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3.9万找“熟人”买科勒卫浴,反被“套路”钱货两空! - 聚焦维权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维权 >

花3.9万找“熟人”买科勒卫浴,反被“套路”钱货两空!

        如果一位“熟人”带你去科勒的门店选购卫浴产品,还能给你特价,这个机会你会不会去看看?

如果看到科勒门店导购称呼其为“罗总”,还在其授意下为消费者核算产品价格,列清单,并给出3折优惠,你会不会心动呢?

如果“罗总”在店内让你用pos机刷卡缴费,并给你盖了所谓科勒的“章子”你会怀疑章子是假的吗,pos机是个人的,罗总跟科勒毫无关系吗?

今年5月,西安市民隋女士就被这一系列熟练的销售流程给“套路”了,并 交了3.9万元卫浴订购款,之后,至今没有收到货,货款也要不回来。

多次催促不发货,原来货款在不知情下给了私人

8月26日,华商报家居热线接到隋女士投诉,说3.9万元买科勒卫浴,四个月迟迟收不到货,货款也要不回来。

隋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我今年装修,听熟人介绍说他们之前通过科勒内部的人可以搞定特价,于是就给我介绍了一个科勒公司叫‘罗辉’的人。五一节的时候我给罗辉打电话,他说他在科勒卫浴的南二环店,让我去那个店里选东西,于是我5月3日下午到了那个店。

随后罗辉就来到了该店面,店里的店员都叫他罗总,我想这这人应该是科勒的一个领导。选完产品后,该店店员‘麻锦’给我写了一个‘科勒产品方案’清单。随后罗辉给店员说‘小麻给打个折,按三折算’,麻锦最后给我算了39192元。算完之后,罗辉说按科勒的规定特价产品要先交全款。

 

 

科勒门店店员“小麻”给隋女士列出的价格清单

我说我到商场收银台去交钱,罗辉说‘你看都8点了,商场都下班了,你先把钱交到店里,明天我替你交到商场’。于是我在科勒店里的POS机里刷卡交了全款。罗辉给我写了个收据,盖了科勒卫浴的章子,产品清单上也盖了章子。

 

 

“罗总”给隋女士开出的收据以及“科勒盖章”

“谁知我把钱交了之后,就陷入了‘噩梦’。过了几周后我问店员麻锦什么时候可以送货,她就一直说没有接到罗总通知,随后多次催促一直都是这样回复。我又问罗辉,他说他尽快让麻锦安排送货。反复多少次,一直到7月也没有给我送一件货。后来我到科勒店面去要货,店员却告诉我罗辉没有把钱给他们。

我说我不是把钱交给你们店里了么?店员告诉我我刷的是罗辉带来的POS机,不是店里的。我说罗辉不是你们老总吗,他们说不是,是科勒另外一个代理商的人,经常给他们店里带单子。我就彻底蒙了,原来是罗辉私人收了我的钱。可是这事就发生在科勒店里,我质问店员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他们不说话。”

隋女士在接下来的日子,反复给罗辉沟通,罗辉一会说给发货,一会说给退钱,却迟迟没有结果。

 

 

“罗总”表示尽快给隋女士发货,但至今没有收到

科勒店员称未见隋女士刷卡,罗辉只是老顾客

隋女士见迟迟要不回货款,便将此事投诉到商场办公室。隋女士说:“商场的人把科勒店员叫到办公室了解情况,店员也如实汇报了情况,商场说会帮助协调,商场还建议我报警。我还给科勒总部的售后反映了情况,他们也说调查,但是也没有结果。

科勒和罗辉到现在也没有给我解决问题,我也不知道这事到底该咋办了。我自己通过科勒其他店面的人了解了一下,科勒在西安有两个代理商,一个叫保利行,一个叫北京建贸,罗辉是保利行的前员工,现在离职了,我选产品的店是北京建贸的。

罗辉经常以科勒内部人的名义给他们介绍客户拉单子,罗辉欠了很多人的钱还不上,估计是拿了我的货款补了其他窟窿,现在没钱给我发货,也没钱还我。但是这事发生在科勒,他们应该给我一个说法。”

8月27日,华商报记者来到科勒卫浴南二环店了解情况。店员麻锦告诉记者,罗辉只是他们的一个老顾客,经常在他们店里拿货,每年都拿几十万,和罗辉只是合作关系,至于罗辉是做什么的他们并不清楚,店员称罗辉是罗总只是尊称不是他们领导。

隋女士是罗辉带来,是在他们店里选过东西,产品清单也是她书写的,但隋女士手里的收据并不是他们店面的,也不是他们店开具的,至于隋女士在店内刷卡的事情,他们没有看到,也不知情,店里也没有监控,无法证实隋女士是否在店内刷卡。收据上的科勒卫浴条形章子,也不是他们店里的。店员称他们也是受害者,他们并没有收到货款,所以无法给隋女士发货,建议隋女士跟罗辉沟通,或者选择报警。

 

 

 

隋女士与科勒店员“小麻”的聊天记录

隋女士认为科勒店员说谎:“那天刷卡是晚上,就他们两个店员和罗辉,我刷卡他们都在跟前,怎么现在推得一干二净,而且当时在商场办公室反映情况时店员并没有否认这一点。我每天都给麻锦发微信要货,如果她不知道此事,肯定会说我们没收你钱,为什么找我要货,可她一直在说罗总还没给她安排,就是不提钱的事。他们这是在推卸责任,把自己摘干净。罗辉在他们店里私收款,他们为什么不制止,冒充科勒人员还私盖科勒章子他们为什么不管?”

目前此事,仍未得到解决,华商报记者致电罗辉,语音提示已经停机,致信科勒卫浴中国总部,截止发稿时,尚未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消费提醒:钱款要交至商场收银台

隋女士之所以维权困难,是因为没有签署购物合同,钱款也也交给了私人,收据没有商家的公章,也没有商场的公章,商家和商场的责任就很难认定。同时,提醒广大消费者消费者到商场购物时,所有购买行为,钱必须交到商场统一收银台,不能私自交给商户或个人。不要轻信熟人关系,即便通过熟人介绍购物,也署有商家公章或商场公章购物合同,索要正规发票。

大多西安的家居商场都有统一收银制度,首先消费者要到商场指定的收银台交费,其次正规的商场定销货单一定要有消费者签字、商户签字或盖章以及商场加盖的售后服务章和统一收银章,方可生效。定销货单上会明确标注品牌名称、产品型号、尺寸规格、数量价格和送货时间。定销货单一式四联:商场联、顾客联、商户联、配送联,消费者要详细检查定销货单上的各项信息并保存好顾客联凭证,才能在必要时要求商场进行售后处理,维护自身消费权益。

记者说话

此事的大体脉络已经很清楚:罗辉冒用科勒工作人员,在科勒店内私收了消费者货款,货款没有转交科勒,所以科勒不发货。业主去维权,科勒店员为“撇清”责任,称没看到业主在店内刷卡,也不承认罗辉科勒前员工的身份。科勒商家和商场自知难以处理此事,都建议业主去报警。

那么此事的发生,科勒和商场有没有责任呢?有人冒用科勒身份在店内交易,并加盖科勒章子,科勒店员不仅没有制止,也没有告知消费者,并配合开具了产品清单和报价,一句没有看到消费者刷卡就能撇清责任吗?店员的这些行为是否符合科勒员工的工作操作规范?科勒有没有管理责任?

罗辉在店内阻止业主把钱交到商场,科勒店员并没有制止,这符不符合商场统一收银制度对商户店员的要求?商场对承租商户的店员的营业行为有没有要求?商场有没有监管责任?

此事固然罗辉是主要操作人,但此时就发生在科勒和商场,作为两级管理者,对此事有没有责任,我想每个消费者心里都有一杆秤。

撇清责任很容易,但想撇清消费者对你的品牌认知很难!决定企业能走多远的,有时候不是产品,而是担当。

文章来源:华商报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