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亿元酿成苦咖啡:七大法学家质疑的马少华案久审未判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23亿元酿成苦咖啡:七大法学家质疑的马少华案久审未判

本刊记者  李漠  薛京

        经中央电视台、《法制晚报》、《民主与法制》杂志等媒体报道,在国内轰动一时的马少华等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案,自2017年12月在贵州凯里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至今已16个月,但仍未判决,是创新的消费者集体经济模式——合法众筹?还是非法传销?仍无定论。
 
        2016 年6月,贵州黔东南州公安局远赴1000公里之外的北京、杭州两地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马少华及其经营团队进行抓捕,并对其公司账户内近3亿元“用于生产经营”的资金予以冻结。7月,凯里市公安局将其逮捕。2017年4月,凯里市检察院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马少华等19人提起公诉,直至7月底,凯里市法院决定立案,而“6000余名”投资人却为马少华鸣冤,江平、高铭暄、陈光中、张明楷、陈卫东、陈瑞华等中国著名的民法、刑事和诉讼法学专家则认为:现有证据材料不足以认定马少华及其团队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现有证据材料也不能认定凯里市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
 
        “这是合法众筹,不是违法犯罪”  

        “马少华他们搞的是与直销、传销截然不同的创新的消费者集体经济模式——合法众筹,而不是非法传销!”2019年4月7日,马少华的家人冯青平激动地对赶到凯里进行采访的《法律与生活》记者说。
 
(马少华家人冯青平向记者介绍情况)

        据冯青平介绍, 1988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的马少华毕业后又攻读了硕士及博士,曾任多家大型公司管理咨询专家组组长,主持过很多重大课题。2010年8月12日,他成立了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方财星公司)。2015年在全国开办连锁的咖啡茶艺屋——“因为所以咖啡茶艺屋”。他还觉察到新能源汽车产业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和前景,就并购了天津的电动物流车工厂和四川乐山的新能源客车工厂,成立了国宏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他的思路是通过发起的咖啡茶艺屋消费众筹,在全国各地设立“因为所以”咖啡茶艺连锁屋。购4.5万元一张消费卡的会员不仅可在全国任何一家“因为所以”咖啡茶艺屋进行餐饮消费,还可以分享咖啡茶艺屋本身的部分利润,以及分享咖啡茶艺屋投向电池厂、汽车厂等实体企业所产生的部分利润。案发前,马少华在全国已经开办了70余家咖啡茶艺连锁屋,还有几十家正在筹备中。他们还收购了南疆农产品冷藏仓储的公司,创办了试图让广大农村地区农产品与一线城市消费者进行对接的国宏普惠电子商城。
 
       “短短两年间,马少华他们创立的国宏金桥基金就获得广泛的认可,私募基金出资人及咖啡茶艺屋购卡人近3万人,所筹资金除保障咖啡茶艺屋正常经营外,投资到了新能源汽车、新能源电池、冷链物流、电子商务等实体项目里。”冯青平称。
 
        “但这一切都在2016年6月14日戛然而止。”冯青平说。

        “这一天,黔东南州公安局远赴北京、杭州,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将马少华等经营团队35人抓捕,还对公司账户内近3亿元用于生产经营的资金予以冻结。7月,凯里市公安局将马少华等人逮捕。2017年4月,凯里市检察院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马少华等19人提起公诉,但直到7月底,凯里市法院才决定立案。”冯青平说:“其实,该法院也没有管辖权。关键是马少华团队不是传销,而是创立了与直销传销截然不同的新型的消费者集体经济模式。在这种模式里,有高达64%的静态投资人,他们在投资之后完全没有发展他人的行为,而其他人也只是零散地向亲属推荐项目。投资人更为关心的是项目的进展,而不是发展人员的奖励,因为有优质的实体企业的发展壮大保障他们未来的投资收益。这种模式的总销售佣金不超过30%,由于5年内不分红且无利息支出,比其他民营企业借高利贷月息2分3分负担轻得多。”
 
        “众多投资人为马少华鸣冤”

        为马少华提供辩护的北京市大禹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关于收到国宏项目投资人来信情况的统计说明》中,有这样的表述:本所共收到来自全国128个地区的6141位投资人联名信件,信件内容均表达认可公司的经营理念,相信公司的市场前景,自愿参加国宏众筹项目,投资人认为中科泰能拥有新能源汽车电池领域内15项重大科技专利,在其领域内处于领先地位,在全国已经建设数个生产基地,生产的电池性能优越质量稳定,产品的市场前景广阔,并且被天津市滨海新区科学技术委员会认定为63家天津市市级高新科技企业之一,国宏汽车是天津市重大招商项目之一,受到当地政府的特别支持,其产品已进入工信部公告目录,产品的质量、销售都处于全国领先地位,具有非常良好的前景。2017年12月在贵州凯里市法院对马少华等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审开庭过程中,本所律师将上述信件作为证据予以提交。
 
       查阅来自陕西安康市、甘肃嘉峪关市等地的北京中科泰能、杰丰果业、国宏基金“投资人”的请愿书 ,记者看到多人签名为马少华鸣冤请愿。
 
       记者向冯某义等进行了求证。他们均向记者表示,请愿书上的签名为自己自愿所签。

       投资12.5万元的冯某义还激动地说:这么好的项目,搞成这个样子不可思议!

       法庭激辩

        2017年12月11日,凯里市法院正式开庭审理马少华等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案。

       据《法制晚报》相关报道,公诉人指控马少华等人租用国宏大厦作为办公地点,虚构拥有“高能镍碳超级电容电池”技术、研发“国宏汽车”等对外进行虚假宣传,成立中科泰能公司吸纳资金,启动北京国宏金桥财星创业投资中心以私募股权的名义“融资”,以东方财星作为基金管理人,采用“双区发展、多层次奖金分配”的模式诱导会员,实现“奖金”利益最大化。起诉书还显示,该组织以中科泰能“高能镍碳超级电容电池”项目是国家发改委项目、在全国各地有10余个生产基地、市场前景好、上市后就能获得10至50倍回报为噱头,在全国各地组织召开项目投资说明会、推介会等进行虚假宣传。因内部利益冲突,2015年年初,马少华终止国宏金桥私募基金,利用“因为所以”咖啡茶艺屋作为宣传平台进行“融资”。经鉴定,截至案发前,该传销组织共计发展会员29449人,组织结构共41层,吸收资金23亿余元。律师辩称,所有的投资实体是真实的,在“高能镍碳超级电容电池”、“新能源汽车”、“冷藏仓储物流”等领域拥有大量专利技术,部分专利是从一位周姓院士的手里受让而来的,有专利文件佐证。涉案资金全部投入实体,案发前生产新能源货车3000余辆,没有转移或挥霍,不构成传销犯罪,而是一种众筹行为,是商业模式创新。
 
        据《民主与法制》杂志相关报道,辩护律师始终认为凯里市法院不具有管辖权。在庭审中,证据清晰地显示马少华经营管理的公司注册地、经营地均不在凯里市,所有购买“因为所以”咖啡茶艺消费卡的29449位会员没有一位是在凯里市签订合同或者打款缴费,没有任何一位被告人的居住地在凯里市。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法院管辖。如果由被告人居住地的法院审判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被告人居住地的法院管辖。”本案与凯里市没有任何关联性,且凯里市法院也没有获得任何上级法院的指定管辖。

        “拥有管辖权是司法公正的前提,凯里市公安机关在完全不具有管辖权的情况下,强行管辖的目的,就是通过将本案办成传销案而将冻结的3亿元现金罚没至凯里市财政!”马少华的辩护律师李逊称,“我们同样质疑没有管辖权而强行审理本案件的凯里市法院的目的!”

       专家意见:现有证据材料不足定罪

      2017年8月,江平(著名法学家,现任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最高人民法院特邀咨询员等职)、高铭暄(新中国刑法学的主要奠基者、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名誉院长、博士研究生导师)、陈光中(新中国诉讼法学奠基人之一、最高法特邀咨询员、最高检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张明楷(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最高检公诉厅副厅长等)、陈卫东(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最高检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等)、陈瑞华(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国家检察官学院教授、中国诉讼法学研究会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委员、最高检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等)、李奋飞(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法学会案例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等专家就马少华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一案涉及的相关法律问题进行了认真研讨,并形成了如下专家意见——
 
        凯里市法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也不宜指定该院管辖。《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如果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审判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但是本案中,无论是犯罪地还是被告人的居住地均不在贵州省黔东南州凯里市。从现有证据材料来看,马少华的户籍所在地、经常居住地以及其所领导的所有集团公司注册地、经营地、主要募资地均与贵州省黔东南州无关。《起诉书》指控的全部 19 位被告人的居住地均不在黔东南州。本案涉案企业的总公司在北京,生产型企业在新疆、天津等地,募资团队主要在杭州。公安机关在整个侦查阶段的侦查活动均属于无管辖权的违法侦查;凯里市法院违反《刑事诉讼法》规定,超期羁押、剥夺被告人辩护权。

        认定马少华及其团队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证据不足。《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规定落脚在“骗取财物”,同时考虑到该罪名衍生于二百二十四条合同诈骗罪,可见对于非法占有的认定是指控该罪的基础要素。马少华等人是否骗取财物,或称其是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实施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行为,是正确认定本案的关键,但显然起诉书对于关键事实存在错误认定和模糊认定。中科泰能镍碳电池的研发生产、国宏汽车集团的生产、销售等项目都是真实存在的,说明本案中不存在“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通过投资虚假项目募资的情况。起诉书中关于马少华等人投资实体项目为虚假的认定是错误的。本案中的部分情况确实与国务院《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的相关规定相符,但是起诉书没有准确区分经营型传销和诈骗型传销,仅抓住层级结构这一特点就认定构成犯罪,而不去辨析扣除融资成本是否能够支撑实体项目运行,模糊销售业绩计酬和发展人员数量计酬这一根本,导致错误认定。

(中国著名的民法、刑事和诉讼法学专家出具的《专家论证意见书》)
 
        凯里市公安局:等判决结果出来再说

       为求证马少华一方所反映的问题的真实性,2019年4月9日,记者来到了凯里市公安局。

        出示记者证、单位介绍信后,记者表明来意。

        政工室的陈主任和政工室宣传组的黄组长接待了记者。

        陈主任告诉记者,案子已经到了法院,等判决结果出来再说。
 
        凯里市人民法院:庭审时已对管辖权进行答复

        带着需要求证的问题,记者来到了凯里市人民法院。

        办公室的毛主任接待了记者。

        记者请她请示法院领导就相关问题予以回应。她请示之后告诉记者,接受媒体采访须经市委宣传部批准。记者告诉她江平等专家进行论证给的结论是凯里市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记者请她联系领导对此予以回应。 她说等请示之后再予以答复。

        此后,她告诉记者,在庭审时已经对管辖权进行了答复,以此为准,另外,案件正在审理中,不方便接受采访。

        究竟是创建了与直销、传销截然不同的新型的消费者集体经济模式——合法众筹?还是违法传销?让我们对凯里市法院对马少华团队的判决结果拭目以待。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