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安阳:一起建筑施工款纠纷背后的真与假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河南安阳:一起建筑施工款纠纷背后的真与假

       2019年6月至7月间,本社数次收到河南省安阳长明工业园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长明公司)实名举报何辉(化名)在民事诉讼中涉嫌虚假诉讼的违法犯罪行为,并寄来判决书、司法鉴定意见书、安阳市政府工作组备案的相关文件、对账协议等等一系列证据,呼吁本社发挥舆论监督职能,促进依法纠正错案,保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

       在“优化营商环境”和打击“虚假诉讼”是今年国家和司法机关的重中议题的背景下,我社派记者对投诉中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
   
       2019年6月至7月间,本社记者联系到了代理长明公司的北京若辰律师事务所主任于若辰了解案情,并两次到案发地对涉案的关键证人进行了采访,了解到——
 
       安阳中院曾经支持长明公司的诉求
 
       施工承包人何辉,在与开发商长明公司签完结算对账协议后的第五年,于2016年4月1突然向安阳市龙安区人民法院递交起诉状,诉称长明公司欠其960余万元建筑工程款。在何辉递交起诉的证据中,附带建设工程造价合同。

       一审法院受案后,通过认真核实涉案工程造价对账协议,认为即使长明公司欠工程款,按照造价合同,也应该是770万元,而不是何辉主张的960万元。于是,何辉遂将起诉标的额变更为770万元,继续起诉长明公司。
 
       接到起诉状的长明公司认为,自己不但不欠何辉的工程款,经过双方最终对账协议,应该是何辉欠长明公司976万元,应该退还。理由是:长明公司按照约定已经足额付清何辉的建筑款,但经建筑质检部门查验,何辉并未按照约定建设消防、上下水、通电等工程,而且部分承建工程质量不达标和土地款,连同需要代扣代缴的国家税费后,实际上何辉还欠长明公司款项976万未退还,上述内容在双方最终对账协议上已经写明,且双方均签字盖章确认。

       但在法庭调查过程中,原告何辉坚称:长明公司未支付其一分钱工程款。为此,长明公司提供了何辉收到工程款1400余万元的70余份收款单据,但何辉对收据上的签名和手印拒不认可是自己所签。于是,长明公司依法要求对何辉领款收据进行司法鉴定,但龙安区法院在一审时没有支持长明公司的要求,并判其败诉。长明公司不服,上诉到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法院认为,被告长明公司提出鉴定涉案的最关键证据请求合法有据,应予支持,故依法撤销原判,发回原审龙安区法院重审。
 
       有了司法鉴定,长明公司还是败了
 
       此案的焦点:原告何辉说“被告长明公司从未给付工程款”,被告长明公司说“已经足额付清,而且有证据”。

       双方各执一词,在这种情况下,证据就显得尤为重要。

       而且,被告长明公司坚决要求对何辉的收款签字和手印进行司法鉴定。在法庭上,当主审法官在众目睽睽之下,询问何辉是否同意鉴定时,何辉说所有收据都是伪造的,如果鉴定出来是何辉本人的,他全部认可(有庭审笔录为证)。

       于是,法庭通知何辉需要去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到达北京鉴定机构后,发现何辉按手印手指的指面破损,但为了查明真相,长明公司依然强烈要求何辉配合鉴定。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认为:何辉的手指伤情不影响鉴定的公正性。于是,对何辉的签名和手印进行了取样。
 
       最终,此司法鉴定在“分析说明”中写到“检材1至检材21与样本字迹5间相同特征表现在各个方面,综合评断,两者特征的总和属于本质特征性符合,反映出同一人的书写习惯。

       “鉴定意见”认为:“检材字迹1至检材字迹21所提供的样本字迹1至样本字迹5均是一人书写。”

       此司法鉴定一出,长明公司认为,此案有了铁的证据,一定会赢。但不知为何,龙安区法院在收到该鉴定意见后,令人不可思议地要对本案进行调解,被长明公司拒绝。
 
       随后,更令人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就在龙安区法院下达判决书的数日前,何辉突然主动到龙安区法院递交新的口供,内容是:我回忆起来了,长明公司陆陆续续给过我300多万元工程款。随后,龙安区法院也就将原来判决的770万元减去300多万元,第二次判决时判令被告长明公司给付何辉410万元。而且,在判决书中说“何辉签字的位置及字体并不相同,在真实性与本案关联性方面存有瑕疵。”  
     
       所以,虽然有了此司法鉴定,但长明公司还是败诉了。
 
       长明公司控告何辉涉嫌诈骗、虚假诉讼
 
       那么,何辉对此司法鉴定中的签字和手印是如何解释的呢?

       何辉在法庭上说:“签字、手印是我的,但内容不认可。”

       法官和长明公司的代理律师当庭询问何辉,那你为什么在那么多张收款单据上签字呢?何辉说:“我与长明公司的负责人是朋友关系,每次与长明公司吃饭喝酒,当我喝醉酒后,长明公司的人抓着我的手签字并且摁手印。”

       这合乎正常情理和逻辑吗?

       在2019年6月6日的采访中,记者也问过长明公司,为什么给何辉这么多现金,曾经是长明公司合伙人的刘双保、刘付堂兄弟说,我们工厂盈利的现金,我俩亲手交给何辉580万元工程款,其他支付的工程款来源于售房收取的现金。他俩在记者采访笔记上签字确认其所述的内容完全属实,并且按了手印。

       我国刑法第307条对“虚假诉讼”的构成是这样规定的“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妨害司法秩序,或者严重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
 
       根据此法律规定,被告长明公司认为何辉的行为属于“虚构事实”和“捏造债权。”于是在2018年8月左右到安阳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机关控告何辉诈骗、虚假诉讼。

       该分局,在进行取证调查了八个月后,即将作出结论时,国家下达了关于虚假诉讼案件管辖权的最新规定,于是,该分局将此案移交到龙安区公安分局管辖。

       而龙安分局在2019年5月20日下达不予立案通知书。两天后,长明公司向安阳市公安局提出复核申请,强烈要求追究何辉的诈骗、虚假诉讼的犯罪行为。
     
       长明公司代理律于若辰认为,根据目前的证据表明,何辉的行为涉嫌触犯了刑法规定的两个罪名,一是诈骗,二是虚假诉讼,属于刑法规定的竞合犯,如果查证属实,应当择一重罪处罚。

       记者问于律师的法律依据时,她说“因为何辉的主观目的是非法占有他人钱财,客观上采取了虚构事实、虚假诉讼的行为,符合犯罪构成要件。”

       2019年6月5日,经过安阳市委宣传部协调,记者到安阳市公安局了解情况,该局宣传处的张保华科长向法制支队介绍了情况,并将长明公司的控告信复印,转交法制支队领导,同时也将记者的联系方式留下,答应尽快给本社回复处理意见。

       6月21日,安阳市公安局法制支队办案人员将控告人长明公司法定代表人郝杰雄叫到本单位,以“本案重大、复杂”为由,书面下达了通知书,对何辉是否构成犯罪延期审查一个月。

       但7月中旬,长明公司却接到了不予立案的通知。这使长明公司不能接受。现在,龙安区法院执行局对长明公司的房产、账户进行了查封,对企业造成及其恶劣的影响及较大损失。

       为此,长明公司与其代理律师已经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有关部门进行控告,也收到了有关案件处理的反馈。

       本社在调查后,也将本案存在的疑点向中共安阳市委、政法委、纪检监察委等部门以公函的形式书面反映,希望有关领导监督办案单位依法慎重对待此案,明察秋毫,公正裁判。

       本社发函后不久,龙安区原审把到长明公司的负责人叫到法院,告诉其“可以申诉。”

       长明公司回答“选择什么方式维权,是我们的权利,我们愿意控告就控告到底。”

       记者手记

       2019年是国家全面优化营商环境的一年,各级司法、行政机关都全面落实习总书记讲话精神,依法保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而且,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在报告中指出:2018年“监督纠正1484起‘假官司’”今年将加大力度打击整治“假官司。”但在司法实践中,个别公安机关,往往以法院民事判决为准,只要法院判决胜诉,就“不予立案。”所以,部分虚假诉讼得不到应有的打击。
 
       “假官司”的横行与泛滥,违背了诚信诉讼原则,不仅损害受害人的合法权益,而且,破坏了司法的公信力,也给社会治安埋下隐患,本社对此案继续关注。(《法律与生活》 杂志记者)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