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拆投诉中的“尴尬一年”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强拆投诉中的“尴尬一年”

山东青岛市李沧区涉事企业群众遭遇维权困境

本刊记者/邓秋军
 
        近日,《法律与生活》杂志社收到青岛市城建集团(以下简称“青岛城建”)宋德利的信访投诉,反映其在2017年12月29日李沧区政府违法拆迁中,遭遇区征收办、城管等组织的近20人不明身份人员殴打围攻,造成二级轻伤和精神伤害。时近1年,权属单位信访投诉无果,伤人案件毫无进展,受害权益无人问津,投诉举报陷入“有诉求、无回应”的尴尬局面。2018年9月26日,本刊派记者赴青岛实地采访,客观还原事件始末,报道案件事实真相。
 
\
拆迁现场
 
 
        市定补偿标准“打折扣”
        权属主体权益“被打折”

 
        2012年7月,青岛地铁3号线工程建设需动迁位于四流中支路(现大同南路3号)的中国对外建设青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外建设”)11号糖库、“青岛城建”10号糖库。本该顺利进行的拆迁补偿,却因李沧区政府房屋征收办公室在实施方案、执行标准中“另行一套”,让相关企业主体合法权益蒙受巨大损失,历时6年至今尚未解决。
        任意裁决建筑权属性质。记者发现,《青岛市轨道交通3号线车辆段建设工程非住宅补偿安置方案》第9条明确,非住宅征收补偿标准“以房地产评估机构在评估基准日所评估的本征收区域新建同类非住宅商品房销售价格为准”。“青岛城建”10号糖库、“中外建设”11号糖库作为非住宅,其征收补偿理应按市场价值予以评估补偿。而2017年11月2日李沧区房屋征收办向“中外建设”出具的非住宅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中,不是按照市场价值予以计算补偿,而是按照无权属证明的房屋进行认定补偿。同时,搬迁补助费按照无权属登记的每平米300元标准计发,而不是以500元/平米的标准。2018年9月26日,记者查看“中外建设”所属房屋相关法律文书,其中青岛市规划局(2000)建字第254号建设工程规划施工许可证、青岛市建委的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主体结构工程质量验收备案报告等一应俱全。显然,这两个建筑面积均为1600平方米的储备糖库属合法有效建筑。
        随意设定拆迁补偿标准。按照市里3号线补偿方案,非住宅房屋停产停业补偿按60元/m²•月的标准、一次性计发10个月,而对“青岛城建”“中外建设”的两个糖库,区征收办却按400元/m²一次性发放,让企业每平方米损失200元补偿费;市补偿方案按1000元/m²的标准给予综合性补助费,而该区征收办却按200元/m²一次性发放,让企业每平方米损失800元补助费。与此同时,征收办以无权属登记为由,按300元/m²标准计发两个糖库的搬迁补助费,而不是以500元/m²的标准计发。
        恣意变更主体建筑性质。记者了解到,12号糖库是一处通过批准规划、已建成地基和部分墙体的未完成建筑,因最初产权方未能按期给付工程款而未建设完毕。而李沧区房屋征收办及其评估公司将其认定为建筑附属物,按照200元/m²标准,补偿金额仅为人民币30余万元,不足以支付该公司当年建设该地基和部分墙体的工程费用。采访中,公司员工认为,建筑工程尚未完工,完全可以适当下调补偿补助标准,但不应“想当然”地将未建成的建筑,简单划作附属物处理。
 
        未见拆迁通知遭遇“强行拆迁”
        涉事相关部门现场“不动声色”

 
        采访中,“中外建设”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2012年7月到去年底,历时5年公司从未收到被征收的相关决定通知,也没有收到任何正式评估报告。公司担心糖库出现非法强拆,只好雇人看管房屋,造成额外开支30万元。
        突发强行拆迁。2017年12月29日,“青岛城建”资产管理中心主任兼房屋管理公司的总经理宋德利接到消息,“青岛城建”第10号糖库及“中外建设”11号库正被强行拆除。9时左右,宋德利与同事赶到现场了解处理,却遭到现场征收办、城管人员围堵,阻止他们进入自有房屋。在反复向现场城管工作人员表明身份、表达意愿时,李沧区征收办、城管部门竟召集近20名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围攻殴打宋德利及同事高明半小时之久。据现场目击者告诉记者:“当时工地上乱成‘一锅粥’,他们抢夺摔碎宋德利手机并扔进水坑,然后进行推搡围殴……”
        城管现场隐身。宋德利告诉记者,在强拆当日的早晨7点多,负责看管房屋的3名“中外建设”工作人员的手机就被不明身份人员抢走,并遭到非法拘禁达5个小时。宋德利等人到达现场协调处理时发现,区征收办负责人孙某、区地铁办、公安、城管部门数十人均在强拆现场,还有城管人员在摄像(摄像人员胸牌编号X90355),另有编号为925235、096235、X03101等城管20余人。当遭受不明身份人员的围攻时,宋德利等人向在场城管和警方人员求助,得到的结果是“置之不理”,没有任何人出面制止不法行为。
        强拆导致轻伤。宋德利为维护集团合法利益遭到殴打,从9点开始多次拨打110报警,却没有警力出现。直至上午11时,振华路派出所110警车才赶到现场,此时距案发已经1个多小时。宋德利及其他人接受警方询问笔录后,到医院检查发现,颈、脑、背等多处部位挫伤外,右脚第2—4三个脚趾骨折。记者看到2018年1月16日青岛市公安局李沧分局关于宋德利伤情《鉴定意见通知书》(青沧公(振)鉴通字〔2018〕019号),确认宋德利2017年12月29日被殴打损伤属轻伤二级。
 
        否认强拆坚称“无冲突”
        立案侦查还在“进行时”

 
        从2017年12月29日强拆至今,宋德利投诉几近1年时间,企业和个人权益都没有得到妥善处理。为此,记者先后来到涉事的李沧区建设局房屋征收办、城管局和市区两级警方了解情况。
        缺乏手续要件,否认违法拆迁。9月27日,记者来到李沧区建设局房屋征收办,采访了综合科刘科长和征收项目负责人王某、法律顾问魏律师等人,得到与“中外建设”“青岛城建”和宋德利等相关知情人举报事实截然不同的内容。魏律师说,地铁征地2011年启动,2010年就进行调查摸底等前期工作,补偿方案已经落实,根本不存在非法拆迁问题。当记者数次要求出示涉事地块拆迁许可证或拆迁通告或公告时,魏律师以相关法规制度变更不需要拆迁许可等理由,没有提供任何合法有效的手续要件。
        否认强迁冲突,坚称“风平浪静”。对于拆迁当天是否有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施暴的问题,魏律师回应记者说:“拆迁工作有黑社会参与也不可能,因为现场也有公安。”9月27日,记者采访李沧区城管局参加涉事拆迁的现场负责人王某某副局长。王副局长同样告诉记者:“现场除了征收办工作人员、城管局工作人员和警察之外,没有其他人”,声称“没有见到现场发生肢体冲突,一直都风平浪静”。对于拆迁时是否有执法录像的问题,王副局长解释说:“带了执法记录仪,但认为不会有什么冲突,就没有打开记录仪。因为之前征收办说补偿都已经到位,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记者发现,魏律师和王副局长的情况介绍,不仅与当事人的反映存在很大出入,与出警笔录和案件调查情况也大相径庭。
        立案尚未破案,案件正在侦查之中。今年8月,“青岛城建”向振华路派出所询问案件进展,分管治安的副所长孙某回答:“正在侦查当中,现场虽然有城管人员摄像,但城管不提供现场录像资料……”9月26日,记者来到李沧区公安分局采访,被告知必须由市公安局批准。9月27日,记者来到青岛市公安局调查采访,该局宣传处石警官在履行汇报、联系等规定程序后回复记者:“我们问了李沧分局,这个案子目前还没有调查结论。”石警官告诉记者,因为这个案子涉及拆迁问题,另一方是政府行政部门,什么时候结案现在不好说。10月13日,记者再次致电询问进展情况。石警官表示,等案件有新的进展,会及时告知记者。但截止发稿前,本刊仍未收到青岛方面的任何信息反馈。
记者就此强拆事件采访了北京万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卫洲律师,他表示: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等相关规定,政府实施房屋征收的,应当依法作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并公告,在作出征收决定之前作出征收决定的市县政府应当组织有关部门对未经登记建筑进行调查认定和处理,认定为合法建筑或未超过批准期限的临时建筑,应当依法给予补偿。未经登记建筑如果被认定为合法的,其补偿标准应当参照有证房进行补偿。
        我社将继续关注并追踪报道案件进展和最终结果。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