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女子6天被骗1660万 网络婚恋平台受质疑 - 重磅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磅 >

单身女子6天被骗1660万 网络婚恋平台受质疑

        《法律与生活》综合消息,一位单身女青年误以为通过婚恋网站找到了“真命天子”,不料落入了以“杀猪”为目的的“爱情圈养”,直接踏入了赌博钓鱼网站的陷阱,6天被骗走1660万元。
 
        这起发生在婚恋网站上的诈骗案因其曲折的情节和巨大的金额引来广泛关注,也让婚恋网站深陷争议和质疑的泥潭。

  诈骗团伙分工明确,有人专司“人设”包装,吸引“猪仔”,有“马仔”跑腿洗钱,涉案银行卡多达几十张。上海市虹口区检察院称,该案犯罪嫌疑人陈某近日已被批捕。
 
  婚恋网站寻找“猪仔” 垫付数万打造“真命天子”人设
 
  婚恋网站牵起的也许不一定是红线,还可能是跨国诈骗犯罪的“导火索”,隐藏在婚恋情感关系之后的犯罪团伙,早已悄悄布下棋局。他们之中,有人负责放出“诱饵”,以良好的“真命天子”形象吸引“目标对象(业内人士称为‘猪仔’)”,建立感情;有人负责设立钓鱼网站“杀猪”,声称逢赌必胜,让“猪仔”在赌博网站中迷失自我,心甘情愿地掏空口袋;有人作为“马仔”,在地下钱庄之间跑腿,把“黑钱”洗白;在这个犯罪团伙中,甚至可能还有人在境外坐镇,遥控指挥骗局发展……
 
   由他人通过掌握的数张银行卡(嫌犯称之为"二级卡")层层转账;分散至下一级的银行卡中(嫌犯称之为"三级卡")中;再由一线的"马仔"取现,扣除手续费后,以现金形式交给嫌疑人。
 
  据了解,该案中涉及的"二级卡""三级卡"等银行卡均为冒用他人的银行卡,多达几十张。
 
  2018年11月,“诱饵”陈某浮出水面。他的人设是一位不惑之年的高知分子,勤奋上进、热爱生活,在知名跨国公司担任高管。经济情况较好的唐小姐,就是他在国内某知名婚恋网站上瞄准的“猎物”。嫌疑人陈某在某婚恋网站上的注册资料显示,月收入5000以上。
 
  几次接触下来,陈某成功获取了唐小姐的信任,两人互生好感,成为微信好友后,经常保持联系。交往过程中,陈某不惜垫付数万元为唐小姐代购商品,以显示自己经济状况良好。伴随着花言巧语的“糖衣炮弹”,唐小姐在感情上迅速沦陷,以为遇上了自己的“真命天子”,没想到这才是骗局的开端。
 
      “充分获取被害人信任后,嫌疑人才会实施诈骗行为。”办案检察官、上海市虹口区检察院第三检察部检察官曹婧介绍,此类情感诈骗案嫌疑人不会在认识初期就与被害人谈及借款、转账或投资等与经济往来相关的话题。
 
  第一步,先根据“猎物”的需求对自己的身份进行包装;第二步,以“获取情报”为目的进行聊天,掌握被害人的经济状况,分析被害人的特点,再寻找突破口。
 
        钓鱼网站“逢赌必胜” 地下钱庄层层转账

  “赌博网站有系统漏洞!我可以修改赌博赔率,保证投钱就能赢!”2018年12月的一个夜晚,以“IT精英”自居的陈某向唐小姐透露了一个“秘密”,同时让唐小姐帮忙登陆账号投资68万“时时彩”,不管“买大”还是“买小”,一直显示盈利,最终账户显示金额为80万。陈某告知其已轻易提现到个人银行卡中,唐小姐对此深信不疑。
 
  第二天一早,唐小姐在该赌博网站注册账号后,按照陈某传授的教程进行充值。当天,唐小姐累计充值人民币580万元,充值过程中,有提示重置银行U盾密码,陈某在此过程中也一直保持与唐小姐语音通话,让她没有机会和银行方直接交流。
 
  当天充值完毕后,网站显示账户金额为682万。这让唐小姐兴奋不已,并想立即全部提现。这时,陈某让唐小姐保持淡定,可以过些天再全部提取,否则易引发赌博网站的怀疑。接下来的5天时间内,唐小姐又陆续充值1080万。没想到,第6天,陈某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网站也无法登陆了。
 
  据了解,所谓的赌博网站是诈骗团伙专门的技术人员设定的,“打一枪换个地方”。一旦骗局成型,钱款到手,嫌疑人会以种种理由阻止被害人提款,并一再要求被害人继续加大投入,甚至为此背上债务。而当嫌疑人发现被害人缺乏价值后,会迅速将其拉黑,连带着赌博的钓鱼网站也会立即消失。
 
  被害人被骗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嫌疑人陈某。
 
  检察官曹婧对诈骗团伙的分工非常了解,她介绍说,嫌疑人一般不会亲自处理骗到的款项,而是联系活跃在福建、广州的地下钱庄。

  初中无业人员伪装高管 供述罪行却说错名字
 
  2019年1月23日,犯罪嫌疑人陈某在广东省东莞市某小区被公安民警抓获。而这个在婚恋网站自称名校毕业、跨国公司任高管的陈某仅是个具有初中文化的无业人员。近日,上海市虹口区检察院审查认为,犯罪嫌疑人陈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产,数额特别巨大,以涉嫌诈骗罪决定对其批准逮捕。
 
  检察官曹婧提到一个细节,陈某到案后供述了全部诈骗事实,但却说错了唐小姐的名字,可见并未首次作案。不仅如此,陈某被抓时身上的U盘中留存的资料是一套尚未启用的银行卡账号等,明显是为下一次骗局做准备。陈某原以为自己只要退回赃款就能脱罪,后来发现罪行严重后,开始辩解称自己只是帮助设立钓鱼网站、诈骗成功后清理信息,背后还有“老板”在境外遥控指挥。
 
  而后知后觉的唐小姐来到公安机关辨认后,却觉得陈某的声音并非此前与自己夜夜语音聊至深夜的那个声音。谈及两人“相恋”的过程,唐小姐回想起当时陈某发来微信经常出现不同的繁简体表述,也有其他男性曾经接过唐小姐的电话,种种现象指向陈某背后可能存在一个完整的犯罪团伙(另案处理)。
 
  “此类案件一旦成功,诈骗数额普遍巨大甚至特别巨大,且嫌疑人反侦查意识很强。”检察官曹婧表示,要对此类情感诈骗提高警惕。目前,公安机关通过查处赃款去向,及时抓获了诈骗后帮助取现的“马仔”,已有多名嫌疑人被检察机关以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批准逮捕。
 
  网络婚恋诈骗的受害者,不该被嘲笑
 
        女青年遇到的并不只是一位狡猾的诈骗犯,而是一个隐藏在婚恋情感关系之后的犯罪团伙。在这个团伙中,有人负责以良好的“真命天子”形象吸引目标对象;有人负责设立钓鱼网站,声称逢赌必胜,让受害者在赌博网站中迷失自我;有人在地下钱庄之间跑腿,把“黑钱”洗白……试问,面对这样一个分工明确、计划周密的诈骗团伙,一位只想追求真爱的女青年能有多少招架之力?与其说这位受害者的防骗意识不足,不如说网络婚恋诈骗的技能和水平正在不断提高,让人防不胜防。
 
       网络婚恋诈骗,也绝非中国独有的国情。根据英国诈骗情报局的数据,2016年遭遇网络婚恋诈骗的英国人达到3889人,创下新纪录。美国也不能幸免。根据互联网犯罪投诉中心的数据,2015年美国有5900名“甜心骗局”的受害者。
 
       所谓“甜心骗局”的套路,和“杀猪局”大同小异,无非是通过欺骗受害者的感情,编造各种理由将其口袋掏空。可见,网络婚恋诈骗已成为世界性的难题,对其一笑了之的态度显然不可取。
 
      要知道,婚恋骗局本就是建立在人性弱点的基础之上,任何人都有可能上当受骗。遭遇“杀猪局”的女青年也许比较富有,但在情感交流方面,显然是一位弱者。
 
      美国一项调查显示,网络婚恋诈骗的受害者多在40岁以上,他们往往经历了人生的低谷,比如离过婚、丢了工作、身患疾病,或者遭受其他创伤。也就是说,这些受害者也属于生活中的弱势群体。所以,我们更应该高度重视他们的遭遇,而非嘲笑和奚落。
 
       面对网络婚恋诈骗,平台到底该负怎样的责任?
 
       婚恋网站中的注册会员信息鱼龙混杂、真假难辨,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回溯过往,程序员苏享茂被前妻 1000 万分手费“逼死自杀”的新闻曾经引发舆论广泛关注,涉事网站也因涉嫌向苏享茂提供虚假信息饱受质疑。

      也许有人会说,任何婚恋网站都无法、也不可能对一个人的所有信息进行真实性审核,一些个人隐私受法律保护,还有一些信息主观性很强。
 
       但有法律人士指出,即便如此,婚恋网站提供的是一种网络中介服务,应当实行实名注册,也负有审核基本信息的义务,不能用“平台概不负责”来搪塞。
 
       如果婚恋机构觉得审核材料力有不逮,还可以引入第三方机构。杨健律师认为,对于客户选择性隐瞒信息的情况,未来也许可以考虑通过第三方机构与行政机关形成一个立体的行业服务规范,落实行业责任,保障用户权益。
 
       解决婚恋诈骗没有一劳永逸的办法,但政府、社会、企业通力合作,让平台承担起基本的审核义务,总可以让让婚恋市场慢慢地变得更健康。
 
\(资料图)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