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在家写判决书身亡"引"非典型性工伤认定"争议 - 重磅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磅 >

"法官在家写判决书身亡"引"非典型性工伤认定"争议

       《法律与生活》综合消息,10月8日,一则《“法官在家写判决书身亡”后续:依法认定认同工伤》的新闻,引发关注。

      2017年8月11日,河北省三河市人民法院法官杨文峰下班后,像往常一样将工作案卷带回家,因为平时工作量较大,回家加班是常态。

     杨文峰工作直至凌晨,第二天早晨6点左右起床继续整理案卷材料,写案件判决。7点,他上厕所时突然晕倒,被紧急送往医院,不幸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
 
      人社局认定不是工伤
 
      杨文峰的妻子雷新宇向廊坊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廊坊市人社局以杨文峰发病是否发生在加班工作期间缺乏相关证据证明、难以确定客观事实;以及杨文峰晕倒地点是在家中厕所为由主张不是在工作岗位发病为由,不予认定工伤。
 
      雷新宇不服,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撤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依法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法院认定算工伤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
 
      该条规定中的“工作岗位”强调更多的不是工作处所和位置,而是岗位职责、工作任务。职工为了单位的利益,在家加班工作期间,理应属于上述“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同样,为了单位的利益,将工作带回家,占用个人时间继续工作,期间突发疾病死亡的,其权利理应受到保护。

     也就是说,能否认定为工伤,需要看发病期间是否在“在家加班工作期间”。一审法院最终判定,被告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主要证据不足,依法应予撤销。
 
      廊坊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认为,对于杨文峰在家中完成工作任务时突发疾病猝死,能否认定杨文峰属于视同工伤,应充分考虑其工作量及工作难度等诸多因素。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主要证据不足,依法应予撤销。
 
      2019年6月27日,二审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非典型性工伤的认定
 
      应当说,人社部门不予工伤认定并非没道理。该案的关键是如何证明杨法官确实是在写判决时发病的,举证责任在申请人而非人社局。
 
       对于非典型性工伤认定,《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为,“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可视同工伤规定。“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的含义是明确的,下班回家后就属于业余时间,即便在家里也想着工作或者自愿做一些工作的事情,也不能因此就使家里成为工作岗位。尽管第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的确存在一些不合理,但我国实行严格的制定法制度、不承认判例法制度,要纠正该条款的不合理,只能由立法部门进行修改,不能在规定不变的情况下,通过对法条扩充解释的方式修改,那会破坏法制。近来司法部门突破规定、倾向于保护工作人员权益的初衷固然让人称道,但在性质上是不合适的。
 
      而且,这种只看病发时是否在工作的做法,注重的仅是工伤与工作的表面联系,并不能保证确实是工作所致。毕竟,与生产事故或交通事故会致人死亡不同,不管是写判决还是批改试卷,是造不成死亡的。发生这类事故的原因,与其说是写判决、批改作业所致,不如说是自身疾病更合适,联系更密切。
 
      无可否认,长年加班、工作压力过大确实会使身体不堪重负造成病态,引发职业病甚至致人死亡。也正因为如此,在国外尽管整体上对雇员采取一种帮扶态度,只要事故发生与工作存在模糊关系就可能认定为工伤,但美国严格以“与工作相关”原则进行工伤认定,亦即伤害必须与工作相关。在日本,对于因工作原因长期疲劳和紧张引发病症、可认为工伤的情况,要考察劳动者在死前最后6个月内每月加班是否超过60小时、工作时间的连续长度、出差的频率、办公场所的环境状况等指标。既然是工伤,就应确实是工作所致。
 
       为了使非典型性工伤认定更科学,我们也有必要把思路转到相关事故的造成是否真的是工作所致上来,而不是仅看发病时是否在工作,使得工伤认定成为一种运气。不然的话,势必使一些因自身病症死亡的情况由于正好在工作时发病,得以认定为工伤,像那些从事繁重生产劳动、工作只能在单位和工作场所进行、无法带到家里的人,则因为确实因工作致病却发病在家里,不能认定为工伤。那不但不公平,也会使“工伤”失去工伤的性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