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饶小学生被刺13刀 家长杀人前找过班主任 - 重磅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磅 >

上饶小学生被刺13刀 家长杀人前找过班主任

        《法律与生活》综合消息,据新京报报道,李淘最近一次见到何琛,是5月10日上学前的校门口,何琛和一个中等身材,个子有点矮的中年男人站在一起。

(小饶市第五小学门口)
 
        李淘和何琛都是上饶市第五小学三年级(1)班的学生。李淘奇怪于何琛不进校门,何琛回答:“因为刘帅欺负我,我和爸爸在等他。”此时,刘帅已经进了位于教学楼三层的教室。
 
         半个小时左右后,那个中年男人冲进教室,用刀刺向自己女儿的同桌刘帅。他是王某建,何琛的父亲。
 
        早读课上小学生被家长砍13刀
 
       王某建从敞开的后门冲进三年级(1)班时,班里正在上语文早读。上课前,班主任汪晓荣已经把刘帅和何琛的位置调开,让刘帅一个人坐在教室最后。何琛则不在教室里。
 
       李淘的座位距离刘帅并没有几排,他看见王某建一脚将独自坐在班级最后的刘帅踹倒在地,“一脚踹出了好远,把他几乎踹到靠墙角垃圾桶的位置”。
 
       随后,王某建掏出一把刀,直接挥刀刺向刘帅。讲台上的语文老师见状,大喊:“何琛的爸爸,你干吗?”随后跑出楼道去喊汪晓荣。接着,王某建把刘帅拖到了教室外的走廊上,鲜血沾满了教室和走廊的地板。
 
       刘帅的小姨告诉媒体,她事后在派出所查看监控视频发现,作案后何琛的父亲并没有仓皇而逃:“他捅了小孩之后,一只手拿着刀,就那样大摇大摆在楼道里走”。
 
       三年级(1)班教室里的不少孩子也都吓坏了,有人钻到了课桌下,有人吓得放声大哭起来。多名三年级、四年级的学生说,事发当时听到了三楼传来的尖叫声。
 
        官方通报记下了这一刻的时间:2019年5月10日上午9时16分许。
 
       上饶市第五小学步行约七百米,直线距离三百米外,就是上饶市人民医院。刘帅的母亲在15层的妇产科工作,按照张贴出来的排班表,她恰在案发当天值班。
 
       大约9点半,和刘帅母亲在同一楼层工作的一名清洁人员远远地看到,上饶市第五小学门口围着救护车和警车,但她根本没想过这和刘帅的妈妈会有什么关系:“她当天一大早还带着护士们查房,看起来心情还挺好的。”
 
       刘帅被救护车送到了上饶市人民医院的急诊室。急诊室门口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回忆,他将刘帅推进了急诊室,他的胸口、腹部和背部受伤很严重,有很明显的伤口,“当时人已经不行了,有人数了一下,刘帅身上总共挨了13刀”。
 
       人群中,他看到一位便装的女子号啕大哭,后来才知道那是刘帅的母亲,也是医院的同事。
 
       警察赶来了。案发后不久,上饶市第五小学对面的一家商铺的老板看见一名男子坐在警车里。警察的手中,拿着疑似作案工具,十几厘米长的一把刀。
 
       很快,三年级(1)班的学生,被转移到了教学楼五层的会议室。有三年级(1)班的学生表示,他们当天没有上课,也没有布置作业,老师给他们看了电影,讲了音乐。
 
      上饶市第五小学的一名老师说,事发后,所有班级都收到校长通知,关闭班级门窗,禁止学生外出,“现场有血,怕孩子们看了害怕。所以在事情处理完后,才允许学生出去”。位于三层的卫生间也在当天被禁止使用。
 
       5月10日,上饶市公安局信州分局通报,当日9时16分许,公安局接到报警称上饶市第五小学内发生持刀伤人案件。经初步查明,嫌疑人王某建(信州区人,男,41岁)系该校学生家长,因其小孩与受害学生发生纠纷,持刀将其刺伤。后紧急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嫌疑人已经被警方控制,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王某建进教室杀人前曾找过班主任
 
        类似的话曾出现在案发前一天的三年级(1)班家长微信群里。
 
       5月9日下午16时27分,王某建在班级家长微信群里说:“刘帅,你打何琛打得开心吗?从开学到现在几乎每日打骂。女儿每天都要问我们,她在学习啊很想学习,却天天被打,很是难过……作为家长,何琛妈妈和你沟通好几次,我也劝说过你,但是你还是不听。既然道理讲不通,不知道你家庭住址所以只能在校门口等你,希望你的爸妈也能和我们夫妻一样是辞职在家每日接送你的,因为会有一个不讲理的家长天天在校门口等你的。”
 
       有其他家长在下边回复:“有事好商量,小伙伴们都还小不太懂事,多与家长沟通吧。”
 
      刘帅的父亲告诉媒体,当时是他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情,在群里看到消息后也第一时间回复了对方。“我加你微信了,咱们沟通下,刘帅回来我们就处理。”据他介绍,当日曾试图添加对方父亲好友未被通过,随后与何琛的母亲取得联系进行沟通。
 
       被三年级(1)班学生家长证实的聊天记录显示,何琛的母亲说“我老公脾气有点臭,我和家长私下已经沟通好了,实在抱歉”。
 
        随后,班主任汪晓荣也在群里发言,说孩子在校发生的事情应先跟老师说,然后由老师去了解实情缘由再做处理,“这件事我也是刚看了微信才知道,一直没有人和老师说过这件事情”。
 
        双方家长随后商议,第二天上午在学校见面,商议处理办法。刘帅的父亲加了何琛的母亲的微信。他对新京报表示,当时“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
 
        情况却发生了意外的变化。
 
       根据刘帅父亲的说法,汪晓荣打来电话说,何琛的父亲没办法沟通,建议他们近期接送孩子上下学。他们也听从了老师的建议,案发当天上午将儿子送到了学校后离开。
 
        5月10日上午8点多,李淘来上学时,在校门口遇到了何琛和一个中等身材,个子有点矮的男人。李淘问何琛为什么不进校门,何琛回答:“因为刘帅欺负我,我和爸爸在等他。”
 
       刘帅父亲提供的聊天记录里,8点45分,何琛的母亲在微信里说:“我女儿给我打电话说她爸爸不让她进学校,说要看到你的小孩跟父母,一直没有等到……你看看能不能让你老婆带你小孩跟我老公道个歉,我现在过去一下。”
 
       李淘进了教室之后发现,刘帅已经一个人坐在了教室的后边:“之前他一直和何琛坐同桌的,在靠近门的最后一排。因为他们两个吵架,当天早上汪老师就让刘帅自己去更后边坐了。”
 
       双方的沟通并没有中断。何琛母亲发出微信的8分钟后,刘帅的父亲回复说:“你老公比较过激,我觉得当面也处理不好,反而会更加麻烦,刘帅会给何琛道歉的,汪老师也会妥善处理。”
 
       几分钟后,何琛的母亲又回复:“我已经到学校了,他(王某建)把女儿已经带回家了,这样吧更不好。”
 
        刘帅的父亲说,王某建将女儿送回家之后,上楼进了班主任汪晓荣所在的办公室:“我不知道在办公室发生了什么,过了一会儿,这个家长从办公室出来,但是班主任没有跟出来”。
 
       悲剧就此发生。
 
      被杀学生被指 “皮了点”
 
       一名事发班级的学生家长说,印象中何琛是个很文静的女生,并不算开朗。与之相反,刘帅比较调皮捣蛋,但又很有礼貌,见了家长都会主动问好。
 
       在来到上饶市第五小学之前,刘帅在上饶市下辖的弋阳县读书。二年级时,因他母亲工作调动,刘帅一起到了上饶。刘帅的小姨说,可能到了新环境后不太适应,他的成绩开始下滑。
 
       李淘表示,刘帅在班级里边算是比较调皮的男生,成绩并不算好,有次考试在60名学生中排名倒数第6。而何琛的成绩在班里排名前十。
 
      上三年级后,老师曾大调过一次座位,刘帅和何琛坐在最后一排。李淘解释:“我们班级里很多都是成绩好的和成绩差的坐同桌,让他们互相帮助,提高成绩。”
 
      “皮了点”是许多人形容刘帅时出现的词。
 
      坐在离他俩不远的位置,李淘经常在课间看到何琛和刘帅有矛盾,“他会轻轻的推她或者用脚去踢她的脚。何琛不会还手,但是会和他吵。”
 
      但三年级另外一名学生杨冰说,她并没有看见刘帅经常欺负何琛,两人有时会讲笑话开玩笑。
 
       三年级(1)班的一名学生家长说,曾有学生说何琛的爸爸在校门口教训过两次刘帅:“第一次是在校门口警告他不要欺负何琛,第二次动了手,用手掐了刘帅的脖子。”刘帅的小姨也是在他死后才听说此事,觉得十分心疼。
 
       刘帅的卧室里能看出这个10岁小男孩的基本日常。他墙上的壁纸是闪电麦昆,睡觉的床上摆着许多毛绒玩具,一个钱包里还攒着许多一块钱的纸币和硬币。刘帅的书架上摆着许多书,其中一本是《米小圈上学记》,讲述的是一个调皮贪玩的小男孩,总是会发生一些意外、好玩的事情,但米小圈总能把这些烦恼转化成快乐。
 
      刘帅的小姨说,虽然刘帅顽皮,但并不是一个网上所说的“熊孩子”,姐姐、姐夫也并不是那种不管孩子的家长。
 
       刘帅父亲的同事也说,刘帅的父亲经常接孩子到办公室里写作业,就在事发前一天,刘父还因为“欺负同学”的事情批评了他。
 
      刘帅的爸爸承认,自己的儿子有一个缺点就是和人打招呼时不太会用语言去叫别人,经常会“拽拽人家的衣角,或者稍微轻轻拍人家的肩膀。”他也曾被班主任叫到过学校一次,说儿子在学校很调皮,但从来没有提到过他会欺负别人,“班主任是这么说的,我孩子在学校很调皮,说他老去弄人家,弄是什么意思?我不懂”。
 
      三年级(1)班的一名家长说,每个学期学校几乎都会开三次家长会。在家长会上,并未听到过何琛的家长提到过自己的孩子被欺负。刘帅的父亲也表示,在4月25日——距案发不到一个月的家长会上,何琛的母亲就坐在自己的旁边,没有提到过儿子欺负她女儿的事情。
 
        王某建进入学校未受到阻拦
 
       多名学生家长认为,班主任汪晓荣对两个孩子之间的矛盾应该并不知情。
 
       “一般孩子间有点什么矛盾,或者孩子在学校表现怎么样,汪老师都会告诉学生家长。如果说真的提前有沟通,汪老师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李淘的母亲说。
 
       另一位学生家长说,自己家的孩子在班级里边成绩算最差的,但汪老师从未放弃过她的儿子,对孩子仍然很关心。一次自己的孩子和别的孩子在体育课上发生矛盾流了点血,汪老师第一时间就联系了双方的家长,让她带孩子到医院检查,进行调解。多位家长甚至想去校方反映,希望能够让汪老师继续带这个班级。
 
       但5月13日,多名学生和家长介绍,三年级(1)班的班主任由副校长暂代。上饶市信州区新闻中心官方微博5月11日通报,事发学校校长朱某已被停职检查。
 
       学校的安保也成为关注的焦点。
 
       对于王某建如何进入学校,校方保安表示“不便透露”。但刘帅的小姨说,事发后查看了当天的监控视频,发现王某建进入学校并未受到阻拦。她认为,悲剧的发生和学校的安保缺失也密不可分。
 
       事发的上饶市第五小学,2018年9月份前,因升级改造才从原步行街附近搬到了信江对岸,与德胜学校共用一所校区。有学生家长说,平日接送学生,一般都是等孩子排队出校门,家长等在门口。一位五小的老师说,如学生有忘记拿作业本的情况,学生家长在和门口保安打招呼后可以进入教学区域送东西。
 
       事发后,学校的安保升级,许多家长来给孩子送东西都受阻,要详细登记信息后才能进入。
 
       5月13日,学校复课第一天,放学时校门口临时加装了一个金属围栏。家长一圈一圈围在金属围栏边,等着老师将学生排队带出来后再接走。
 
       有家长说,事情发生后,孩子现在还会做噩梦。上饶市心理咨询师协会副会长胡高胜说,事发后有小孩出现呕吐、沉默或做噩梦等应激障碍。事发后,心理咨询师协会做出了详细的心理辅导计划,将对事发班级的其他学生、老师以及学生家属等进行心理辅导。(本文涉及未成年人及汪晓荣均为化名)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