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勐海:脱贫摘帽县村民的真实生活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云南勐海:脱贫摘帽县村民的真实生活

本刊记者  佟威  薛京

       2018年9月29日,云南省人民政府正式批准15个县(市)退出贫困县序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榜上有名。同年10月16日出版的《云南日报》,更是采用头版消息加整版特别报道“1+1”的形式,深入报道勐海县近年来的变化以及该县立足资源禀赋,整合人力、物力、资金等各方面资源,大胆探索,开拓创新,推出的系列特色脱贫攻坚措施。

       时至今日,距离勐海县脱贫摘帽已近一年的时间,住在大山里的少数民族同胞现在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呢?近日,《法律与生活》记者来到勐海县的大山里,亲眼目睹了村民的真实生活。
 
(勐海县西定乡贺松寨村民房屋)
 
       勐海县的脱贫数据

       勐海县隶属于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全县国土面积5368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66.5%,是国家级生态县,常住人口34.8万,县域内有傣族、哈尼族、布朗族、拉祜族和佤族等8个少数民族。这里环境优美,民风淳朴,作为山区的边境县,支柱产业还是以农业为主,是常规产粮大县,全国唯一的普洱茶产业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同时,勐海县也是云南省滇西片区连片特困县。

       2014年,在全国推行精准扶贫政策初期,勐海县有建档立卡贫困户6395户,涉及25114人的贫困人口,贫困发生率为9.74%。经过勐海县委县政府几年坚持不懈的“找问题、补短板、促攻坚”的专项行动、“百日行动”等工作,至2018年,未脱贫贫困户只剩下264户790人,贫困发生率降至0.31%。

       据勐海县扶贫办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05,74亿元,同比增长8.2%;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2.5%;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2%;接待国内外游客956.9万人次,同比增长33.7%;综合旅游收入87.68亿元,同比增长47.2%;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853元,同比增长8.1%;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864元,同比增长8.5%。

       这一组组数据,都展示了勐海县经济的高速发展和百姓收入的稳步提高,据勐海县扶贫办主任刘大强向记者介绍:勐海县在去年9月由云南省委省政府宣布退出贫困县,我们制定的目标是人均收入超过3600元,另外要满足两不愁、三保障,即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有保障、基本医疗有保障、住房安全有保障。勐海县共有茶叶81万亩,其中可采61万亩;甘蔗20万亩,亩产甘蔗5吨左右,每吨甘蔗450元,新种甘蔗每亩补贴420元;地力补贴还有每亩110元左右;另外勐海县还有40万亩水稻。贫困户人均4亩茶叶地两亩甘蔗地,茶叶每亩年收入1800元左右,甘蔗每亩2250元左右。

       照这种算法,勐海县的贫困户确实已经过上了富足的生活,那么,事实真的如此吗?
 
       贫困户的真实生活

       为了解贫困户的真实生活状况,8月26日,记者打车走访了勐海镇的曼勒寨以及格朗合乡的小贺拉寨。
 
       曼勒寨由于修高速公路占地,茶叶每亩征地款为7万元,水稻每亩征地款8.3万元,已经全寨脱贫,并绝大多数住上了砖混结构的新房。

      而在小贺拉寨的哈尼族老乡格三家,记者看到了他家与曼勒寨截然不同的生活。全寨只有他一家贫困户,原因是格三的妻子患有肾衰竭,每个月用于透析和吃药的费用就要一两千元,全家四口人,还有两个儿子分别是25岁和23岁。
 
(格三家的住房)

       格三向记者介绍,大儿子在外打工当服务员,每个月赚2000元左右,小儿子常年照顾患病的妻子,家里的土地基本靠他一个人照顾,去年茶叶的收入一万元左右,政府给全家都上了低保,每个人每月200多块,一年光低保的补贴就有12000多元,但是因为妻子患病,全家的收入和政府补贴都花在了看病上,还借了不少外债。

       据格朗合乡政府调查的情况得知:格三家中有1亩水田,3亩玉米地,7.9亩茶叶地。茶叶为主要经济收入,2018年茶叶收入4000元,2018年格三打零工收入2500元,大儿子打工收入36000元。2019年茶叶收入15000元,大儿子打工收入10500元。农地证土地面积为33.13亩。家庭总收入2018年42500元,2019年25500元。

       但从与格三的聊天中记者得知,因为缺少劳动力,那么多土地根本照顾不过来,茶叶的价格也没有政府统计的那么稳定,春茶价格较好时一千克也就卖到100多元,其他时间的茶叶一千克只有四五十元,而且,采茶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当地农民根本实现不了机械化采摘,实际营收和政府的数据相差甚远。
 
       布朗山乡:被平均的扶贫收入

       那么,其他乡镇的农民也和小贺拉寨的情况一样吗?

       次日,记者又打车赶往靠近边境的布朗山乡了解情况。在布朗山乡邦诺董寨,绝大多数村民都是拉祜族的搬迁户,是2003年由政府负责盖房安置在山里生活的。在佤族的上门女婿岩倮家记者了解到,岩倮是村里比较踏实肯干的人,生活也比较富裕,全家茶叶收入一年有一两万,加上每人最高1000元左右的边民补贴和偶尔出去打工的钱,日子还算过得去。但是今年的边民补贴还没有发下来,具体是多少村民也不清楚。
 
(布朗山乡邦诺董寨悬挂的脱贫标语)

        相比之下,同寨的拉祜族贫困户哪体(音)和扎栢(音),收入就要差得多了。哪体全家六口人只有一亩水田,6亩茶叶地,因为入赘的原因,户口本上只有两个人享受一个月200多元的低保补助,另外加上一年三四千元的土地和茶叶收入,一年全家只有1万多元,人均收入只有两三千元。扎栢家里5口人,有两人是没有劳动力的残疾人,全家年收入约三四千元,再加上每人每月270元的低保补助,全年总收入也只有2万元左右,刚能满足全家的生活成本和孩子上学的花销,到年底基本没有什么余钱。
 
       在布朗山乡的南朗寨,小组会计扎大乐跟记者介绍,全寨31户全部享受低保补贴,只有哪体一家是贫困户,她家夫妻两人加上儿孙共四口人,有四亩茶田,六亩农田都租给外面的承包户,能换取每年1200斤大米,作为建档立卡户,除了边民补贴和低保能够多领一些以外,其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收入。而扎大乐的日子似乎比哪体家也强不到哪里去:自己带着小孩跟父母一起生活,水稻田因为上游大坝坍塌已经不能种植,全家收入只有六七千元。自己因为是村干部享受每个月200元的工资,因此不能享受低保待遇。
 
(烧水的哪体)

       8月27日下午,记者在布朗山乡党委政府见到了乡党委书记朱家均,朱书记向记者介绍:“全乡人口22538人,2018年生产总值超过2.5亿元,今年还要更多,去年人均收入超过8200多元,其中边民补贴2000多元,今年还不止这个数,总体应该有所上调。为了鼓励学生上学,政府给幼儿园儿童每人每年补贴600元,小学每人每年900元,初中1100元,高中3000元,大学甚至达到每人每年5000元,布朗山乡的茶是勐海县价格最高的,其中老班章(大树茶)每斤价格一万多元,去年有村民年收入过百万。”朱书记随即告诉记者,“咱们现在喝的茶就是一斤一万多元的。”

        朱书记又安排乡镇工作人员给记者看一下贫困户动态信息和村民补助的情况,但是在楼下,布朗山乡宣传委员普莲阻止了该工作人员,虽然复印了记者的相关采访手续,却称记者要在征得县委宣传部的许可后,才能看相关数据。

        在返回勐海县的途中,记者在路过红旗寨时遇到了今年刚退下来的老支书岩务叫,他跟记者介绍,去年边民补贴最高是1200元,今年的边民补贴还没有发下来,具体是多少他也不清楚,但是高中和大学没有朱书记说的补贴款。那么村民和朱书记所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出入呢?恐怕村民和乡镇干部的心里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个账本。显而易见的是,不少村民的收入都被整体的平均数拉高了不少。
 
       部分农户收入竟低于精准扶贫户?

       8月28日,记者在宣传部胡部长的陪同下,来到了勐海县西定乡曼佤村委会贺松小组,该寨只有一户贫困户罗图,但罗图因外出看管水库并未在家。后从曼佤村委会提供的信息记者了解到,罗图32岁,户籍人口1人,至今单身。耕地面积 29.6亩,因罗图缺技术、自身发展动力不足,于2016年12月识别成为建档立卡户,当年收入为2769.93元。2018年人均纯收入为5968.66元。2018年领取低保金1900元。2018年发放茶叶种植补助1000元。在2019年7月,罗图被聘用为水库管理员,每月收入1000元,这样一来,罗图总收入能达到2万元左右,生活比较充裕。

       在同寨的边茶家记者了解到,他家共有土地100余亩,其中玉米15亩,甘蔗9亩,茶叶30余亩,其余45亩地因劳动力不足处于无人照看的状态。全家共有5口人,分别是夫妻二人及两个儿子,大儿子未婚在家务农,次子已婚和妻子在景洪酒吧打工。除去在外打工的收入,边茶的农业收入和政策补贴总共达到两三万元,生活还算富足。

      但同寨的哈尼族小伙杨继家就是另外一幅景象了。杨继全家3口只有3亩玉米地,11亩山地和10亩茶叶地,因为劳动力有限,全家农业收入加上边民补贴一共不足2万元,全家收入总和甚至比精准扶贫户罗图一人还要低得多。

       同寨还有多少类似杨继家的情况记者不得而知,因为在走访的过程中,很多村民都已经上山干活了,但是通过在寨子里的所见所闻,相信他家也绝非个例。
 
       精准扶贫是指针对不同贫困区域环境、不同贫困农户状况,运用科学有效程序对扶贫对象实施精确识别、精确帮扶、精确管理的治贫方式。一般来说,精准扶贫主要是就贫困居民而言的,谁贫困就扶持谁。国家提出精准扶贫的政策就是为了使低收入群体能够得到政策保障,感受到国家的关怀,而绝非是从下到上去完成一个任务,拿出一串好看的数字,这样就违背了国家精准扶贫政策的初心了。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