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东胜区:一起借贷纠纷案缘何六年未执行 - 重磅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磅 >

鄂尔多斯东胜区:一起借贷纠纷案缘何六年未执行

本刊记者/张翼羽 铁铮

  借贷引纠纷

  “吃着吃着饭,朋友就算认识了,几次接触下来,你缺钱,我正好有,说借就借了。”王培东向记者这样描述到。前些年,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民间借贷蔚然成风。

  2011年8月24日,鄂尔多斯市东胜区的刘某和同是东胜区人的王培东签订了一份《借款合同》,约定刘某向王培东借款50万元,月息28%,未约定借款期限,担保人处加盖了鄂尔多斯市Y有限公司(以下简称Y公司)的公章,同日,王培东向刘某账号转入50万元。同年9月23日,双方又签订了一份《借款合同》,约定借款金额为5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1年9月23日至12月24日,未约定利息,担保人处加盖了Y公司的公章,同日,王培东向刘某账户转入45.8万元。

  自从2011年8月24日借款后,刘某一直按月向王培东支付着50万元的利息,双方也就相安无事。直至2012年1月24日,刘某突然中断了利息的支付。于是,王培东将刘某夫妇和Y公司诉至东胜区人民法院,并申请了诉讼财产保全。

  2012年4月1日,东胜区人民法院作出(2013)东法民初字第38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刘某夫妇共同偿还王培东借款本金50万元及自2012年1月24日至还清之日的利息(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四倍计算);刘某夫妇共同偿还王培东借款本金45.8万元及自2011年12月25日至还清之日的逾期利息(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四倍计算);Y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担保责任。

  2013年1月24日,东胜区人民法院又作出(2013)东法民初字第38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查封刘某位于东胜区某小区的1215号、1206号房屋两处;停止办理王培东夫妇共同所有的两处房产的转让、抵押、变更等相关登记。

  由于刘某迟迟未能履行生效判决,王培东在2013年5月16日向东胜区人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案外人之诉

  也就是从2013年5月16日起,王培东开始不断跑法院,“我们前后跑了400多趟法院,但东胜区人民法院执行局的工作人员都换了三拨人,却未能给我们执行回分文。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刘某把其名下两个账户的所有财产都进行了转移。”王培东和他的母亲说道。

  2017年7月,王培东获知有一笔属于刘某的100万元绿化工程款的信息,速去东胜区人民法院申请冻结了该笔款项,7月3日,东胜区人民法院作出(2014)东执字第1209号执行裁定书,裁定:冻结刘某在内蒙古H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H公司)的工程款100万元,冻结期限为3年。

  对上述判决,白某作为案外人向东胜区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白某表示李某的工程款已经取走,现冻结的涉案工程款是自己的,要求法院撤销(2014)东执字第1209号执行裁定书。东胜区人民法院在审理后,于2017年7月18日作出驳回了白某的异议请求的执行裁定书。

  白某随后作为案外人将王培东诉至东胜区人民法院,要求撤销(2014)东执字第1209号执行裁定书,解除冻结刘某在H公司的工程款。2018年2月10日,东胜区人民法院判决:不得对H公司账上的100万元绿化款予以执行。

  王培东对上述判决显然不服,随后即向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8年7月25日,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该案,但当庭未作出判决。

  “涉案绿化工程的甲方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林业局有三名工作人员均能证明白某不是实际绿化施工人,刘某才是。我们在二审期间,申请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到东胜区林业局调查取证但遭到了拒绝。”王培东母子表示,“除却这笔100万元工程款不谈,我们申请拍卖执行局查封刘某的两套房产,这么长时间了,也是毫无音讯,我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缘何执行难

  对此,记者赶赴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情况,其办公室主任表示,案件正在办理过程中,不方便接受采访,可以去东胜区人民法院了解情况。两天后,其通过电话向记者表示,他已经把相关的情况第一时间向院长进行了汇报,他们会派人专门去东胜区人民法院调查了解上述执行案件迟迟未执行的原因。但至今为止,记者未能获知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调查了解后的情况。

  在东胜区人民法院,其办公室王主任及相关领导接待了记者,他们向记者表示,涉案的承办法官和执行人员目前均不在单位。在等待至近中午时分后,该院执行局第一管理团队贾队长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但他表示,具体的情况他并不知情,只是大概了解了一下,并不能给予明确答复。为此,记者将“东胜区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刘某五年之久拒不履行生效判决,作过何种措施,对王培东要求的、刘某被查封的房产是否走过拍卖的司法程序”等问题的采访提纲留到东胜区人民法院,请其在涉案的承办法官和执行人员出差回单位后给予记者答复,但至今为止,本刊未收到任何回复。

  在东胜区林业局,接待记者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只是按法院的程序走,法院怎么判他们就怎么办。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