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网恋引发的罪与罚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一场网恋引发的罪与罚

本刊记者/田为
 
       2019年6月12日,保定市竞秀区人民检察院出具一份保竞检刑申复通〔2019〕1号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通知申诉人张明,他申诉的案件不符合抗诉条件,决定不予抗诉。此前,他向竞秀区人民检察院申诉,请求检察院对保定市竞秀区人民法院的判决进行抗诉。

       张明是一起故意伤害案的受害人。他为什么请求检察院对法院的判决进行抗诉?与微信网友约定的见面地点,成为他被人拿刀刺伤的现场。在医院接受治疗的张明从警方口中得知,其中一名行凶者陈涛系其前女友小玉的丈夫,而自己知道的小玉其实真名叫周倩并已婚育有一子。行凶者共三人,另两人至今未归案。这起伤害案背后有何隐情?
 
       意外被刺
 
       张明被刺了九刀,刀刺伤分布于腰腹部、背部、左臂和左大腿处。最短的伤口在左上臂前侧,长约2cm。最长的伤口在左肘前臂中上端前外侧,深达骨质,长约8cm。刀刺伤导致他降结肠破裂、肠系膜破裂、左肾破裂、肺脏破裂、多处横突骨折,随后合并出现开放性血气胸和失血性休克。保定市第二医院司法医学鉴定中心出具的人身伤害司法医学鉴定意见书显示,张明属重伤二级。保定市公安局竞秀分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张明属于伤残七级。


       如今,张明身上的刀刺口和手术切口均已愈合,化成一条条弯曲的蜈蚣盘踞在他身上,看上去有点儿狰狞。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免疫力降低了:容易出汗,走路久了会大喘气,最明显的反应是天气不好的时候容易肚子疼、拉肚子。为了治病和修养身体,他从原来的工作单位离职,没有再找新的工作。

       这场张明不曾预料到的伤害发生于2015年1月1日,起因是约好的网友见面。2014年10月左右,张明通过了昵称为“倔强的小丸子(以下简称小丸子)”、标识为女性的微信添加好友申请。当时,他在北京一家文化传媒公司工作,负责电视购物、产品销售等业务。因为职业需要,“谁加我(微信)都会通过”。在张明的印象中,小丸子是通过搜索手机号的方式查找到自己的微信的。“以手机号的形式可能是朋友觉得产品好,给你介绍的,这是咱们常规的思维,”他说,“她刚开始加我的时候,我还问她有什么事,她说没什么事,就是觉得你头像挺好看的。”

       就这样,两人成了网友。张明回忆,两人四五天左右聊一次天,聊天内容多以“在吗”“你们公司出了什么新产品”为话头,说的都是一些生活琐事。他坚决否认自己有想跟小丸子发展男女关系的念头,“关于男女之间的事从来没有提过”,而且“我从来不主动跟她聊天”。

       两人最终约定,2015年1月1日那天,在河北省保定市七一西路保定七中南门附近见一次面。张明说,他到达约定地点时是下午4时左右,小丸子让他稍微等一会儿。大概六七分钟后,一名穿黑衣服戴黑帽子黑口罩的男子出现了,并一直在他附近转悠。他突然感到不安,心怦怦直跳,便向黑衣男子询问“往西该怎么走”。对方回答他的时候,他闻到一股很大的酒味,也看到了对方的脸。紧接着,他朝着黑衣男子指的方向走去。此时,黑衣男子也往相同的方向走并超过了他。过了红绿灯,走到路边配电箱的位置时,黑衣男子突然转身,两名男子从配电箱后方冲过来,三人一起拿刀刺他,并抢走了他的包和手机。


(伤害事件的发生地点)

       张明倒地后又站了起来。他记得相反的方向有一个公交站台,于是拼命朝那里奔跑。跑了大概50米,他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被拒载后他又拦了另一辆,司机终于同意送他去医院。被刺后的短时间内痛感并不强烈,但他的胳膊、肚子上全是血,血浸透了棕色的毛衣。车开往医院途中,张明逐渐觉得自己呼吸困难。坚持到保定市第二医院,跟急诊值班大夫交代完伤情后,他的意识开始慢慢模糊。后来他得知,医生报了警。

       派出所的民警侦查后发现,其中一名行凶者陈涛系张明前女友小玉的丈夫,而张明知道的小玉并非其真名。小玉的真名叫周倩,已婚并育有一子。“当时,我坐在病床上,(听到这个消息时)整个人都懵了,愣了三四分钟。”张明说。一开始,他还觉得是不是警察弄错了,直到警察拿出辨认照片让他看,他才确定没有弄错。
 
       被隐瞒的过往
 
       2013年7月左右,张明和小玉通过微信“附近的人”功能相结识,开始聊天。张明说,小玉说自己23岁,因为单身一直被家里催婚,想找一个男朋友。大概两个月之后,两人第一次约出来吃饭见面,之后在聊天中确定了恋爱关系,开始交往。

       据张明介绍,在交往的一年中,两人共见面4次,发生过2次性关系。一起吃过饭、逛过街,互相送过礼物,也有合影。“哪怕现在回忆起来,一切也很正常”。事发后,张明曾试图“复盘”整件事,觉得小玉唯一的破绽可能出在第三次见面时,他在她手机上看到过一张小男孩的照片。当时,小玉说小男孩是她的弟弟,还张罗着给弟弟买衣服。他没深想,只是夸了句“你家里人真厉害”。

       2014年七八月间,张明突然收到了小玉的分手信息。“那天我正好比较忙,她给我打了两次电话,我都没顾得上接,微信也没回。后来我给她回了两次电话,都没有打通。然后一条短信过来了,说以后(如果)再有人用这个微信或者电话给你发消息、打电话,你都不要回复,那不是本人。我就再没有联系过她。”张明说。

      这大概是张明第一次在这段关系中产生了蹊跷的感觉,明明一切正常,却莫名其妙被分手,再也联系不上对方。但随着工作的忙碌,他也渐渐放下了这件事。分手后约一两个月,他的微信收到了来自小丸子的好友添加申请,“我一看(这个人)也是保定的,(我)对保定还挺有感情的,就同意了”。直到自己意外被刺,警方告知他侦查结果,张明才意识到之前自己可能被骗了。

       2015年7月8日,其中一名行凶者陈涛被保定市公安局竞秀区分局新市场派出所民警于保定市第七中学宿舍楼内抓获,并因涉嫌伤害罪被拘留。11月17日,保定市竞秀区人民检察院以陈涛涉嫌故意伤害罪向保定市竞秀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并附带民事诉讼。

       2016年2月23日,保定市竞秀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涛认罪态度好,系初犯,酌情从轻处罚”,判决陈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于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赔偿被害人张明医药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护理费共计292197.6元。
 
      模糊不清的事实
 
      张明说他至今未收到任何来自陈涛的道歉和相关赔偿,而他被刺伤后仅医疗费就花了20余万元。父亲为还外债,用自家房屋两次抵押,共贷款了10万元。在张明提供的与执行法官的录音中,执行法官表示案件一直在强制执行阶段,只是没有查到钱,但为张明申请到了8万元司法救助金。另两名行凶者至今仍未到案,法院却认定陈涛认罪态度好,这让张明怎么也想不通。于是,他向检察院申诉,请求检察院对法院的判决进行抗诉。

       保定市竞秀区人民检察院在2019年6月12日向张明出具的保竞检刑申复通〔2019〕1号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中称,该案不符合抗诉条件,决定不予抗诉。理由之一是陈涛系原案被告人,因此其不向司法机关供述同案犯的行为不构成包庇罪;被告人陈涛等人伤害申诉人张明时,其中一人将张明的双肩包抢走,由于原案两名犯罪嫌疑人在逃,具体情节尚不清楚,因此认定被告人陈涛构成抢劫罪的证据不足。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在前文中还称,另两名伤人者系被陈涛叫来,因陈涛拒绝交代,现二人在逃,身份不详。


(检察院出具的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

       本刊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根据判决书中的内容,被告人陈涛在供述中称,“在事发时没有其他人一起到现场参与此事,就被告人自己,不认识监控截图中的另外两个人”。而检察院的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和张明在判决书中的陈述内容均指向伤人者共三人。还有一名证人佐证了张明的说法,“看见道牙子上有三个男的打一个小伙子”。但判决书中并未提及监控录像拍到的画面,法院经审理查明部分也并未提及行凶者人数。

       关于张明与小丸子约定见面一事,张明告诉记者,之前他拒绝过三四次小丸子提出的见面邀约,“认识了这么长时间,实在是不好意思(再)拒绝,又正好赶上元旦,放的假期比较多,(就答应在元旦那天见面)”。这与判决书上张明作为被害人的陈述内容——“对方用微信联系的我,约定下午在七一西路见面”的说法一致。而判决书中有关被告人陈涛的供述部分写着,“(聊天)过程中被害人屡次约被告人要求见面,至2014年12月份,被告人有了教训他的想法”。

       如何看待这些不同部分,当地法院、检察院、公安部门对本刊记者发去的采访函未作回复。

      对此,本刊记者采访了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导师王文华教授。她表示,根据检察院向被害人出具的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中关于“另两名伤人者系被陈涛叫来,因陈涛拒绝交代,现二人在逃、身份不详”的内容以及《刑法》第67条第3款“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的相关规定,陈涛很难被认定为“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在实践中,共同犯罪的被告人不见得会同时归案。因此,常常把其他犯罪嫌疑人另案处理,先审结归案的犯罪嫌疑人。但这与先审结并不矛盾,除非陈涛确实不知道另外两个人的下落,或其在行凶时因为精神原因不能辨认共同犯罪人身份;否则,如果他明知三人一同作案,却回避这个问题,很难被认定为‘认罪态度好’。”王文华说。(为保护隐私,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链接
 
       互联网本身的匿名性和不确定性,导致由网恋引发的各种矛盾及婚恋骗局屡见不鲜,如近期得到媒体大幅度曝光的东南亚“爱情杀猪盘”和“卖茶女”诈骗案件。自2018年2月起,在公安部部署的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为期10个月的“净网2018”专项行动中,共组织侦破各类网络犯罪案件5.7万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3万余名,数目不可谓不惊人。本案中,由于缺乏物证和第三方声音,无法断定小玉在交往过程中是否有所隐瞒,但这个案例提示人们,要以此为戒,竖立对网恋的谨慎态度。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