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一大学生花38万元买球鞋,“炒鞋”涉嫌违法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南京一大学生花38万元买球鞋,“炒鞋”涉嫌违法

       《法律与生活》综合消息,8月中旬,在南京江宁上学的卢同学向当地麒麟派出所报案,称自己买球鞋被骗了,总额高达38万元。
 
(图片来自网络 图文不相关)
 
        据介绍,今年3月25日,卢同学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自称姓秦,是卖球鞋的,有很强的供货实力。随后,两人添加了微信好友,卢同学还被秦某拉进了一个微信群。在微信群里,小卢发现了之前认识的网友,而且通过聊天信息发现其他人购买球鞋收到了货,并都是正品,于是放下了戒备。
 
        此后,卢同学开始频繁地向秦某购买球鞋,3个月的时间先后汇款38万余元,用来购买多款潮流品牌球鞋。刚开始购买的两单10双球鞋收到后,其他的却迟迟不见卖家发货。在卢同学的多番催促下,秦某给他发送了一个快递单号,但是多次查询定位一直在原地,无奈之下,感觉上当受骗的卢同学报警了。目前,江宁警方正就此作进一步调查。
 
         “炒鞋”成了“大生意”
 
       “中年人炒股,年轻人炒鞋”,这句话已经在球鞋圈里流传了几年。
 
       炒鞋能赚到什么程度?拿疯涨的球鞋价格来说,更直观。
 
       2017年2月,阿迪达斯新款“椰子鞋”发布,售价不到2000元,1周内便飙涨至1万元。
 
       2017年9月,NIKE旗下一款名为OFF-WHITE Air Jordan 1的球鞋,每双售价1299元,在官方发售后没过多久,就被炒到12000元。这双白黑红配色的AJ1,短短两年价格飙到7万元,涨幅超过4500%!
 
       2018年,特拉维斯斯科特和Air Jordan合作,一双售价1299元的球鞋,不到一个月,直线涨至8000元。
 
        在钢铁直男大本营“虎扑”流传着一个炒鞋发大财的故事:一个二十四五岁的男生,从大学开始炒鞋,现在专职炒,一年能赚50万元。
 
       潮流单品交易平台“毒APP”数据显示,今年5月,最热卖的几款鞋市场交易价格与发售价格相比,涨幅均在100%以上,个别球鞋甚至涨幅达430%。
 
        线上登记摇号、实体店排队抽签、加价找海外代购……对很多人来说,想买到一双热门的运动鞋并非易事。

        跟风炒鞋的风险
 
       面对“炒鞋”是否涉嫌过度“饥饿营销”,相关商家也陆续做出了回应。例如,飞人乔丹品牌称aj官方不想让自己的鞋被转卖热炒,在发售的鞋帮上直接写了“notforresale”(禁止转售)的标语。美国著名帆布鞋品牌匡威也表示:“匡威从未参加,也绝不鼓励任何炒卖行为。对于线上炒卖、线下配货等现象,我们和各位一样深表意外并痛心。我们已第一时间与相关授权经销商进行了严肃沟通,取消非联名款产品的排队和抽签,严禁一切配货行为。”
 
       在有些“圈内人”看来,跟风炒鞋的风险就是,自己并不知道所谓的“炒鞋”到底是圈内大佬设计的局还是在真心收购。市场上球鞋的价格大部分还是由限量、联名、明星上脚热点等真正的价值决定的。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这些被爆炒的“限量鞋”类似于名包名表,本身既具有一定的使用价值,又因为稀缺性而被赋予“保值增值”功能。“炒鞋”本质上是一种投机者通过操纵体量较小的限量版鞋品市场,有意抬高市场价格以获取超额利润的行为。
 
       争论:倒鞋究竟是否合法?
 
       倒卖正品鞋赚取差价行为究竟是否合法,目前已经引起网友们广泛争论。有网友称,自己是潮鞋爱好者,手里钱不多就多买几双加价倒手,“以倒养穿”。但是有网友指出,倒鞋行为至少算是无证经营。
 
        我国《电子商务法》中规定,在网上销售物品应该先进行注册登记,其次即是纳税。按照规定,依附于电商平台,做淘客推广的群体,在赚取佣金的情况下,如个人佣金超过一定数额,需缴纳个人所得税。《2019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网剑行动)方案》于今年6月—11月在全国开展。其中最突出、最有争议性的问题便是“微商代购”等社交电商和跨境电商经营者究竟是不是电子商务经营的主体。对此有法律人士认为,《电商法》中所指的电子商务经营者,包括了个人代购和微商等群体,从法律角度来看,无论代购交易额大小,依托微信、电商平台等渠道进行代购活动的群体,都应该被纳入监管范围。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