代中国画》、《怎样鉴定中国古代瓷器》、《怎样鉴定中国古画》、《在大师的巨构前——吴应骑美术论文集》等。

       吴应骑2016年在接受重庆媒体采访时曾说起热爱文物收藏,他回忆自己小时候每天背着书包从重庆的下半城到七星岗淳辉阁(一个文物字画商店)去看裱画,在那个没有画展的年代,他把饭钱节约下来看京剧、买画,在1978年进入中央美术学院读研、研究中西方美术史之后,吴应骑开始写文章批评徐悲鸿的艺术及其艺术理论。

        吴应骑后来于四川美术学院工作。他曾在自己撰写的文章中回忆,“1984年四川美术学院要创办学报,我想听听刘开渠先生的想法和得到指教,前去他家征求意见,《当代美术家》出版后,他看到刊物十分高兴,《当代美术家》出版后我请冯经理到刘老家,又请刘老亲自将条幅赠送给他。像这类为了疏通关系,给学校办事,在我的记忆中刘老给我们写过20多幅字。”

       对于调到重庆大学艺术学院后吴应骑与收藏之间的往事,重庆相关杂志曾刊发《盛世话收藏——吴应骑教授谈收藏》一文,称他在重庆多次为收藏群体讲解收藏,“吴应骑出生书香门第,其祖父为清朝翰林学士,青年时就嗜好收截,精于鉴赏,尤其喜爱书重和瓷。为研究收藏文物古迹,吴先生踏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甚至远至海外”,“他1987年听说山西民间有两尊佛像放在谷仓里垫底,闻听此事的吴先生和儿子一起奔赴山西,东打听,西打听,终于找到了那个老农,看到那两尊佛像。乖乖,比真人还高!吴先生喜出望外。几经商谈,老农终于同意转让佛像,吴先生如获至宝。然而,这么高大的两尊佛像,怎么运回重庆却是一个问题。那时交通很不方便,想来想去,决定用拖拉机运到北京。为了保护佛像,吴先生就和儿子坐着拖拉机一人抱一个佛像,运到城里,因怕佛像受损,他们又找来木匠师傅,做了两个大箱子,把佛像装运到北京火车站,然后再转运回重庆。至今,两尊佛像陈列在重庆大学美术博物馆里供人观赏,无论走到都里,首先引起吴先生关注的就是文物、古迹、字画。”

       报道同时介绍,在鉴宝活动中,吴应骑发现一些藏友购了一些既无审美价值、又无收藏价值的“垃圾货”。如有人以一万多元买了一个高杯、拿来吴先生一鉴定才知是赝货,非常生气;也有人花十几万元买了一幅唐伯虎的画,吴先生鉴定为赝品。买主还不太相信,又拿到北京去鉴别,权威仍然说是假的,其愤怒可想而知。为此,吴先生给收藏爱好者提个醒:“宁吃鲜桃一口,不食烂杏一筐。”

       十多年前即希望开办一家私人博物馆
 

        《重庆晨报》2005年曾报道,吴应骑曾在重庆珊瑚坝开了一个1000平方米的小型展览馆,展出了147件私人藏品,“在这里,除了展场内的保安,藏品主人还单独请了两个保安,这些展品中,很多目前市面上价值都在百万以上。”   
 
       “‘文革’期间在洛阳,我用一块旧的上海牌手表换了一件西周时期的铜马车。”吴应骑当时最大的愿望是开办一家能摆放自己藏品的私人博物馆,“我开博物馆向市民免费开放,让市民也能触摸历史,增加重庆的文化内涵。”

        吴应骑2012年曾在电影《富春山居图》中客串一幕戏,该电影内容也与“赝品”话题有关联。并与男主角刘德华有一幕“碰杯”的对手戏。该片讲述了以刘德华为代表的中国特工与别国文物盗徒就中国元代画作《富春山居图》而发生的赝品与真品之间的“夺宝”故事。

        在2016年荣美术馆 2016 中法艺术论坛暨“CHINA MODERN——中国近现代图像文化专题展”上,吴应骑教授曾发言,当时雅昌艺术网报道时对他的身份介绍是重庆大学博物馆馆长、文博研究院院长,称吴应骑院长从自己的家族谈起,回顾了中法勤工俭学的历史,认为中法文化交流的方式应该多样化。

       据报道,吴应骑教授退休以后,一直致力于文物的搜集和研究工作,并且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重庆大学筹备建设博物馆,他将捐赠300余件收藏的宝贝和文物。吴应骑当时告诉华龙网记者:“这些文物都是经过相关专家鉴定的,非常珍贵的文物占到60%以上。我希望重庆大学的博物馆能建设成全国高校中一流的博物馆。”

        重庆大学官网中刊载,2019年2月25日,为顺利推进重庆大学博物馆捐赠藏品的移交工作,教育基金会秘书处在主教学楼716会议室,牵头组织了博物馆捐赠藏品移交工作协调会,“出席会议的有捐赠方吴应骑教授、校教育基金会秘书处秘书长张军、副秘书长何荣山、博物馆馆长吴文厦、国有资产办公室副主任王立新等。会上就捐赠藏品的移交事宜进行了深入讨论,并对藏品移交时间、地点、方式达成了共识。当天顺利完成了所有捐赠藏品的移交工作,移交藏品共计342件,其中青铜器22件,陶和瓷器161件,玉器159件。高校博物馆是一所大学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也是传统文化聚集和传播的枢纽,重庆大学博物馆捐赠藏品的顺利移交,既丰富了我校博物馆建设的文化底蕴,同时也能进一步促进我校学生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

       2019年10月7日对外开放的重庆大学博物馆展出了吴应骑捐赠的大量文物,10月14日,一篇《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称“吴应骑教授捐给重庆大学的,竟然是几百件赝品,而重大耗资数百万建立的,居然是一座赝品博物馆? ”

        吴应骑的女儿吴晓妮女士表示,她父亲已经获悉此事,因生病住院,所有的信息以重庆大学的调查结论为准。吴女士还表示,在展品移交给学校之前,吴教授主动要求校方对展品进行过鉴定。

       上海文博界一位专家指出,“民间收藏者将赝品文物捐赠给博物馆,有的是有意为之,目的是为他的赝品收藏背书;而有的未必是有意,只是他自己眼光不好,而捐赠给大学或许也是出于一番好心,但由于是非常离谱的赝品,这样的捐赠其实既伤害了大学,也伤害了他本人,关键是,大学博物馆接受捐赠,首要还是必须要请真正的国家文博单位的文物专业人员进行鉴定。吴应骑之前所说的鉴定不知请的是什么样的专家进行鉴定?”

        重庆市文物局博物馆处一位工作人员15日表示,重庆市文物局已就此事介入调查。

        重庆大学15日中午发布公告表示,重庆大学已成立工作组,对此事进行核查,并及时向社会公布。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