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步步地走向赌场经纪人编织的温柔陷阱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他一步步地走向赌场经纪人编织的温柔陷阱

高 巍
 
       意外邂逅赌场经纪人
 
       阿正,江西省上犹县人,时年约30岁。如今,他已从公司老板变为债台高筑的债务人,欠下150多万元外债。这一切得从几年前的一次偶遇说起。
 
       那时,阿正在广东省深圳市拥有一家自己创办的公司,主要承接设计图纸之类的业务。接连几年,这家公司的业绩不错,荷包鼓起来的阿正很是得意。
 
       2016年年底,手上有了闲钱的阿正想去中国澳门地区逛逛,旅游的同时也去赌场见识一下。
 
       在赌场,阿正只玩了一会儿,便将身上带的10万元输光了。当时,阿正慌了。他从没有赌过钱,更没有赌过这么多。就在这时,他遇见了一个令他日后人生境遇发生改变的人——这家赌场的经纪人小琴。

(小琴)
 
       阿正输钱那天,正是她负责阿正赌钱的那张台子。阿正输钱后主动找到小琴,说自己输了10万元。看到阿正一副窘迫的样子,再加上闲聊时得知阿正也在深圳工作,小琴对阿正有了一丝亲切感。后来,小琴用自己的钱赢回了10万元港币。小琴把赢来的钱分给阿正5万元。
 
      二人在澳门分手后,阿正回到公司认真工作,但他只要有空便通过微信联系小琴,而小琴也一直回应阿正,两人渐渐变得熟络起来。一来二去,阿正对小琴的好感与日俱增。
 
      通过聊天,阿正知道了小琴曲折的身世。她自小被养父母带到湖北,长大后嫁到了湖北省公安县,有了儿子。十多年前,她离了婚。
 
      多年来,阿正一直没有交过女友,情感比较空虚。虽然小琴比他大10岁,但面容姣好、衣着鲜亮、出手大方,阿正对小琴动了心。
 
      一天,小琴家里出了事,急需用钱,她想到了阿正。一开口就是几万元,这让阿正有些意外。毕竟两人除了赌场的那次邂逅外,没有金钱往来。可阿正转念一想,自己正好借这个机会还了小琴的人情。于是,阿正将钱转给了小琴。
 
      此后,小琴又有几次开口向阿正借钱。阿正二话不说就借了,这让小琴很满意。小琴说,她家是开工厂的。阿正也调查过,其名下确有工厂。于是,阿正放心了。
 
      没过多久,小琴又向阿正求助,这次的理由很直接。小琴名下有一辆保时捷轿车,价值上百万元,现在因为欠钱抵押给了别人。小琴希望阿正能施以援手。
 
      随后,小琴又称要到深圳办事,顺便看看阿正的公司。听说阿正公司的租金不少,小琴提出把自己在深圳的住所交给阿正办公用。
 
       与小琴的频繁接触,让阿正觉得小琴就是自己想找的理想妻子。除了对小琴的性格和做事风格认可外,阿正也暗暗留意小琴的经济情况。小琴不仅有房有车,她的老家还有工厂,在澳门也有赌场经纪人的工作。在阿正看来,小琴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2017年3月,小琴邀请阿正去澳门玩。阿正欣喜若狂,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从澳门回来后,阿正频频对小琴发动追求攻势。只要小琴一遇到困难,他就挺身而出。
 
      小琴喜欢奢侈的生活,吃顿饭动辄上万元,点个外卖也要好几百元。对此,阿正一一满足了她。
 
      一直以来,小琴对阿正的态度很暧昧。她承认,阿正一直对自己不错,只是目的没那么单纯。
 
      参与可获利500万元的项目
 
       2016年4月5日,小琴告诉阿正,自己在搞一个抵押借款的项目。这个项目是深圳的一家投资公司和澳门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共同开发的。如果项目做成,可以获利9000万元,并许诺给阿正500万元。
 
      对于小琴所说的项目,阿正心里犯了嘀咕。项目的回报率这么高,项目会不会是假的?
 
       后来,阿正通过工商局的注册登记以及项目的各种宣传确认了这个项目的真实性,再加上小琴亲口所说,他对此深信不疑。
 
      阿正想,自己累死累活一年才挣几十万元,通过这个项目自己能赚500万元。于是,阿正按照小琴的指示将11万元打到中间人的账户内。阿正盼星星盼月亮,希望这个项目能赶紧做成。
 
       2017年7月底,阿正满怀希望地等着小琴传来好消息时却发现,小琴并没有推进项目,而是带着家人去云南旅游了。
 
      对此,阿正怒火中烧,质问小琴,为何用自己辛辛苦苦筹来的钱去挥霍。
 
      实际上,从认识小琴开始,阿正的钱就源源不断地流失。除了搞项目花费的11万元外,小琴向阿正借了很多钱。虽然每次小琴都声称是借,但几乎都是有去无回。为了让小琴摆脱所谓的困境,阿正也主动给了小琴不少钱,前前后后加起来超过100万元。
 
       高额的债务让阿正经常失眠,公司的业务他也无暇顾及。
 
       2017年10月,阿正告诉小琴,自己负担不起公司的房租。小琴让他搬去深圳的房子。小琴跟阿正说,他要住进去得补齐最近几年的物业费、管理费等共计几万元。万般无奈之下,阿正只好再次想办法筹钱。
 
       由于借钱太多,阿正的征信出现了严重问题,他借不到钱了。阿正感到很绝望,唯一的希望是小琴口中的那个项目。只要项目落地,他就能摆脱困境。
 
       自从阿正陷入困境,小琴对阿正的态度发生了变化。禁不住阿正的催促,小琴将阿正的电话号码拉黑了。
 
       2018年1月21日,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阿正来到江西省上犹县公安局报案。
 
 
       2018年1月28日,上犹警方根据阿正提供的转账记录、微信聊天记录等信息判断这是一起诈骗案。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阿正一共转给小琴130多万元。
 
       随后,警方将该案立为刑事案件,并将小琴列为网上追逃人员。
 
       办案民警远赴广东深圳进行调查取证。警方对小琴所说的那个项目进行核实,发现早在2016年年底,由于该项目的资金链断裂,项目没有启动。在这样的情况下,小琴仍然向阿正出示项目协议,告诉阿正项目快做好了,并承诺项目做好可以获利9000万元,许诺给阿正500万元。阿正信以为真,支付了11万元。
 
       办案民警又对小琴在深圳的房产进行调查,发现深圳的这套房子并不是登记在小琴的名下。小琴只是这套房子的租户。
 
      那辆小琴口口声声说是自己的保时捷轿车,警方调查的结果也让阿正大失所望——轿车不是小琴的。
 
      2018年2月2日,小琴在广东省珠海市横琴口岸被边防检查站民警抓获。同年2月4日,她被刑事拘留。
 
       案发后,小琴的亲属代为给被害人阿正退赔了11万元。据此,阿正向小琴出具了谅解书。
 
       2018年12月20日,上犹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法院认为,小琴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办法骗取阿正11万元,数额巨大,构成诈骗罪,判决小琴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5万元。
 
        阿正陆陆续续转给小琴的130多万元并非诈骗罪所认定的事实,其可以通过民事途径另行起诉。
 
       对此,小琴不服,提出上诉。2019年3月4日,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二审判决。
 
       专家说法
 
 
       本案中,阿正给小琴出具了一份谅解备忘书。
 
       这份谅解备忘书对于小琴的定罪量刑是有一定影响的。第一,小琴把11万元退回了;第二,小琴已经表示悔过。根据法律规定,可以对小琴从轻或者从宽处理。
 
      贪婪是人的本性之一。小琴因贪财成了阶下囚。阿正是既贪财又贪色,结果落得个负债累累。这起案件告诉人们,面对诱惑要冷静,面对陷阱要警惕,别让贪婪毁终生。
 
本文系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今日说法》栏目联动

本文来自《法律与生活》杂志2019年9月下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