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失踪青年阿志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寻找失踪青年阿志

顾雪迎
 
       2004年10月7日,河南郑州新密市陈家村的老陈与刚大学毕业的大儿子阿志通了一个电话后,至今都没有再见到阿志。
 
       那一年,阿志25岁。
 
 
       代号为“无名尸甲被凶杀案”
 
       2004年12月16日,在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大石镇一个废弃的养蛇场内,拾荒者在树丛里发现了一个已经腐烂的黑色塑料袋,露出了一个人的部分遗体。
 
       经法医鉴定,死者为一名20岁左右的男性,身高在1.65米至1.70米之间,是一名非体力劳动者,其死亡时间大约在两三个月之前。
 
       大石镇位于广州市南边,当地的外来人口众多。在当时的条件下,警方没有办法查清死者到底从哪里来,他的真实姓名是什么。
 
       因为无法确认尸体的真实身份,在2004年12月17日该起案件立案时,其名字被叫为“无名尸甲被凶杀案”。
 
       在仅有的破案条件下,番禺警方做了很大努力。
 
       法医仔细地提取了死者的DNA。当时,能为以后破案提供有价值线索的也只有这组DNA数据了。法医说,骨骼组织有更高的耐腐蚀性,这组数据就是从骨细胞提取出来的。
 
       实际上,这组DNA数据的取得并不容易。案发时间是2004年,那时,我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刚筹建两年,分为中央库、省级库和市级库。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是我国第一批具备DNA提取技术和设施的县市一级公安局。
 
       2015年4月的一天,番禺分局老刑警彪叔拿着一份材料找到了他的搭档。
 
       这是一份来自公安部DNA数据库的比中报告。(2004)5436号案件中无名尸甲的DNA通过全国失踪人员DNA比对,比中了河南郑州新密市公安局所登记的失踪人员阿志。该DNA为当地陈家村老陈夫妇亲生儿子阿志的可能性大于99.9%。
 
       这个鉴定结论对于远在河南的老陈夫妇而言,将是一个残酷的答案。
 
       老陈说,自从2004年10月他和大儿子阿志通过最后一个电话,阿志就失踪了。为此,老陈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阿志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海一家国有企业工作。阿志干得不开心,想辞职。老陈在电话里责备了阿志不懂事。后来,阿志就失联了。老陈觉得是自己让阿志负气出走。
 
       阿志失踪后,老陈夫妇张贴过寻人启事,报了案,并四处找熟人打听。但是,人海茫茫,他们始终没有阿志的消息。
 
       直到2013年,家里的一个亲戚当了协警,告诉他们,现在有了失踪人口信息库,可以采集父母的DNA。为了能找到失踪的阿志提供比对的线索,老陈夫妇来到当地派出所做了DNA血样采集。
 
      两年后,番禺警方就得到公安部信息库的线索通知。两位番禺刑警来到河南,见到了阿志的父母。随着老人的诉说,阿志的形象也不再是那一案卷中的简单文字和代码了。
 
      随着进一步对阿志生前生活的了解,警方发现,他们低估了这起案件的侦办难度。
 
       阿志是河南省郑州市新密人。他是当地村子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当年,他考取了湖北省武汉市的一所重点院校,学习土木工程。2004年,阿志毕业分配来到上海。
 
       让警方不解的是,阿志的死亡地点却是看起来和他的生活毫无关系的广东番禺。他的社会关系和死亡地点似乎不搭界。
 
       意外加入传销组织
 
       阿志为什么在大学毕业3个月后来到广州番禺呢?他又为什么被人杀害?这几个问题的答案成为侦破此案的关键。
 
       警方再三分析,阿志这个年纪最重要的社会关系是朋友和同学。警方决定从阿志的同学开始入手进行调查。
 
       警方了解到,跟阿志关系最好的同学是他的高中同学芳姐。阿志跟家人说过,芳姐是他认的干姐姐。
 
      警方找到芳姐时,她在一家银行工作,已经成家,做了妈妈。至今,她对高中时代的阿志还有很深的同学情谊。
 
       芳姐说,阿志在广州出事让她想到了一通电话。2004年,阿志给芳姐打过一个电话,说自己在单位干得不开心,提到他们班有个女同学阿慧现在在广州发展得不错,他说考虑要不要过去看一看。
 
       芳姐说,阿慧是他们那一届的同学,很多年没回过老家。后来得知那几年阿慧被人骗到广东做传销。芳姐在阿志失踪几年后曾经遇到过阿慧,还问起来是否知道阿志的下落。
 
       阿慧说,当时阿志是被她叫去广州的。但去了之后,他就不愿意在那儿了。然后,她跟他们的领导说让阿志回去。领导说交给他们处理。
 
       警方认为,在当时,传销组织的特点是待人到后把人控制起来,限制自由,进行洗脑。所以,阿志在当地发生其他刑事案件的可能性不大。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番禺警方找到了阿慧。
 
       警方了解到,阿慧曾经在番禺加入了一个叫“恒天体系”的传销组织。
 
      为了完成发展下线的任务,她以介绍更好的工作为由,联系了当时对工作不满意的阿志。
 
       阿志于2004年国庆节期间来到番禺。阿慧去火车站接到阿志,把他交给了自己的上级。
 
      按照他们的规定,认识的人不能同在一个“家”。阿志就被分到了另外一个所谓的“家”。
 
      阿慧说,第二天,他们开始给阿志“上课”,也就是洗脑了。第三天,阿志所在那个“家”的负责人告诉她,阿志不愿意干,回家了。后来,她就没有再见过阿志。
 
      由此,警方判断阿志的死亡应该跟传销组织有关。警方希望能找到阿志死亡的第一现场,由此查到更多破案的线索。
 
 
       阿慧回忆,那时他们都是以所谓的“家”为单位在出租屋居住和活动。阿志一到番禺就进了出租屋。
 
       案件的第一现场有可能就是阿志所在的那个出租屋。阿慧配合警方拼命回忆,但由于时间久远,她无法确定当时的出租屋在哪里。
 
       此时,警方分析案件后认为最重要的是搞清当时这个传销组织的组织架构。
 
       办案民警让阿慧一遍遍地回忆当时的细节。阿慧说,做传销的人来自全国各地,很多人用的是化名。她能想起的第一个人叫尚某华,是当时的“主任”,比“家长”要高一级,负责给阿志讲课。
 
      除了尚某华,阿慧还想起了一个姓吴的人,他的职位是比“主任”还高一级的“经理”。阿慧说,当时组织里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由他安排决定的。可是,她除了知道此人姓吴,其他情况都不清楚。
 
      在阿慧的回忆下,警方初步架构起这个传销组织的组织结构。警方认为,阿慧提到的吴姓“经理”在传销组织中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是关键人物。
 
      警方了解到,十几年前,当地有一个由多部门组成的临时机构——打击传销办公室,设在当地派出所内。
 
       当年,由于我国尚未就传销犯罪进行专门立法,因此,打击传销办公室的工作只是以驱逐为主,但其留有传销人员的详细资料。
 
      功夫不负有心人,办案民警在一屋子的资料里找到了吴姓“经理”的相关记载。在一起关于非法拘禁违法行为的报案中,警方解救了被骗入传销组织的人。当时传唤了涉案的传销人员,除了吴姓男子外,还有阿慧提到的尚某华。
 
       随后,警方立即使用大数据进行查询,核实了当时的吴姓“经理”的真名为吴某玉,安徽人。2000年前后,他曾就读于南京的一所高校。案发时,他刚好大学毕业。
 
       之后,警方决定从吴某玉就读的这所大学入手,查找吴某玉和他的关系人。
 
       办案民警在吴某玉就读大学的上万名学生资料里查找阿慧提到的每一个相似的名字。办案民警说,吴某玉的级别下面有一个叫王某的名字,而在这所大学中,两个人的学号居然挨着。王某不仅是吴某玉的同班同学,而且还是同一个宿舍的室友。
 
       他很可能就是阿慧所说的A级“老总”。
 
       办案民警又回到河南,将找到的疑似当时传销组织人员的资料拿给阿慧辨认。阿慧认出了“经理”吴某玉和“主任”尚某华以及冯某江、程某文等人。
 
       案件终于水落石出
 
       随着警方几个月来在多个省市的深入调查和对大数据的分析,这张传销人员的架构表已由最初的5人发展到包括阿慧在内的13人。
 
       现在,表格中的这些人都过上了正常普通的生活,有的人是保险业务员,有的是手机销售员,还有的是培训机构的员工。  
 
      办案民警清楚,找到当年传销组织架构中的这些人,并不意味着找到了犯罪嫌疑人。他们中到底有谁参与了杀害阿志的行动呢?
 
      围绕这张组织架构图,警方展开了一场跨越河南、山东、安徽、广东、内蒙古、福建等多个省份的抓捕行动。
 
      被抓的尹某来是王某、吴某玉的同学。当年,尹某来是给阿志上课的“主任”,案发时的主要负责人。警方初步判断,他的嫌疑较大。
 
      尹某来承认,在2004年左右自己做过传销。自己是被吴某玉带入传销组织的,并当上了“主任”,但他不知道有打死人的事情。而警方推测,尹某来很可能就是案件的突破口。尽管他没有参与案件,但他却是案件的知情人。
 
      后来,尹某来交代,阿志到番禺的第二天,因为反抗传销组织的非法拘禁被打死了。这件事报告给了上级“老总”,传销组织的负责人出面了。
 
      他们一方面告知阿慧说阿志不愿意干,让他回去了;另一方面在案发第二天,他们“处理”了阿志的尸体。
 
       当年案发后,犯罪嫌疑人都作鸟兽散了。但他们一直揣着这个罪恶的秘密度过了14年,直到番禺警方找到了他们。
 
       警方认定,阿志被骗入传销组织后,在反抗过程中,被犯罪嫌疑人王某、吴某玉、程某文、冯某江、尚某华等人打死。犯罪嫌疑人王某将情况汇报给“老总”之后,第二天他们对尸体进行了分尸抛弃。最高级别的“老总”并不在开始的犯罪嫌疑人名单中。
 
       至此,(2004)5436号案件侦查终结,十余名犯罪嫌疑人涉嫌故意杀人罪被移交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本文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今日说法》栏目联动)
 
编后:
 
DNA技术和大数据库的发展为警方破案提供了全新的手段。
 
但是,要侦破一起陈年积案,仅有科技的进步是远远不够的。
 
如果没有警方抽丝剥茧的细心、大案必破的决心、勇于担当的精神和坚持不懈的责任感,这起毫无线索的案件也许就永远沉睡于地下了。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