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奋斗者”谭彦:在其面前法律为大的“铁法官”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最美奋斗者”谭彦:在其面前法律为大的“铁法官”

李云虹
 
  为隆重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学习英雄事迹、弘扬奋斗精神、培育时代新人,中央宣传部、中央组织部、中央统战部、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教育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务院国资委、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决定,授予张富清等278名个人、西安交通大学“西迁人”爱国奋斗先进群体等22个集体“最美奋斗者”称号。原辽宁省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谭彦获得“最美奋斗者”称号,下面是《法律与生活》杂志对其进行的人物报道。
 
 
  15年前的2004年11月28日10时45分,对于普通大众而言,是一个平常的时刻,但对于辽宁省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大连开发区法院)副院长谭彦而言,却是他弥留在这个世界的最后时刻……
 
       (谭彦【1960年—2004年】,原辽宁省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副院长,中共十五大代表。1989年,谭彦被诊断患有纤细空洞型肺结核。面对医生“必须长期全休治疗,否则最多能活5年”的忠告,他以惊人的毅力与病魔进行抗争,顽强地工作着。1996年,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胡锦涛同志作出重要批示,建议认真总结宣传谭彦同志的先进事迹,树立人民法官的高大形象,倡导秉公执法、无私奉献的崇高精神。随后,全国上下掀起了学习谭彦的热潮。2004年11月28日10时45分,谭彦在北京去世,年仅44岁。谭彦被授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中国杰出青年卫士”等荣誉称号。2009年,入选“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
 

     “困难是一所名牌大学”
 
  风华正茂的谭彦怀着“考一所能当‘法官’的大学”的儿时梦想,以全校第二名的高考成绩考入吉林大学法律系,走出实现自己梦想的第一步。
 
  1985年6月,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大连中院)专门派人前往吉林大学,将谭彦招到大连中院。
 
 
  早在1984年9月25日,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正式建区。那时,大连中院决定在此建立法院。为此,他们事先物色和抽调精兵强将,并成立了一个由4人组成的筹备组。
 
  20世纪80年代,大连市金县马桥子乡响起了中国第一个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奠基礼炮。那里除了塔吊林立、推土机穿梭之外,还没有任何基础设施。有的还只是一方方玉米和满山遍野的荒草,还有残缺不全的炮台和横七竖八的乱石。
 
  当时,有人劝谭彦留在大连中院工作,但他执意要去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他在日记中写道:“困难是一所名牌大学,只要用艰苦奋斗、奋发图强、勇往直前这根多彩线把时间串起来,就能制作成一条美丽的项链。”
 
  当时,谭彦的关系挂在大连市金县人民法院经济庭。他一边参加那里的审判工作,一边三天两头地跑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到单位和农村了解情况,为筹建法院积累第一手资料。当年筹备组大大小小的材料都出自谭彦的手笔。
 
  1988年的五四青年节,对于谭彦而言,是个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他与自己的同事贾丽娜结为夫妻。婚后,谭彦更加努力工作,大连开发区法院审判庭的案件也逐渐多了起来,有时一天要开两个庭。那年年末,全庭5名审判员,负责记录和制作案卷的书记员只有谭彦一个人。与一名书记员配合1至2名审判员的正常情况相比,这相当于给谭彦的肩头压了三倍以上的重担。
 
  不仅如此,谭彦还额外分管内勤、材料综合等事项。谭彦的性格本来就属于敏于思而讷于言,此时,他的话更少了,不声不响地加快了生活节奏,超负荷地努力工作,常常要忙到深夜。
 
  谭彦曾经患过肺结核且被治愈了。但是,这段期间,由于工作过度劳累,条件又过于艰苦,他感冒了并且发烧烧得很厉害,但他还是一声不吭,咬牙坚持上班。
 
  谭彦住的简易房四壁皆霜,甚至连电冰箱的压缩机都冻得不转动了。他不得不把妻子送回娘家,自己一个人独守“冰室”。之后,谭彦高烧持续二十余天,但他还是发狂般地默默工作了二十余天。
 
  1989年3月2日,谭彦的儿子出生了。然而,初为人母的贾丽娜躺在产床上却哭了。谁也无法想象和体会她在那一刻的复杂心情:既为自己有了儿子而激动,又为生病的丈夫而担忧。
 
  在高烧持续二十多天后,谭彦被同事强行送到医院。医生对谭彦的病情诊断是“慢性纤维空洞型肺结核”,要求他“长期全休治疗”。好心的医生私下告知谭彦的同事,他的病情相当严重,如果得不到很好的治疗和休息,“最多能活5年”。
 
  谭彦不知从何处得知了医生的这句话,只是付之一笑。但对于尚在月子中的贾丽娜来说,这一噩耗犹如五雷轰顶,顿时将她初为人母的喜悦化为乌有。
 
  谭彦知道,人生的长短可以用时间来计算,但人生的价值是用贡献来衡量的。从这时开始,谭彦开始了生命的“倒计时”,妻子贾丽娜含着泪陪他一道闯过生命中的峡谷。
 
       “就是死,也要死在工作岗位上”
 
  出院后的谭彦工作起来像是在拼命。他白天上班,晚上妻子帮他打吊针,他的胳膊上密密麻麻布满了针眼……工作的劳累加上疾病折磨使他身体更加虚弱,体重急剧下降,他身高1.76 米,可体重只剩下40千克。即便这样,谭彦也从未耽误过工作。
 
  人们不知道的是,谭彦让妻子到商店买硬度最强的布料,做成挺拔的衬衣、衬裤。审理案件时,他将其穿在身上,从而撑起法官服。冬天,他就在制服里面加上一身羽绒棉衣,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身体显得强壮。
 
  谭彦开庭审理一起多人抢劫案。由于犯罪嫌疑人人数众多,庭审需要到大连中院的审判庭审理,而大连中院距离大连开发区法院几十公里。
 
  当时,谭彦正发高烧,身体非常虚弱。庭审从上午9时持续到下午3时,整整6个小时。谁也不知道,谭彦端坐在法庭上时,他的臀部已经磨破,鲜血渗透了裤子。
 
  在谭彦病重的1993 年至1994 年两年间,大连开发区法院审判法官人均审理案件75 件,谭彦审理108 件;人均结案70 件,谭彦结案105 件,无一件发回改判。谭彦承办案件的结案率、调解率、无超审限三项指标,均位列全院第一。
 
  谭彦一直记得孟德斯鸠的一句名言:“法律,在它支配着地球上所有人民的场合,就是人类的理性。”也正因如此,谭彦时时刻刻告诫自己:法律是神圣的,自己作为一名法官,应当像一滴水能反映太阳的光辉、一片绿叶能预示春天的来临一样,一辈子秉公执法,铸成人民法官应该具有的灵魂。
 
  案件当事人,管谭彦叫“铁法官”,而同事则将称其为“老铁”。
 
  在谭彦办案的过程中,经常遇到有人为犯罪嫌疑人说情的情况,但谭彦说:“一个人生活在一个太古老的民族中间,公正地办事注定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因为各种关系盘根错节,摩擦系数太大。我能做到孟子所说的‘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也就够了。”
 
  大连开发区法院的很多同事对谭彦在这方面的评价非常一致:“要谭彦办关系案、人情案,是绝对不可能的。在他面前,法律为大。”
 
  谭彦曾在审理一桩经济案件时,需要冻结一家企业的银行账号。当时,法院许多人的家属在这家银行工作,谭彦和这家银行的行长是好朋友,私交很好。
 
  一天上午,谭彦和书记员来到这家银行,该行行长热情地接待,可一讲到要冻结账户,行长似乎有心事,沉思片刻后对谭彦说:“你们在这里先等一会儿,我去办一点儿事,马上回来。”
 
  于是,谭彦耐心地等待。行长回来后,带着谭彦等人去查账。结果发现出现了意外:账面上的资金已经全部被划拨出去了,账号内分文没有。
 
  对行长欲盖弥彰的行为,谭彦用近乎命令的语调说:“正因为咱们是朋友,为了叫你不犯错误,我才用法律提醒你,不管你和当事人是什么关系,在原则问题上,你不能含糊。若你执迷不悟,就不要说法律无情了。”
 
  这名行长见谭彦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也只得实话实说:“那就把钱划回来,你们按照法律办吧。”
 
  于是,谭彦和书记员沿着一笔笔资金的流向,查阅了每笔款的划拨时间、单位和经手人,发现一笔钱刚刚被划走。这位行长被谭彦高度负责的精神和秉公执法的行为所感动,主动划回了这笔资金,使这桩经济案件顺利结案。
 
       既要严格执法,又要启发人的美好感情
 
  科班出身的谭彦对法律有着深刻的理解: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在经济运转中都是最高档的“润滑剂”。
 
 
  在平时审理案件时,谭彦特别关注在建立市场经济体系中出现的案件,并认真迅速办案,为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经济大船的高速前进保驾护航。
 
  辽宁某首饰公司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公司(以下简称珠宝公司)成立时,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某矿产总公司(以下简称矿产公司)出了一部分资金。建成后两家经常发生经济往来。
 
  1994年,矿产公司更换法定代表人后,派人查封了珠宝公司的账本、支票,并关闭了该公司的营业室。珠宝公司不服,将矿产公司诉至法院,认为其侵权;而矿产公司认为,珠宝公司成立时他们有投入,其应该是自己公司的下属公司,查封自己的公司不算侵权。
 
  谭彦认真调查研究案情后,确认两家公司是借钱关系,因为有借条;不算投资关系,因为没有联建合同。在此情况下,矿产公司查封珠宝公司属于侵权行为——关闭营业室,破坏了公司形象,侵犯了名誉权;查封账号和支票,在影响企业经营活动的同时,侵犯了财产权。依据法律,矿产公司要赔偿珠宝公司在查封期间遭受的一切损失。
 
  审理珠宝公司在查封期间的损失时,谭彦对其中一笔生意的损失提出质疑。
 
  查封前,珠宝公司与在深圳的一家台商签订了一笔珠宝买卖合同,并交了定金30万元。可刚交完定金,公司的账本、支票被强行封死,不能按期交易。于是,这家台商视珠宝公司违约,带走了30万元。但是,这笔生意只有一张合同和台商的一个30万元的收据,没有其他人证明。
 
  为了查实这一笔款项的真实性,谭彦、于韶华和珠宝公司的律师一行三人来到深圳取证。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找到了一名证人,查证了珠宝公司和台商签合同的情况及通过银行交定金的手续。
 
  谭彦出差回来后,对此案进行了公正的判决,当事双方都很服气,并表示,经历了这场官司,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法治教育,今后在市场经济活动中,一定严格按照法律开展经营。
 
  既要严格执法,又要启发人的美好感情,这是谭彦办案时坚守的一个原则。正因如此,谭彦在审理案件时,既按照法律对当事人进行恰如其分地判决,又要下力气进行多方调解,尽早使双方的敌对情绪变为相互理解。
 
  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一个包工头林某因用料问题与外来务工人员发生争吵。一个朋友要为他出气,和他一起用棍棒殴打外来务工人员。当他们打到肖某某时,肖某某夺过棍棒往林某头上打去,一下子把他打倒在地。经过医院抢救,虽然林某没有死亡,但需要长期住院治疗。
 
  谭彦受理此案后,首先进行调查研究。他到医院看望林某,看到林某头部的伤势的确严重:颅骨骨折,硬膜下淤血,引起脑疝;到辽宁省瓦房店市偏僻的文广村找肖某某,肖家生活困难,几间破房徒有四壁,揭开锅看见的只有玉米稀饭,肖某某父亲脚上的一双布鞋已经穿了十年。
 
  这些情况给谭彦出了一道难题:林某要80万元赔偿费,肖某某家别说拿不出来这笔钱,就连8万元他们都拿不出来。
 
  谭彦走访了医院、林家,先核实疗伤的费用:林某首先带人殴打外来务工人员是错误的行为,对这次伤害结果负有一定责任,因此,疗伤费用需要其垫付40%。
 
  谭彦说服林家:“肖某某把人打伤致残,由法院对他定罪量刑,为你们讨回公道。至于赔偿,他家贫寒,你们家富裕,我劝你们多一些理解。咱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不吃大锅饭,仍是一家人,还是请你们体谅一下肖某某家的困难。”
 
  一次说不通,谭彦不放弃。在第五次前去时,林家想通了。最终,双方达成调解,法庭公开审理,判处肖某某有期徒刑;林某疗伤费用较多,但考虑肖家生活困难,一次性赔偿受害人1万元。
 
       沙粒虽小,却能积成浩瀚辽阔的沙漠
 
  谭彦认为,法官办案的最终目的不是惩罚人,而是教育人。为此,谭彦在具体办案过程中,总是想方设法让更多的人受到教育。
 
  一位老太太状告儿子虐待她。谭彦受理后到村子里调查,证实这个儿子经常打骂母亲,而且不给饭吃。谭彦对他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他答应悔改,但不久却又一次虐待老人。谭彦请示领导,准备把他拘留。这时,老太太又心疼儿子,几次哭着找谭彦。她的儿子认识到虐待老人是犯罪行为,表示要痛改前非。
 
  谭彦向乡里、院里建议在当地召开一次法治教育大会。会场上挤满了人,不孝顺的儿子痛哭流涕,向母亲低头认错,当众写下了赡养老人的保证书。这位老太太也是泪流满面,当众表示原谅儿子。这次大会对该村村民的震动很大,全村纷纷签订赡养老人协议,开展争做文明家庭的活动。
 
  谭彦上大学时,非常注重法律知识的学习和实践经验的积累。“我们当法官,头顶着国徽,肩扛着天平,要用自己的行动确保天平持平,让国徽生辉。”他说。
 
  正是在这个追求的鼓舞下,谭彦一点一滴地积累知识。他说:“沙粒虽小,一粒粒却能积成浩瀚辽阔的沙漠;小草虽然柔弱,一棵棵却能组成坚实而丰美的草原。”
 
  1994 年,谭彦的病情又一次加重,他被强行送进医院。住院期间,谭彦的父亲因病去世了。谭彦出院后才得知这一噩耗,趴在办公桌上痛哭起来。下午开庭,谭彦强忍悲痛走进法庭,端正地坐在审判长席位上主持审判,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2004 年11 月21 日,谭彦燃烧的生命只剩下最后的余火,随时都将熄灭。谭彦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此生有三大遗憾:一是为党作的贡献太少,二是给亲人的关心太少,三是没有读完研究生。”
 
  2004 年11 月28 日,谭彦带着感激和眷恋永远地走了,时年44岁。
 
  谭彦曾在办公桌上压着一段名言:生命就如一朵火焰,渐渐烧尽自己。但当一个孩子新生了,他就得到一个新的火苗。他深深懂得这句话的寓意,时刻警醒自己的生命要为人民而燃烧,而自己又是这片新开垦土地上的新生儿,应以更宽广的双臂擎起照亮未来的火苗。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燃烧的生命》一书,该书已由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