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法院待落锤:一起自诉案件的侵占罪争议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重庆法院待落锤:一起自诉案件的侵占罪争议

本刊新闻观察员

       2019年9月3日上午9时30分,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在第二审判庭开庭审理了重庆园林某公司自诉江苏丹阳沙某芳因购买苗木而引发的涉嫌侵占案。

       公司自诉沙某芳涉嫌侵占

       通过庭审调查得知,重庆园林某公司于2017年12月14日向沙某芳的某苗木专业合作社以采购苗木的名义转账2000万元。该款系重庆园林某公司向广东某银行重庆分行贷款的。

       也正是因为2000万元,重庆警方以合同诈骗立案,并将抓捕沙某芳的侦查案件报送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检察机关随后作出不予批捕的决定,认为沙某芳涉嫌合同诈骗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随后,警方将此案撤销。

       重庆园林某公司一法务人员称,2017年12月16日,重庆园林某公司派员到丹阳调查,发现沙某芳在2017年12月15日陆续将2000万元购苗款转至其控制的丹阳某苗木专业合作社,随后又将资金分散转至沙某芳控制的多个账户。

       2017年12月18日,重庆园林某公司向重庆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追回1400万元,余款600万元至今没有追回。据此,该公司起诉沙某芳犯有侵占罪。

       在庭审中,沙某芳表示,将2000万元余下款项500万购买了树苗,以现金支付,于2017年12月27日交付,有收款收条为证。

       重庆市公安局在提请逮捕书中写明:2010年,重庆园林某公司在江苏常州市设立办事处,之后重庆园林某公司与沙某芳有业务上的往来。沙某芳为重庆园林某公司提供工程业务信息,重庆园林某公司负责联系工程项目。项目完成后,重庆园林某公司支付给沙某芳费用。

        2012年5月,沙某芳成立了某苗木合作社,根据重庆园林某公司的工程需要,为该公司提供苗木。2013年9月27日,双方商量后签订了经营合同,任命沙某芳为办事处负责人,从事全国范围内的园林绿化、市政工程项目的施工经营活动,办事处不单独建账。

       为了方便重庆园林某公司的经营活动,双方经商议后,沙某芳同意以某苗木合作社的名义开设一个专用账户,交给重庆园林使用。双方约定,该账户只开通企业掌银,办理企业网银证书业务,由重庆园林某公司控制账户的网银U盾。

       2015年9月,沙某芳以某苗木合作社的名义在某银行丹阳市导墅镇支行开设了账户,按约开通了企业网银证书业务,并将U盾交给重庆园林某公司保管使用。

       2016年10月,由于承包期限已到,沙某芳以承包管理费过高为由,于2017年11月14日,与该公司签订了《解除合同协议》。同时,双方对债权债务进行了清算。

       2017年11月,重庆园林某公司告诉沙某芳,公司中了一个3800万元的标,沙某芳提出与重庆园林某公司进行合作。重庆园林某公司同意向沙某芳订购一批苗木,并以支付某苗木合作社采购苗木款的名义,向银行提出贷款。沙某芳同意将某苗木合作社在某银行导墅镇支行的专用账户交给重庆园林某公司继续使用。

       同年12月,当沙某芳收到到款信息后,以网银密码遗失为由,安排某苗木合作社的法人代表沙某保和财务人员蒋某军到银行办理了该专用账户的网上银行变更手续,将企业掌银变更为企业网银业务,并以密码遗失为由,注销了重庆园林某公司对专用账户U盾的控制使用权限,同时用现金支票将该账户上的2000万元全部转移到其控制的某苗木合作社在丹阳市另一家商业银行的账户内。

       重庆公安认为,沙某芳以订购苗木为诱饵,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变更网银手续、申请新的网银U盾的方式,使重庆园林某公司丧失对苗木采购款的控制权,骗取重庆园林某公司苗木采购款2000万元,其行为涉嫌合同诈骗罪。重庆警方以沙某芳涉嫌合同诈骗罪报请检察院批准逮捕。

       检察机关则认为,沙某芳的所作所为与合同诈骗无关,指控其合同诈骗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批准逮捕。随后,警方撤销此案。

        购买苗木还是侵占资金?

       重庆园林某公司在《刑事自诉状》中称,沙某芳利用变更后的U盾和密码将专用账户内归属于重庆园林某公司所有的资金,转移至其控制的其他账户内,非法占有,且拒不归还,金额共计2000万元。

       重庆园林某公司的法务人员称,沙某芳与重庆园林某公司协商为沙某芳开设专用账户,但沙某芳预留了某苗木合作社的印鉴,故其对该账户具有实际控制力,可以视为其对该账户具有保管义务。沙某芳非法占有该笔款项的主观意图明显,其行为已构成侵占罪。

       沙某芳的辩护律师、北京司舵律师事务所律师程丽梅和高义宝表示,重庆园林某公司指控所依据的证据均来自于公安机关的刑事案件卷宗。但重庆园林某公司在自诉状中所述的事实和主张,与刑事案件卷宗存在严重不一致,甚至矛盾。

       因此,法院有必要查清并还原事实真相。刑事卷宗体现了案件的基本事实,且刑事卷宗中明确表明,涉案的2000万元是重庆园林某公司支付给沙某芳的购苗木款,即购货款。既然是购买苗木的款项,沙某芳没有返还义务,只有履行合同、提供苗木的义务。

       返还购货款的前提是解除合同,而重庆园林某公司至今也没有解除合同。沙某芳已经为提供苗木做出了准备工作,但由于重庆园林某公司尚未与业主签订正式合同,未向沙某芳提供具体采购苗木的清单,沙某芳无法按清单提供货源,实际履行合同。

       重庆园林某公司向沙某芳支付的2000万元购货款,作为将来交付货物的对价款,沙某芳对其拥有所有权、使用权、处置权。沙某芳将资金从专用账户转至其他账户并提取现金,是履行苗木买卖合同的正常、合法行为。该专用账户是某苗木合作社以自己名义开立的,对该账户拥有所有权和使用权,不存在保管义务之说。既然案涉2000万元不是被保管财物,沙某芳的行为不构成侵占罪。

       重庆园林某公司的法务人员认为,重庆园林某公司涉案的2000万元是该公司借用沙某芳账户以采购苗木名义向银行贷款,过户使用,这是金融界中惯常做法。

       对此,沙某芳的辩护律师认为,如果重庆园林某公司所称属实,则涉嫌骗贷罪或贷款诈骗罪行为。本案是一起民事纠纷,即重庆园林某公司与沙某芳之间因买卖合同、合作、工程施工等行为引发的债权债务关系,沙某芳不构成侵占罪。重庆园林某公司应当启动民事诉讼或与沙某芳以其他方式、途径解决争议,建议法院作出沙某芳无罪的判决。

       据了解,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未对此案当庭作出判决。对于该案的进展情况,本刊将继续予以关注。

法律眼

刑事自诉的法律规定

       根据法律规定,刑事自诉是指被害人、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亲属为了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而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的诉讼。自诉案件是“公诉案件”的对称。在我国,各级法院审理案件以起诉作为审判前提条件。如果没有当事人向法院起诉,就没有法院的审理。法院审理刑事案件分公诉和自诉两种。公诉案件由人民检察院代表国家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自诉案件是由被害人自己或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向人民法院直接提起诉讼。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