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能再偷400天”,论:应收紧“小恶魔”们违法犯罪的法治缰绳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还能再偷400天”,论:应收紧“小恶魔”们违法犯罪的法治缰绳

  《法律与生活》综合报道,“还能再偷400天”。两名14岁少年,在多地盗窃作案40余起,涉案价值20多万元,被警方抓获时说的一句话,引发了网友的讨论。

  1月13日夜,犯罪嫌疑人石某(男,14岁)、孙某(男,14岁)窜至安徽省来安县某手机店内,撬开卷闸门入室盗取店里柜台各种手机共计25部,价值4万余元。

  据民警了解,两名嫌疑人长期无人管教,流窜于浙江、湖北、江苏、安徽等地入室盗窃,赃款用于高档场所挥霍。二人曾被多地警方抓获,均因年龄不满16周岁被释放。据石某交代,有一次偷了70多部苹果手机后,却因年龄没有被处理,于是胆子越来越大。两人曾被多地警方抓获,均因不满16周岁被释放。

两名14岁少年盗窃20万元手机被抓:我不满16岁还能再偷400天

两名14岁少年盗窃20万元手机被抓:我不满16岁还能再偷400天

两名14岁少年盗窃20万元手机被抓:我不满16岁还能再偷400天

  不得不说,这两个少年很“懂法”。根据《刑法》,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只对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等八种特定的犯罪负刑事责任,而盗窃犯罪并未包括在内。就算盗窃次数再多、数额再大,也不会进入追究刑责的范围。

  退一步说,就算过了400来天,他们达到了因盗窃犯罪追究刑责的入罪门槛,《刑法》上也有特别的宽宥,“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这里的“应当”意味着,司法机关必须无条件地“网开一面”,在法定量刑幅度的下限处罚,甚至是降低法定刑格。

  可能有人会说,判不了刑,至少还能给予治安处罚吧?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盗窃“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有严重后果的还应“从重处罚”,类似这种盗窃案值达20余万元的情况,行拘15天并不为过。

  但是,《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对于“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违法者,“应当给予行政拘留处罚的,不执行行政拘留处罚”。也就是说,对于这些犯下严重罪行的未成年人,也有宽待,甚至不会失去人身自由,最多也就是罚几个钱。

  当然,从法律上讲,还有“兜底措施”。比如,《刑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有明确规定,“未成年人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他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严加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依法收容教养”。

  据了解,目前两名嫌疑人正在指认现场,随后或将通知其家长带回管教。

  问题是,如果对不良少年的家庭监护管教真的管用?未必有效果。综合案例来讲,几乎所有的低龄犯罪儿童背后连带着一个不幸的家庭环境,这些孩子疏于管教,才会在年纪轻轻就走向犯罪的道路。

  至于政府收容教养,也就是送工读学校,但众所周知的情况是,这类特别教育机构寥寥可数,全国仅67所。

  大概正是看到了“法律不能奈我何”,这两名14岁少年才敢这么猖獗。在现实中,从立法上的多方宽宥,到司法、执法上的软弱乏力,再到矫治教育的形同虚设,形成了未成年人违法犯罪防治的“真空地带”。

  因而“小恶魔”们在犯罪得不到法律制裁的情况发生时,我们的舆论经常走的路径就是呼吁降低承担刑事责任的年龄,不让法律成为“小恶魔”的“保护伞”。平心而论,应对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固然要考量到这个群体心智上的不成熟,采取有别于成年人的措施。

  面对作恶少年“无可奈何”,不应是法治社会的常态。之前,公安部在修订《治安管理处罚法》征求意见稿中,将行拘执行年龄从16周岁降低至14周岁。从长远看,包括《刑法》《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是否也应因势调整,值得探讨。

  “宽容”一旦向前一步,就有可能变成“纵容”,尤其是在明知有年龄优势而作恶的“小恶魔”们,他们给受害者伤害会更大。无论如何,收紧遏制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法治缰绳,让正义尽快回归现实,不可或缺。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