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教师失联寻回,公众有无知情权?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成都教师失联寻回,公众有无知情权?

唐立明
 
       事件回顾
 
      据媒体报道,2019年9月16日,成都一名26岁的女教师余某某无故失联,其母亲表示女儿是在当日替学校送材料到教育局的过程中失联,当晚进入地铁站后就没了消息。之后,社会各界人士积极参与转发余某某亲属发布的寻人启示,警方全力以赴进行侦查。
 
 
       五天后,余某某在甘肃省天水市被警方找到。社会公众得知余某某平安的消息松了一口气,但他们也迫切地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对此,余某某家属拒绝谈细节,并表示不希望被打扰,相关部门也未就此事相关信息进行公开。对于余某某家属前后态度,一时间喧嚣尘上。
 
       有的网友认为余家人不负责任。在事件发生时,余某某家属一边毕恭毕敬请求社会公众援助,一边给警察、学校和教育局施压。事后,家属面对社会公众的疑问就露出私事不便透露的姿态,可谓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其对社会公众缺乏最基本的尊重与真诚。
 
       而且,余某某作为一个成年人,非因被劫持等意外失联,凭个人一时任性一走了之,不仅对其自己不负责任,而且对家人更是缺乏责任感。
 
       为此,笔者将对此事件中法律问题提出以下几点意见。
 
       法律解读
 
        解读1  明确余某某失联事件中的责任人
 
       余某某的亲友在发布的《寻人启示》中提及女儿是在替学校送材料到教育局的过程中失联,但此举是否有意将学校及教育局归为责任方也未可知。笔者认为,在余某某工作期间,学校作为用人单位虽然对员工余某某负有安全保障义务,但这种义务仅为一定范围内的注意义务。
 
        在本事件中,余某某属因公外出,已超出学校履行安全保障义务之合理范围,余某某个人应注重保护自身人身及财产安全。因此,对于余某某的失联,在未查实存在学校、教育局或其他第三方对余某某实施侵权行为时,学校、教育局无须承担任何责任。
 
       另外,根据媒体报道信息,余某某本科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后留学英国,目前担任教师。亲友称余某某和家里关系很好,不存在吵架离家出走情形,同时亲友还否认了余某某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那么余某某作为一名成年人应为自己的失联行为负责。
 
       解读2  搜寻工作所消耗的公共资源(如搜救费)的责任承担
 
       继北海涠洲岛发生的两起游客失联事件,此次余某某的失联让公众神经再一次紧绷。为此,社会公众、警方等多方集结力量积极参与搜寻工作。
 
       余某某失联五天后,其现身甘肃被民警寻回。依据《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对公民提出解决纠纷的要求,应当给予帮助;对公民的报警案件,应当及时查处。人民警察应当积极参加抢险救灾和社会公益工作。”
 
       然而,由于法律对于为此消耗的公共资源应由谁承担尚无明确法律依据,因而在此事件中警方为搜救投入的人力、物力等公共资源应如何承担仍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
 
       纵观近年来频发的驴友任性出游失联事件以及离家出走失联事件等,搜救成本皆由政府买单。对此,笔者认为如因失联人自身故意或重大过失引发公共资源消耗的,相关费用应由失联人承担。对此可通过立法进行规范,从而规范公民行为,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解读3  余某某及其亲友是否有义务向社会公众说明事情真相
 
       由于余某某被找到后其家属拒绝谈细节,有关部门亦不及时向公众公布事情真相,有网友将此事与前段时间发生的周口儿童失踪案进行对比,怀疑余某某失联一案是“谎报警情”的一出闹剧。笔者认为,此事自导自演的可能性不大,余某某失联后其父母着急并选择报警以寻求各方帮助的做法也在情理之中。
 
       对于“余某某失联真相是否有必要向公众说明”的问题,要从公众的社会知情权及余某某隐私权说起。作为一个成年人,余某某的个人信息、私人活动、私人空间等都属于自己的隐私,社会公众无权干预也无权过问。但从余某某失联五天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参与、帮助的角度来看,失联事件已然上升到网络舆情的高度,私人活动变为一个社会问题。余某某也因此被社会知晓,虽然其不是公众人物但也已具有一定的知名度。
 
      在此事件中两方处于矛盾的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社会公众要求行使社会知情权、了解失联原因等事情真相;另一方面是余某某的家属为维护余某某的隐私权尤其是私生活安宁权,对于公众要求获知的真相不愿告知。
 
      在处理余某某隐私权与社会公众知情权关系时,可以从政治生活和公共利益、人格尊严、权利协调等几个原则进行考虑:
 
       首先,在我国,个人隐私权原则上受法律保护,但在涉及政治生活与公共利益时,应牺牲个人隐私权进行让位。其次,为保证社会公众行使知情权,必要时公布的信息可以涉及他人隐私的,但应注意保护其人格尊严。再次,在隐私权与知情权发生一般冲突时,应适当进行协调,如通过较少内容、较小范围的隐私公开,以满足知情权的需要。
 
       笔者认为,本次失联事件中不涉及国家政治生活及社会公共利益,余某某的隐私权不存在让位于政治生活和公共利益的情形,让公众知悉余某某在甘肃省天水市被找到即是满足公众知情权的需要。
 
       另外,有部分网友坚持要求公开失联原因,称隐瞒真相的背后伤害着无数热心的网友。虽然,余某某被民警寻回与社会公众的帮助密不可分,但是如应社会公众要求公开失联真相会伤害余某某的人格尊严,公开的范围及内容可到此为止,避免公众过分夸大知情权范围以及利用舆论压力侵犯余某某的隐私权。
 
       与此同时,为避免对此事件的猜测以及谣言的滋生,相关知情部门应对此事舆论进行合理引导,预防和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解读4  如何避免此类失联事件的发生
 
       近年来,外出失联案件连续发生,如23岁对外经贸大学毕业生刘某、四川22岁女孩龙某某、江西19岁女孩……
 
       笔者认为,失联原因主要有以下几方面:一是安全意识不高,遇人、做事缺乏安全因素考量;二是家庭责任意识不高,做事不考虑亲属尤其是父母感受;三是自我认知过高,自认为是成年人有能力应对遭遇的一切。
 
       对此,可从以下几方面进行改变:一是从日常生活入手加强孩子安全意识教育;二是营造良好家庭氛围,培养孩子责任意识;三是让孩子对世界有兴趣的同时,对孩子进行必要的挫折教育,跳出自我思维误区。
 
      作者简介
 
      唐立明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