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份假授权书卷走2400万?名企称在三亚遭连环骗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6份假授权书卷走2400万?名企称在三亚遭连环骗

本刊记者 程万军 薛京

      “张某用6份伪造的《授权书》,骗走了公司近2400万!”7月10日,吉子丹(化名)气愤地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
 
       吉子丹是海南申亚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亚置业”)和佰申商业管理(海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佰申商业”)的相关负责人,两公司向海南省经济侦查总队举报后,于2018年2月22日接到了三亚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立案告知书》。
 
       “谁说授权书是假的?!你说假的就是假的?!”三亚公安局经侦队徐支队长的这句话,让两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黄业华律师哭笑不得,她指出:“我们反问他,授权书不是假的为什么会立案?他则反过来帮张某与我们协商,想用张某的一套房子和一批货来顶账,千方百计带我们去西宁看货。”
 
      “所谓的房子只是期房,而货则是被说成是奢侈品的‘垃圾’。”吉子丹称,“我们陷进了一个连环骗局里,而办案人员的做法,让这个骗局形成了一个难解的闭环。”
 
       6份授权书换来合作机会及两千余万装修补贴

     申亚置业全资投资开发了三亚市亚龙湾壹号小镇的奥特莱斯项目,并全权委托佰申商业负责该项目的商业运营。
2015年1月27日,申亚置业、佰申商业与盈石企业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石公司”)签订合同,约定由盈石公司负责奥特莱斯项目的招商及运营管理。

      “为了吸引一定数量的国际一线品牌进驻,我们按照国内商业惯例,给国际一线品牌开设专卖商铺提供装修补贴费用等各类优惠举措。”吉子丹说。
 
       2015年5月,在盈石公司的竭力引荐和撮合下,申亚置业、佰申商业和北京桉硕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桉硕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进行了商务洽谈。张某声称,桉硕公司通过香港辉采公司取得了意大利Incorp.s.a.l.公司(注:该公司是法国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的代理商)授权的GUCCI、BOTTEGA VENETA、SAINT LAURENT和VERSACE等国际一线品牌在奥特莱斯开设专卖店,并提供了六份《授权书》。
 
      “我们和盈石这个‘红娘’这是第一次合作。”吉子丹苦笑着说,“盈石公司一再保证张某及桉硕公司具有合法有效授权,并对授权进行了审核,我们就信以为真,分别于2015年6月和9月分两期与桉硕公司订立了开设相关国际品牌专卖店的一系列合同。”
 
      记者看到,这些合同包括《房屋租赁联营合同》《关于房屋租赁联营合同店铺装修补贴的特别补充约定》等。按照合同约定,佰申商业自2016年7月26日到2017年4月6日期间,先后8次向桉硕公司及其指定的某装饰公司支付了2139.5万元装修及补贴费用,再加上其它费用,共支付了2374.75万元。

     2016年12月24日,是亚龙湾壹号小镇奥特莱斯项目开业的大日子,很多大品牌如期开店迎客,而此前一直信誓旦旦的张某和桉硕公司却缺席了开业盛典。

      “此后,我们多次和盈石公司及桉硕公司交涉,召开了多次协调会,张某一再找各种理由和借口进行搪塞,始终不见桉硕公司安排品牌产品的进货。”吉子丹表示,公司也曾质疑过张某及桉硕公司的授权问题,但都被其以各种借口蒙蔽了过去。
 
       开了仅两个月即夭折的名品店

      直到2017年10月1日,桉硕公司的一家品牌店才开店迎客。

      当天,有一位来三亚旅游的顾客看了店里挂的几只名品包后,发现吊牌上标注的信息有缺失。吊牌相当于产品的身份牌,经销商、进口商等各类信息都应该是齐全的,这名顾客因此判断这些名品包是假包,就向盈石公司的销售部反映了这一情况,也引起了佰申商业的警觉。
 
       7月14日,时任店长龚建英向记者回忆当时在店里工作的情景时说:“我应聘的时候,桉硕公司的人告诉我销售的是SAINT LAURENT等名品,到店后才发现,几乎全部是国产的不知名的品牌。”
 
       龚建英是在三亚通过桉硕公司的面试后被录用的,“后来就没再见过桉硕公司的人,平时的工作联系都是在一个微信群里,群里一共八九个人,几个桉硕公司的人也在其中。店里常驻的工作人员算上我只有三到四人。我从没有见过张某本人,桉硕公司也没有对我们进行过培训。” 

      “开店的这两个月来,我始终没有看到SAINT LAURENT品牌的服装饰品,我看到货物的标签上标明,货是从北京燕郊发过来的,桉硕公司说是先做一个测卖场。”龚建英说,“后来不断有当初负责店铺装修的公司找上门来要账,店铺基本上就处于闭店的状态了,有些货还一直堆在那里。”
 
       2017年12月1日,盈石公司把这个开业仅两个月的店铺关闭了。

      “我们把里面的货都封存起来,并请人进行了公证,以保证这些货物不会被人私下更换或取走。这家店就开了两个月,完成了19笔交易,交易额仅6.1万。”吉子丹告诉记者,“而整个奥特莱斯在这两个月的营业总额是4285万。作为一个建筑面积600平米左右的大型商铺,仅从如此少的交易额、员工无人培训、现场没有管理人员这几个方面就可以看出,北京桉硕公司根本没有持续经营的意愿与实际行动。”
 
       香港辉采公司揭开《授权书》真相

      2017年12月14日,佰申商业与香港辉采公司在上海日航酒店进行业务洽谈时,初步了解到了真相:原来,张某提供的6份《授权书》均系伪造,香港辉采公司从未跟张某及桉硕公司有过任何合作,没有给桉硕公司提供过任何意大利Incorp.s.a.l.公司有关GUCCI等国际一线品牌的授权,也从未出具给桉硕公司任何《授权书》。

      为了谨慎起见,佰申商业第二天即委托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向香港辉采公司发出《调查函》。6天后,香港董吴谢香律师事务所即代表香港辉采公司回函称,香港辉采公司确认该六份《授权书》并非该公司签署的文书,此事件严重影响该公司的名声及商誉,“现郑重保留对北京桉硕贸易公司等进行一切法律的追究权利”。
 
(香港董吴谢香律师事务所代表香港辉采公司的回函,确认该六份《授权书》并非该公司签署的文书)
 
       2017年12月28日,申亚置业与佰申商业将北京桉硕公司涉嫌合同诈骗犯罪一案举报到了海南省公安厅经济犯罪侦查总队。经海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初步侦查认定,诈骗犯罪事实基本清楚,证据充分确凿,批转属地管辖公安机关三亚市公安局立案侦破。

      2018年2月22日,申亚置业收到了三亚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送达的《立案告知书》。记者看到该告知书载明,“张某涉嫌合同诈骗一案,我局认为符合刑事案件立案条件,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一百一十条之规定,予以立案”。
 
(《立案告知书》)

     显然,张某此时已被列为犯罪嫌疑人。但据申亚置业反映,立案后,经侦支队办案人员没有积极破案,没有对张某采取任何刑事措施进行调查,张某至今逍遥法外,而且态度很嚣张,公开说申亚告不倒他,他一切都早已搞定。

     “参与办案的陈警官和徐支队长口径一致,不去查证张某提供的《授权书》的真伪,却反复向我们解释,说在签订经营合同过程中,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瑕疵,不能就此说张某是诈骗,张某的主观意愿还是想把店铺经营好的。我们指出,张某的授权书是伪造的、假的,供货商不会供货,所以他根本无法开店。陈警官无视我们的解释,竟然说,你们说张某的《授权书》是假的,人家自己授权自己不可以吗?”一番话让黄业华颇为愕然,“自己授权自己,还有这样的操作?”
 
       被视作“垃圾”的“进口名品”
   
      “‘张某涉嫌诈骗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办案人员却一直不刑拘逮捕犯罪嫌疑人,同时极力劝说我们接受北京桉硕公司的房产和一批‘进口名品’,来赔偿我司的经济损失。”吉子丹告诉记者。
 
        2018年10月,陈警官以办案为由,组织佰申商业的副总经理谢晓明等人、桉硕在西宁的合作伙伴(以下简称“西宁公司”)一起到青海西宁查验张某要顶账的“进口名品”。

      此行的遭遇给谢晓明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说心里话,感触颇深。”7月14日,谢晓明开门见山地向记者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我和熟悉进出口业务的主管一起去了西宁,一起去的还有西宁公司的人。当时给我的感觉很差:陈警官把我们带到一栋商住两用楼的一间狭小的毛坯房中,可能是由于高原反应,陈警官身体不舒服,一直催促我们,让我们赶快查验货品,还说‘要,你就拿走,不要,我也不管了’。一番话让我们全都懵圈了。”

      谢晓明强调,做进口商品有一点很关键,那就是接收的商品必须手续齐全,要有进出口的关单,交税凭证,以及完整的产品供应链等,但这些商品根本没有任何单据。

     “房门打开后,我们就更懵圈了:地上堆满了‘垃圾’,或者说,像‘垃圾’一样的货物。陈警官对西宁公司的人说,‘你们的进口名品都是这样存放的?要是我的话我可不会买’。”谢晓明向记者出示了几幅当时匆忙中拍下的照片,记者看到,一间十几平米的房间里随意堆放着十几个纸箱,纸箱外面用红色和蓝色的塑料袋包裹着,外面还缠了几道透明胶条。
 
(货品被随意堆放在西宁的一间毛坯房内)

     “这些纸箱堆的非常混乱,上面积满了灰尘,根本没有办法清点,里面装的东西都是不能二次销售的。”谢晓明说,“我做名品很多年,每件名品的单价都非常昂贵,防潮防霉防蛀防尘等各项保护措施都要做到位,如果是皮革质地的名品,还要经常做保养。所有的名品服饰都是要挂起来的,整理好,套上防尘袋。如果这些‘名品’是正品的话,他自己都不应该这样对待这些货品。”
 
       “给你500万,剩下的给包行不行”

      记者通过微信联系上了西宁公司的浦某,据店长龚建英介绍,浦某当时也在桉硕公司用于联络工作的微信群里。当记者请浦某谈谈和北京桉硕公司合作期间对桉硕公司的看法时,她很客气地回复说“不好意思,具体我不清楚情况”,不愿多言。
 
       “去西宁看货,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那些货一看就是走私的假货。”黄业华直言不讳地说。

      黄业华告诉记者,目前,三亚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办案人员不去查实张某出具的6张《授权书》的真伪,反而本末倒置地纠结于桉硕公司在奥特莱斯的店铺开业时售卖的包是真包还是假包的问题。
 
       “如果这些包是真包,他们就认为这个案子就构不成诈骗。陈警官说他现在去北京找机构对桉硕公司曾在奥特莱斯店铺销售的名品包做鉴定。”黄业华从陈警官的这一举动中,再次发现了疑点:那些名品包一直被封存并进行了公证,那么,陈警官拿到北京进行鉴定的检材又来自哪里呢?
 
       据黄业华介绍,陈警官一直在回避张某涉嫌诈骗犯罪的实质问题,而是想方设法给予经济协调。2019年5月份,陈警官给她打电话商量,说让张某赔两公司500万,剩下的给包或其他货行不行?被她拒绝了。

      7月4日,记者来到三亚公安局,政治部的李姓工作人员和薛主任帮记者联系了经侦支队的何支队长。何支队长告诉记者,案件正侦办中,不便接受采访。
 
(记者到三亚公安局采访)

      随后,记者又来到海南省公安厅政治处,宣传科的陈科长接待了记者,在陈科长的帮助下,记者和省经侦大队的蔡大队长取得了联系。蔡大队长留下了办公电话后表示,目前还不便接受采访。 
 
       下落不明的被执行人

      7月22日上午,记者多次拨打张某的手机联系采访,但电话均处于无法接通状态。记者将其手机号码通过微信搜索,发现使用者是“Tony张某”,记者发去加好友申请后一直没有回复。
 
       记者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2018年11月28日,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做出的(2018)苏0411执1706号之一《江苏江南环球港商业中心有限公司与北京桉硕贸易有限公司联营合同纠纷执行裁定书》中载明:“经查,被执行人北京桉硕贸易有限公司现下落不明,名下无房产。为此本院依法将被执行人北京桉硕贸易有限公司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送达了限制高消费令”。记者查询公开信息发现,桉硕公司已为列为“失信人”。
 
(桉硕公司被列为“失信人”)

      上述执行裁定书中还载明:“在本次执行程序中本院依职权穷尽财产、人员调查措施之后,未能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也未查找到被执行人的实际下落”。

     既然常州的法院“穷尽”各种调查措施后,都没有发现被执行人的财产和下落,那么,三亚的陈警官又是如何找到了张某,并提出让张某“赔500万,剩下的给包”的计划呢?

     显然,“张某涉嫌合同诈骗案”的关键是六份授权书的真伪,而香港辉采公司早已对此给出了明确答案。现此案立案已近一年半,三亚警方最终会给出怎样的答案,本刊对此将保持关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