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查移卷近两年不诉,0元取保惹多方质疑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侦查移卷近两年不诉,0元取保惹多方质疑

本刊记者 佟 威

       曾因组织刑满释放人员及社会人员对村民故意伤害而入狱,后因涉嫌挪用资金、职务侵占、非法占用农用地及非法经营罪被立案侦查并被检察机关批捕,原河北金明基业集团(下称金明基业)董事长、河北金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金牛房地产)实际控制人王某廷于2018年5月20日被石家庄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并于同年6月25日经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河北省委常委、石家庄市委书记曾召开专项会议对其违法犯罪行为进行通报,并有多名官员因此受到处分。
 
       在召开专项会议后一年多的时间里,王某廷及相关涉案人员是如何处理的呢?近日,《法律与生活》记者来到石家庄市裕华区二十里铺了解相关情况。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石家庄市裕华区检察院不但未对该案进行公诉,石家庄市裕华区检察院不但未对该案进行公诉,反而于2019年6月4日以0元保证金为王某廷办理了取保候审。
 
       市通报的案件竟成“悬案”

       2018年5月29日,石家庄召开全市房地产项目问题调查处理情况通报暨作风建设教育警示会,通报了裕华区有关房地产项目问题的调查及处理情况,并依据《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条款,责成裕华区委、区政府向市委、市政府作出深刻书面检查,对石家庄市住建局、市国土局、裕华区政府及相关单位的25名责任人分别给予诫勉谈话、党内警告、党内严重警告、免职等处分。项目建设(开发)单位法人王某廷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刑事拘留。
 
(石家庄裕华区二十里铺居委会)
 
       据村民反映,金牛房地产实际控制人兼金明基业董事长王某廷、原二十里铺社区党支部书记兼金明基业总经理张某州、原二十里铺社区居委会主任兼金明基业董事杨某恒、二十里铺社区村民监督理财小组成员赵某林、二十里铺社区基建办主任兼金明基业副总经理张某波等多名相关涉案人员已全部取保候审。
 
       记者从石家庄市公安局获悉,公安机关早在2017年就已相继对王某廷涉嫌挪用资金、职务侵占、非法占用农用地及非法经营罪立案侦查,并向检察机关移交了案件。而蹊跷的是,石家庄市检察院在2018年6月25日对其批捕后,就没有了下文,更是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未提起诉讼,反而办理了取保候审,放出了看守所。
 
      团伙作案猖獗竟因保护伞强大?

       据公开资料显示,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在2017年12月30日做出【(2017)冀01刑终959号】判决:一、撤销河北省元氏县人民法院(2017)冀0132刑初132号刑事判决,即:被告人王某廷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二、被告人王某廷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
 
       此次,王某廷因村里项目招标,担心有人打扰,因此纠结谷某新、申某波(刑满释放)等多名社会人员,有组织、有预谋地对被害人张某实施殴打并造成人身伤害,被司法机关实施了刑事处罚。
 
       除此之外,二十里铺村民老张还告诉记者:“2013年7月29日,在位于东二环以东,九龙湾小区的施工现场,因小区手续不全并且占用村民未征收土地,导致村里五六百人集体出动阻止施工,经王某廷授意,张某州具体操作,雇佣了几百个黑社会人员,对我村民大打出手,打伤多人,住院四人,并且打砸车辆,此事件至今还能从网上查阅到当时的图片和报道。但是村民数次报警,裕华分局拒不立案和受理。这只是冰山一角,诸如村民杨某兄弟四户在没有签订拆迁协议的情况下房子就被强拆、张某被王某廷纠结社会人员殴打,裕华相关部门视而不见,都是在四五年后才被立案侦查。在王某廷通过选举成为金明基业董事长后,就将村里的财务和公章等搬到自己家里办公,对村里的事情进行实际操控,侵占村集体财产和耕地。这些事情我们村民报警数十次也没人理我们,然后我们逐级上访、到扫黑办报案,最后上访到国家信访局也没有给出个说法,都不了了之了。”
 
       据了解,2014年至石家庄市公安局对金牛房地产立案侦查,金牛房地产在没有任何手续情况下占用二十里铺集体土地开发的“九珑湾”项目,已经对外销售房产370套,涉案金额超过9670万元,但是村民和购房者迄今为止都没有见到房子。另外,该项目非法占用二十里铺社区耕地超过12亩,造成耕地大面积毁坏,期间土地部门在2013年、2014年和2016年对该公司多次处罚,但收效甚微。
 
       据知情人士透露,2015年3月,王某廷作为金明基业董事长和二十里铺社区实际控制人,利用职务之便,伙同张某州、张某波等社区干部,侵吞二十里铺社区集体资金1340万元,期间虽有村民一直反映,但均未得到相关部门重视。2018年三四月份,王某廷更是利用职务之便,将二十里铺资金4000万元转入自己实际控制的石家庄建业工程有限公司,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另将1000万元转入其实际控制的石家庄市金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用于日常经营。
 
      7月14日,记者多次拨通王某廷电话了解村民举报的相关问题,但接通后都被挂断。
 
      二十里铺几个村民无奈地对记者说:“王某廷在村里就是个土皇帝,他手下的二张三赵等人都跟着他赚得盆满钵满,通过贪污腐败和虚包工程等手段,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谁阻挡他的财路他就雇佣黑社会人员进行打击报复,现在连以前举报他的人员看他好端端地被放出来,都不敢举报了。王某廷上面有很多领导保护着,就连市领导亲自批示和点名批评的项目,以及处理了那么多干部以后,王某廷还能不被诉讼并且办理取保候审,说明他的保护伞还是很强大的。”
 
       取保候审遭多方质疑

       石家庄市召开专项会议强调的案件为什么被办案的司法机关束之高阁了?难道其背后真的隐藏着强大的保护伞?涉嫌多项犯罪、涉案人数众多、金额超过亿元的大案,为何久悬不诉而涉案人员全部取保候审?
 
       7月9日,《法律与生活》记者来到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以了解村民反映的情况。

       在裕华分局门口,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工干警在留下了村民举报材料后,直接把记者推到了石家庄市公安局,称市局答应接受采访才可以。而在石家庄市局工作人员的答复中,对村民数十次报警不立案的情况只字未提。
 
       随后,记者来到裕华区检察院了解王某廷取保候审相关情况,不出所料的是,区检察院将记者推到了市检察院,市检察院又将记者推到了省检察院,最后裕华区检察院的一位赵姓工作人员答复记者称:“案件正在办理,不便接受采访。”
 
       对此,北京伟基律师事务所主任吴荣栓认为:“取保候审一般适合量刑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范围内的刑事犯罪,如果是团伙犯罪,要在不串供、不危害社会的前提下,有保金或担保人的,由司法机关自己掌控,但涉案数额巨大的,一般不允许取保候审。”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中心研究员、北京都城律师事务所主任桑圣元认为:“取保候审作为一种强制措施,适用于罪行轻微的刑事犯罪案件。王某廷涉及众多犯罪罪名,涉案人数众多,检察机关办理取保候审尽管符合法律规定,但综合考虑欠妥,尤其在公安机关移送已近两年的情况下,未作公诉或者不诉处理,明显违背法律规定,检察机关已涉嫌渎职失职,相关部门应当依法追究责任人员的法律责任。”
 
       目前,提出种种质疑的二十里铺村民仍在翘首以盼,盼望相关部门不久能给出令他们信服而心安的结果与答案。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