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荣栓:私营企业的刑事犯罪风险及律师责任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吴荣栓:私营企业的刑事犯罪风险及律师责任

       近年来,企业家的刑事犯罪率大幅提高,不仅表现在目前的扫黑除恶运动中,其前的P2P的大面积暴雷、金税三期大检查,及以融资性“托盘贸易”大量形成的企业间借贷等,使大批企业形消魂散,企业家锒铛入狱,尤其是民营企业。因此,在法治社会的背景下,企业家不仅应高度重视刑事法律方面的风险,律师也应在这个方面提供有力的法律服务保障。

      现阶段,在计划经济遗留的“重公轻私”的理念主导下,不仅相较于公有制经济的发展条件,私营经济时常面临着政策性歧视与公权力不当干预的双重制约,而且刑法对不同市场主体的非正当性歧视政策和资源垄断的强力保护,也是催生私营企业家刑事风险高发的重要原因。实践中存在的不能或故意不严格把握经济纠纷、经济违法与经济犯罪界限,从而造成刑事司法扩张性介入市场活动,刑事手段强力插手市场纷争,进一步扩大了私营企业家刑事风险的来源,降低了私营企业家的人身与财产安全预期。
 
       在犯罪形态方面,由于刑法干预早期化、扩大化、能动化的整体趋势,刑法修正案八、特别是刑法修正案九,针对公司企业创设了许多新的罪名,涉及市场交易、安全环保、产品质量、劳动用工、财务税收、知识产权、商业伙伴、海外业务等各个领域,存在于投资、经营、管理、清算等各个环节。刑法规定的企业家因职业身份触犯的罪名达110多个。其中,司法适用中被实际认定的罪名近70%为私营企业家、30%为国有企业家。另,由于企业性质及市场地位不同,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家在罪名分布上也存在着结构性差异。集资诈骗、非法经营、职务侵占、合同诈骗、单位行贿等罪名基本成为民营企业家的专属性罪名。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私分国有资产等以权力为基础的腐败型犯罪则专属国有企业家触犯的罪名。私营企业家面临的刑事法律风险与外部营商环境及政策导向具有更为密切的关联性,以保护市场管理秩序为目的的“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在适用中主要针对的是民营企业家。
 
       律师在法律服务上,要从传统的事后救济、事后维权,将重心向事前风险防控服务转型升级。指导企业深刻认识刑事风险防控在经营中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明确风险防控、防止颠覆性刑事风险的发生是事关企业和企业家可持续发展的根基。加强企业刑事风险的预防性研究,充分发挥律师服务在创建刑事合规制度、指导企业构建刑事风险内控机制方面的作用。 
 
       近几年通过对一些企业的重大刑事案件代理,北京伟基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律师协会国有资产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吴荣栓律师对此感触颇深。特别是对民营经济的营商环境及传统的政策理念导向深感忧虑,对私营企业在资源垄断、政策歧视条件下的消极被动犯罪进行了深入研究,对企业行为在界限模糊、司法扩张情况下的经济纠纷、经营违规与刑事犯罪之间的性质界定进行了广泛探讨。


(吴荣栓律师)
 
       2015年间,吴荣栓律师就曾代理过一起国企与私企之间以“托盘贸易”形成的欠款纠纷,在国企上级部门的操纵下,出现了一起典型的司法强力扩张“民事纠纷被刑事化”的典型案例。当事人被指控“挪用公款”4亿元,经2年多羁押后无罪释放,4年后被高院二审终审确认无罪。
 
       据他介绍,该案的当事人罗某,在广东省有三家实际控制的贸易有限公司,可谓生意红火。2012年12月至2013年5月间,罗某开始与某中字头央企下属的新疆公司开展“托盘贸易”的融资合作,前后以玻璃或钢材名义共签订了6个多亿的购销合同。2014年5月该国企负责人黄某某被检察机关以“挪用公款”罪名逮捕,私营企业主罗某也以共同挪用涉嫌犯罪为由于同年10月底被羁押入狱。

      北京伟基律师事务所主任吴荣栓律师承办此案后,在去罗某的企业调查证据时发现,与涉案的其他私营企业一样,本来生意红火的三个公司在被检察院搜查查封后,所有经营瞬间瘫痪、财尽人散。

      通过了解整个案情,吴荣栓律师发现,该新疆国企在上级集团公司的主导下,一方面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纠纷,称双方以“托盘贸易”方式签订的玻璃或钢材合同已全部实际履行,向罗某的公司追索下欠的货款,并已得到当地高院的判决支持;另一方面则通过原内部系统的检察院以“挪用公款”的共犯名义,将罗某在内的数家用款企业私营老板逮捕入狱,逼其还款;再者,通过详细审查“托盘贸易”合同等各个环节,认为“本质上属于企业之间的融资行为,虽然违规,但并不必然构成犯罪”(高院终审的认定)。

      针对该起典型的利用刑事手段肆意插手经济纠纷案件,为了捍卫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更为了确保“非公经济”的健康发展,吴荣栓律师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在法庭上义正辞严,罗列事实,诠释条款,详解细节,明辨是非,不仅展现出了一位出色法律人的专业技能,也令检察机关“哑口无言”。最终,该案以被告人罗某无罪于2017年1月释放,也是当地中院历史上第一个一审无罪判决。

     事后,吴荣栓律师无不感慨地说道:“2016年,最高院就颁发了《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保障和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到‘不讲罪与非罪界限、不讲法律政策界限’的禁止行为。因此,不能因为是国企,更不能因为没有利润或造成了损失就强行入罪。否则,将是法则不法、律则无律。这不仅关系到所有被告的人身自由和众多家庭的团圆幸福,更关系着国家大政方针的理解和执行。”

      对公有制和非公有制经济的平等保护是宪法规定的一项基本原则,且早在2005年,随着被称为“非公经济36条”的《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正式发布以来,国家对“非公经济”的发展就始终不遗余力地提供着一道道坚实地“法律屏障”。但是,为什么在如此密集地法律条文保护之下,“非公经济”依然会成为某些行政单位的“唐僧肉”呢?这不仅是吴荣栓律师持续思考的一个问题,也是抛给社会和法律界的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吴荣栓,天津南开大学法学学士,曾任某高级人民法院法官,2001年北京执业律师,现任北京伟基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律师协会国有资产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深厚的法学功底、精湛的业务素质,是三十年多年法律生涯的汗水积累,是破解难题、信步实务的执业资本。主要从事重大项目投资、企业法律顾问服务;公司收购、兼并及重组、房地产开发等方面法律服务;在投资基金、信托项目的设立、运营和管理方面提供法律服务,并为信托投资公司发行信托计划提供框架设计、风险控制、政府审批、代理收付等全程法律服务。

      近几年来,重点专注于刑事犯罪案件的代理与研究,特别是通过承办一些企业和企业家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挪用资金、合同诈骗等重大刑事案件,深刻认识到,刑事风险防控在企业经营中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尤其是在目前的经济转型期,唯有注重企业合规防控,才是具备可持续发展软实力的企业,才能跻身于主流企业之列,从而逃脱被挤出市场的宿命,这既是每个企业家的责任,更是刑辩律师的法律服务责任。

(北京伟基律师事务所核心团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