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老大之妻举报牵出90名公职人员腐败窝案 - 重磅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磅 >

黑老大之妻举报牵出90名公职人员腐败窝案

       《法律与生活》综合消息,在山西,任爱军这个名字或许知道的人不多,但“小四毛”三个字可谓家喻户晓。
 
        任爱军,绰号“小四毛”。1967年生,山西临县人。自上世纪90年代起,任爱军就活跃于山西涉黑团伙,坊间称其“黑道新贵”。早年因流氓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等被判处有期徒刑,减刑出狱后继续组织黑社会团体活动。
 

(绰号“小四毛”的任爱军)
 
        2003年,任爱军再次因涉黑等犯罪行为被判处无期徒刑,出人意料的是,他又经6次减刑,于2013年6月刑满释放。
 
       2018年9月1日,刑罚执行机关向法院提交了关于任爱军服刑期间违规违纪的相关证据,其犯罪服刑期间的违规违法减刑被撤销,恢复执行无期徒刑。2019年5月29日,山西省太原市检察院发布消息,依法决定对任爱军等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提起公诉。
 
        两次入狱,七次减刑
 
        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刑事裁定书显示,任爱军第一次入狱是1994年,因流氓、故意伤害、抢劫罪被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后因“重大立功”减刑,于1996年9月11日刑满释放。
 
       2003年4月,任爱军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被判无期徒刑,第二次入狱。服刑期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7年1月23日作出刑事裁定,将任爱军的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改为七年。其后,临汾监狱、晋中监狱和曲沃监狱,分别以“重大立功”“服刑改造期间确有悔改表现”等为由,不断提请对任爱军减刑。直至2013年6月28日从曲沃监狱高调出狱,任爱军共经历6次减刑,实际执行刑期十年零二个月。
 
       任爱军出狱时,有豪车车队相迎、鞭炮声不断的“风光”场面。
 
       监狱在释放他之前,已有准备,为避免迎接者太多引发社会关注,特意把任爱军出狱的时间定在凌晨3点多。然而,天未黑,监狱门口就聚满了接他的人,当年的马仔、黑社会弟兄,还有煤老板,“都是开着豪车来的”。一名知情人士描述:“那场面,少说也有两百人。”
 
       半夜,监狱领导带领十多名干警,开着警车把任爱军送到高速路口,大批黑社会人员驾驶的劳斯莱斯、宾利等豪车尾随警车之后,直到任爱军从警车上下来,随即鞭炮声响起,传言持续长达1个多小时。一位网友留言:“小四毛出狱的时候,我正好在高速上,闹得高速堵车。去接出狱的得有四五百人。”

       服刑期间总犯事 却依然能不断减刑
 
       任爱军被个别网友形容为“山西监狱空投黑社会老大”。“空投”之名,与之数次换监有关。“之所以经常更换监狱,因为他在服刑期间总犯事。”据山西省政法系统知情人士说,自2003年9月交付汾阳监狱执行无期徒刑开始,任爱军先后在晋中监狱、临汾监狱、曲沃监狱服刑。
 
        按照规定,减刑必须公示,接受监督。但任爱军在多个监狱不服管教、严重违反监规、充当牢头狱霸等行为,监狱人尽皆知,减刑公示面临质疑风险。来自山西省纪委监委的调查结果显示,为了规避风险,让任爱军顺利出狱,省监狱管理局有意调换他到新的监狱,并指令之前的监狱准备减刑材料,再由新监狱提出减刑意见。
 
       诸如,晋中监狱用汾阳监狱弄虚作假给予任爱军的奖励积分,和相关伪造的减刑证明材料,提请将其刑期由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临汾监狱以晋中监狱认定的任爱军具有重大立功表现为由,提请对罪犯减去有期徒刑三年。
 
       任爱军身上,外人弄不明道不清的“能耐”,对此,汾阳人王敏记忆深刻。
 
       2005年8月,王敏和任爱军同在汾阳监狱服刑。一天夜里,王敏所在监区的服刑人员翟某去了任爱军所在的监区吃饭喝酒。回到本监区后,翟某借酒撒泼,对狱友大打出手,并声称自己“是小四毛的兄弟,谁敢动我”。时值王敏值夜班,他出面劝解了翟某,并将其搀扶回监室,没曾想翟某在监室又和狱友动手,被打伤。
 
      任爱军得知此事后,直接闯到王敏所在监区,在值班管教的眼皮底下,暴打王敏。事后,监狱方既没有对任爱军作出惩罚,监狱长承诺要给王敏的“合理解释”也没有下文,王敏自觉身体和尊严都受到严重伤害,便做出自焚的极端行为。最后,他虽捡回一条命,但面部和脖子留下大面积烧痕,耳朵也烧掉一只。
 
       2016年出狱后,王敏在网上发帖,实名举报此事,并揭露任爱军服刑期间,在狱内恣意妄为。“别的犯人需要出去干活才能够获得成绩,但是小四毛却不用干活就可以获得比别人高很多的成绩。生活上,别的犯人都是几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吃大锅饭,而小四毛却在监狱住单间,自己开小灶,甚至经常有外界的朋友进来找他喝酒聊天,上午下午都可以来人。”
 
        面相儒雅却心狠手辣
 
        1996年第一次出狱后,任爱军不再满足于当马仔,开始自立山头,他从缅甸走私回枪支弹药。依靠枪支弹药武装广收门徒,壮大势力,被坊间称为“黑道新贵”。
 
      “一丁二伟曹三胖,四毛五拐六和尚”,横批“满林为大”,上世纪九十年代,这是当时山西盛传的“黑社会大哥排行榜”,指的便是丁巍、林宏伟、曹志生、任爱军、郭喜平和李满林等人。
 
       坊间评价,七人当中,当属任爱军最为心狠手辣。黑社会集团成员傅某因说了几句对任爱军不满的话,被其一伙毒打致肋骨和双腿骨折、脾出血,最后花9万元才得以“赎身”;1997年,李某因在任爱军的赌场借了几十万元没按期还,被任爱军的人找到后,用铁锤打断双腿,家人连夜借了钱还上才作罢。
 
       本世纪初,全国性的“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打响,在这场打黑战役中,以李满林、任爱军、吴尧、林宏伟、王贵生、丁巍、樊振文、王晓辉、曹保全等人为首的11个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遭到覆灭性打击,除“五拐”米新民因早在1990年代末捅死“道上”另一大哥而亡命天涯外(后于2014年落网),其余人均被抓获。
 
       被一网打尽的黑老大几乎都被判处死刑或死缓,但任爱军例外,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勒索罪、抢劫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赌博罪、洗钱罪等14项罪名在身,却被判处了无期徒刑。
 
       曾有媒体如此形容任爱军:“面相儒雅、白白净净、文质彬彬,待人谦和有礼貌,初始之人若无深交,只当其面白书生。”多位知情人士认为,这也是任爱军能渗透进“官场”并如鱼得水的重要原因之一。
 
      6月初,当记者来到任爱军曾经位于太原市华辰大厦(也称紫晨大厦)的办公地点,分设在两层楼的办公点均已关门,其中一处还有撕掉的查封条残留。物业工作人员告知:“早就没人了,2018年初就没人了。”根据天眼查信息,以任爱军的哥哥任爱平持股85%的某公司,注册地址即华辰大厦。
 
      山西政法系统90余名公职人员牵扯其中
 
      有消息称,任爱军数次减刑出狱,均系其原配妻子张天舒运作,但其出狱后不久,夫妻反目。随后,张天舒开始实名举报任爱军减刑出狱一事。
 
       任爱军是倒下的第一枚多米诺骨牌。
 
        继2018年初,以任爱军为首的涉黑团伙被再次成功打掉后,山西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王伟,省监狱管理局副巡视员高奇,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关中翔,山西省检察院原副巡视员贾文声同时被“双开”、移送司法。4人的处分通报中均有“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滥用职权”等违法违纪行为。
 
       事实上,与任爱军案紧密关联的,不仅仅是这4名厅级干部。山西政法系统共有90余名公职人员牵扯其中,法院、检察院、监狱、公安机关均有涉及。包括山西省检察院副检察长秦文峰,晋中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孙泉,临汾中院审查庭副庭长刑锐,曲沃监狱看守大队大队长裴军亮,太原市检察院检察长周茂玉,晋中市榆次区检察院检察长干晋左,运城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冯文等局级干部。
 
      山西省纪委常务副书记、省监委副主任、专案组组长陈学东总结:“这起案件是一起监狱、法院、检察、公安系统人员和‘黑’律师交织的司法腐败窝案。”
 
      截至去年9月,任爱军案件的事实基本查明,山西高院、临汾中院、太原中院依照审判监督程序,撤销对任爱军犯罪服刑期间的违规违法减刑,恢复执行无期徒刑。临汾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杨磊等12名违纪违法情节特别严重、涉嫌犯罪的人员已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其他涉案人员严格依纪依法进行了处理。
 
       2019年5月29日,山西省太原市检察院发布消息,依法决定对任爱军等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提起公诉。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