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反馈:山西吕梁市检察院积极对待姚醒龙申诉案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舆情反馈:山西吕梁市检察院积极对待姚醒龙申诉案

  《法律与生活》记者 董阎礼

  2019年5月24日,对于山西省吕梁市交口县姚池一家来说,真是喜从天降。

  这一天,苦于申诉无门的姚家突然接到吕梁市人民检察院一位女检察官打来的电话说,“媒体发来的情况通报,我们已经收到了,我们很重视,赶紧让姚醒龙(因侵占、诈骗、敲诈勒索三罪被判刑6年零6个月)的代理律师向本院递交申诉状吧。”

  姚家人立即给此申诉案代理律师王淑臣(天津)、戴颖周(北京)打电话。数日后,律师向吕梁市人民检察院递交了申诉状。

  此申诉材料目前在吕梁市人民检察院刑四庭研究中·······

  原来,2019年全国“两会”前夕,本社收到山西省吕梁市交口县姚池、杨虎英夫妇的投诉,反映其儿子姚醒龙曾与交口县某投资有限公司、交口县某煤业有限公司(系一家单位),索要被遭受殴打、砸毁车辆、强拆民房、挖掘祖坟、占用耕地等侵权赔偿款,因数额达不成一致,遂与上述两单位矛盾越来越深。后来,上述两单位报案。

  结果,姚醒龙分别以敲诈勒索、诈骗、职务侵占被判刑6年零6个月。

  但就在吕梁中院做出终审判决后的几日内,上述曾经报案的两个单位分别出具了两份和解书与和解协议书。不仅放弃追究姚醒龙的刑事责任,而且赔偿姚醒龙580万元,现已经付清。为此,姚池、杨虎英夫妇向本刊寄来投诉信的同时,还寄来了上述涉案一系列证据,其目的,就是根据法律规定对“已经和解的刑事案件依法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

  本社遂向中共吕梁市政委、吕梁市人民检察院等单位致以公函,希望审慎对待姚醒龙申诉案,严格区分轻罪与重罪、有罪与无罪,既不放纵犯罪,也不冤枉无辜。

  姚醒龙祖坟被暴尸荒野、老宅被强挖

  在山西交口县康城,姚氏家族属于大姓,祖坟坟头有数十座。2013年,某矿业在姚氏家族的祖坟附近采矿,随着矿界扩大,该矿业未经与姚氏后人达成一致意见,就强行动用挖掘机,将姚氏祖先上百具尸骨不分男女老少被暴于荒野。

  这种行径,引起了姚氏家族的强烈不满,经多次催要、上访,最后当地政府出面,某矿业给付240万元修建祖坟。

  虽然此问题解决了,但某矿业因此误认为姚醒龙是维权的领头人,心怀不满。

  而且,不久之后,某矿业又强挖姚醒龙家祖宅,使姚醒龙与某矿业矛盾愈加升级。

  2015年5月27日,姚醒龙家族住了百年以上的12孔窑洞,在其家人刚刚离开两个小时,12孔窑洞被某矿业数台挖掘机夷为平地,窑洞里的现金、衣服、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品,古书、字画、根雕艺术品原料等器物全部被黄土掩埋,姚醒龙闻讯后立即报案,并给辖区的所长李某发短信,要求其保护好非法强拆现场。但长达数月未能解决。但也由此看出,姚醒龙寄希望于文明的法律手段解决问题。

  姚醒龙也是刑事受害人

  2015年9月14日交口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报告显示:姚醒龙等7人于2015年8月26日上午在上科庄某矿区被殴打,姚醒龙致伤(左手第五掌骨被打断,至今没有恢复功能;体表皮肤挫伤及右脚外裸损伤,司法鉴定轻伤二级),同时,姚醒龙妻子郑彩云和妹夫李斌也被殴打,李斌的右手被打出血,深见骨头,一辆价值5万元左右面包车被砸毁;

  此外,在2015年8月28日凌晨3时,正在交口县人民医院正在住院治疗的姚醒龙再次遭三个蒙面人殴打得浑身淤青,正在陪护的妻子郑彩云也受到冲击,11岁的女儿姚佳懿受到了严重惊吓,留下了后遗症至今。

  其实,早在2011年,姚醒龙和一个村干部的妻子张红珍同时被打,姚醒龙头部被打了2寸长的口子,张某眼角被铁锹打了个口子,鲜血直流,某矿业对此起殴打行为共赔偿50万元,姚醒龙获赔20万,张某获赔30万元。

  本案报案人是侵权方

  由于某矿业过错在先,准确地说,是姚醒龙的加害、侵权方,所以,才使姚醒龙索要1000万元赔偿,并请北京律师代理此案。而且,姚醒龙本人也说过一些情绪过激的话,但即便如此,作为一审的交口县人民法院,并没有支持交口县人民检察院的关于姚醒龙犯有敲诈勒索罪的指控,只是认定了姚醒龙职务侵占罪(姚醒龙担任村小组报账员)判刑11个月,诈骗罪4年零6个月,合并执行5年。

  一审判决下达后,姚醒龙不服,上诉到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交口县人民检察院对一审法院未支持其敲诈勒索罪的指控提出抗诉意见,获得了吕梁市人民检察院的支持。

  故此,在二审时,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姚醒龙敲诈勒索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3年,与原来的两项犯罪合并执行6年零6个月。

  2018年10月24日,在二审判决下达后的6天后,当年状告姚醒龙的某矿业不仅赔偿姚家580万元,并表示“不追究姚醒龙的刑事责任。”二审法官冯秀梅在接到姚醒龙代理律师急匆匆送来的和解书、和解协议书时感慨地说,“你们早点送来就好了,现在判决已经做出了,你们申诉吧。”

  不久,姚醒龙的申诉也被驳回了,送到太原第一监狱服刑。

  吕梁市检察院积极履行监督职责

  姚醒龙的父母已年过七旬,思子心切,忧郁成疾,住进医院。而且,姚醒龙三个未成年孩子嗷嗷待哺,姚醒龙的妻子郑彩云每天带着孩子,侍奉公婆,以泪洗面。

  由于本社记者曾到案发地交口了解过此案,姚家所反映的情况有警方立案通知书、立案回执等证据,完全属实,但由于交口县委宣传部答应协调解决,本社随即未做报道。

  但令记者没有想到的是,姚醒龙被判刑6年零6个月。

  本社认为,根据《刑事诉讼法》二百七十八条规定“双方当事人和解的,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应当听取当事人和其他有关人员的意见,对和解的自愿性、合法性进行审查,并主持制作和解协议书。”

  姚家与某矿业的和解书和和解协议书均是交口县人民政府信访局、康城镇人民政府、县公安局主持下,双方自愿达成的协议,是彼此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

  另外,交口县人民法院已经做出了〔2018〕晋1130刑初96号刑事附带民事调解书。当年殴打姚醒龙的程某罪犯被判处7个月,赔偿姚醒龙80万元。

  该调解书真实性没有异议。

  同时,《刑事诉讼法》二百七十九条规定“对于达成和解协议的案件,公安机关可以向人民检察院提出从宽处理的建议。人民检察院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对于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做出不起诉决定,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对被告人从宽处罚。”

  何况,此案,当年正是吕梁市人民检察院提起的抗诉,而且,目前正在吕梁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启动刑事监督程序,吕梁市人民检察院有法定义务与责任综合本案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做出检察监督,公正裁决。

  令人欣喜的是吕梁市人民检察院在接到新闻单位反映的情况后,积极主动给姚醒龙家属打电话,让其代理律师递交申诉状,这种对工作高度负责的态度,是以实际行动落实最高人民检察院张军检察长提出的“全程监督,实现公平正义。”

  此案的加害方、侵权方是某矿业公司,姚醒龙属于民刑受害人,即使后来索要赔偿额度高,也属于事出有因,至少是双方都有过错,混合责任,不能仅仅追究姚醒龙一个人的责任。

记者手记:

  一个案件的处理,既要考量法律效果,也要考虑社会效果。姚醒龙现在是上有老下有小,老的是终日望眼欲穿,小的的是嗷嗷待哺,妻子年纪轻轻守着活寡……而且此案在当地影响恶劣,如将错就错,法律的尊严何在?法律不外乎人情,曾与姚醒龙水火不相容的某矿业公司都原谅了姚醒龙,法律为何不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呢?

  最高法《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中规定:如果达成刑事和解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礼道歉以及真诚悔罪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下。此案的引起,涉案公司有严重过错,否则,怎么能赔偿580万元?怎么能写和解书?

  《刑事诉讼法》的首要任务是“保障人权”,其次才是“打击犯罪。”而且,姚醒龙的行为和目的,就是维护自家的财产权、生存权、生命健康权,只是,在维权中说了些情绪的话,但也不要断章取义,更不能就此治罪。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