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版权局:把图片版权保护纳入专项行动 - 重磅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磅 >

国家版权局:把图片版权保护纳入专项行动

        《法律与生活》综合消息,近日,“黑洞图片”版权问题引发关注。4月12日,国家版权局发布公告称,国家版权局将把图片版权保护纳入即将开展的“剑网2019”专项行动,进一步规范图片市场版权秩序。
 
        公告表示,近日,“黑洞图片”版权问题引发关注。国家版权局重视图片版权保护,依法维护著作权人合法权益。各图片公司要健全版权管理机制,规范版权运营,合法合理维权,不得滥用权利。
 
       4月12日,针对视觉中国网站传播违法有害信息的情况,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法连夜约谈网站负责人,责令该网站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全面彻底整改。同时,黑洞照片版权方更是指出与视觉中国没有任何关系,直接打脸。
 
        欧洲南方天文台(The European Southern Observatory,以下简称ESO)在回复国内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视觉中国的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ESO从未,也不能将他们的图片版权转让给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且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ESO,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自称是视觉中国代表的人联系过ESO。
 
         新华社质疑了黑洞照片的版权归属问题,并提及视觉中国上国旗、国徽等照片的商用行为。人民日报则直言道,“没有人否认摄影作品有著作权。问题在于,著作权是否成立?平台有没有净化版权池?商业模式是否经得起推敲?”
 
        视觉中国引众怒
 
         可以说,视觉中国一方面打着维护版权的大旗,各种诉讼、索赔,唬人,以此获得商业利益。另一方面,又完全漠视著作权法、国际公约。如名人肖像、国旗、国徽的版权都被其“霸占”。
 
        有很多网友甚至发现,自己的私人照片,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都被上传到视觉中国网站上,变成了后者的版权所有图片。“我啥时候授权给你的,我怎么不知道?”有网友发现视觉中国收录了自己12张照片后,发出了愤怒的质疑。
 
        因此,这种乱象,监管部门该出手时就该出手,绝对不能手软。否则,只会让更多的企业和个人利益受到侵害。
 
       视觉中国的版权从何而来?
 
       版权保护是大势所趋。这也是是视觉中国能够找到商业模式,并走向资本市场的重要背景。
 
      视觉中国曾经披露,该公司自行研发完成了一套基于图像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的“鹰眼”(图像互联网版权保护平台),包括自动全网爬虫、自动图像比对等能力,自动处理约200万张/天以上的数据,能够追踪到公司拥有图片在网络上的使用情况,并提供授权管理分析、在线侵权证据保全等版权保护服务。
 
       正是这套“鹰眼”系统,大大降低了获客成本,客户数量也大幅增长。然而,我们不禁要问,视觉中国的照片版权从何而来?尤其是一些历史老照片、名人肖像等,是不是说签约摄影师上传的,就全部拥有正规版权呢,也不见得。混乱的版权界限,也是其牟利的灰色空间。
 
       从网络上被曝光的照片来看,视觉中国将大量公共版权的图片,搬运到自家网站上,再在后面添上这么一句,“此图片是编辑图片,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联系客户代表。”
 
       这使得大多数人受到误导,误以为图片版权就是属于他们的。再加上“碰瓷式维权”的打击手段,让用图的人不得不交钱。除了一批真正拥有版权以外的照片,其他的收费照片,相当于他们在外面偷了别人家的菜,回来洗了一遍就拿出去卖。
 
       一旦被发现,视觉中国就会甩锅给签约作者,说图片是网友或摄影师上传。在视觉中国的道歉声明中,其将责任归咎于签约供稿人与审核不严,但是尚未说明其将如何处理签约供稿人,也未提供详细的整改措施。这明显利用了互联网的避风港原则,利用这个原则,变成自己的盈利模式。这样的道歉声明,也不能被谅解。
 
       欧洲南方天文台“事件视界望远镜”项目官网的版权说明明确表明,该网站内容遵守国际知识共享署名4.0协议(CC BY 4.0),只要有明确署名即可免费使用。
 
        国际知识共享署名4.0协议是一种公共版权许可协议,其允许分发受版权保护的作品,并且在署名版权所属者的基础上,允许使用者免费复制、散布、传播、改写作品。
 
       这意味着,黑洞照片的版权所有方,将照片的使用权开放给了全世界所有。而视觉中国又一次故技重施,想利用信息差,再来收割利益。
 
         如今,监管部门及时出手,充分说明,容忍它的存在,才是对版权最大的不尊重。
 
        平台监管难辞其咎
 
        一名曾经被索赔5万元的自媒体人士大吐苦水,“事实上,我在选照片的时候,并不知道哪些是视觉中国拥有版权的。如果知道的话,当初肯定不会采用,也不至于一年多以后收到律师函。”
 
        经纬中国创始人张颖也指出,视觉中国漫天开价索要几十万人民币巨额赔偿,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上述两人的态度,其实也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外界声音,维权—诉讼—和解—签约成为视觉中国的重要商业模式。
 
        财报显示,视觉中国2018年前三季度营收7亿元,同比增长21%;净利润2.2亿元,同比增长35%,其中核心业务“视觉内容与服务”营收5.7亿元,同比增长34%,占比总营收的82%。
 
        商业图片版权索赔,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
 
       包括全景网络、东方IC等等,都因此获益。2018年,被全景网络告上尚法庭的自媒体至少有79家,一张照片要价至少1万。全景网络公司法务部门针对侵犯公司知识产权行为,进行维权诉讼产生收入,毛利率一度达到100%,最高增幅达到6166%。可以说,这是一个一本万利的生意。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认为,一般来说,企业的Logo作为企业的形象,视觉中国等平台是没有这张图片权利的;但是,如果一张照片中包含一个企业的Logo,并且这张照片已经被授权给视觉中国,那么才能说视觉中国是有这个照片的版权的。
 
        在艾媒咨询CEO张毅看来,之所以,全景、视觉中国这些公司能够获得暴利,还顺利上市,很大原因是自媒体、企业主他们并不懂得版权的界限,最终导致这些版权代理无法无天。与此同时,搜索引擎对版权的保护不力,也难辞其咎。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微信公众号数量超过2000万个,微博活跃用户超4亿,头条号超过100万个,这一庞大的创作群体,对图片的使用来源基本都是基于搜索,对图片来源不是十分清晰,创作者存在版权缺陷,也容易引来版权碰瓷的问题。
 
       目前,视觉中国、全景网网站均已关闭等待整改,何时恢复还不得而知。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