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网恋,一名法律系高材生的爱与恨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夺命网恋,一名法律系高材生的爱与恨

俞佳铖

       单身妈妈再遇网络爱情
 
       1983年,叶盛蓝出生在安徽省马鞍山市。2008年,她和初恋男友毕辉结婚后在马鞍山花山区安家。一年后,他们的儿子坛坛出生了。遗憾的是,这对夫妻没有熬过七年之痒。2015年冬天,两人因感情不和离婚,儿子坛坛由叶盛蓝抚养。
 
       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好在有闺蜜张洁洁的陪伴,叶盛蓝渐渐适应了独自带儿子的生活。叶盛蓝的父母心疼女儿,给了叶盛蓝200万元,让其安心抚养儿子。
 
       没有了经济压力,叶盛蓝过上了安逸的生活。每天她除了接送儿子上下学和做饭之外,其余时间就是在网络上打游戏,偶尔与朋友聚会。
 
       网络游戏中的虚拟世界,让叶盛蓝着迷。她花了不少钱在网络游戏世界中购买装备并结识了一些网友。2017年11月,叶盛蓝在游戏中认识了网名叫“风间冷月”的男子。
 
       “蓝蓝,我冲在前面,我保护你。”“风间冷月”的这句话让独自“闯荡江湖”的叶盛蓝备感安全。两人很快在游戏中结成“夫妻”,其关系也逐渐从网络世界走入现实生活。
 
       叶盛蓝得知,“风间冷月”的真名叫宋扬,比自己小6岁,是湖南省郴州市人,名牌大学法律系毕业,现在一家公司上班。
 
       “我是一个单身妈妈,离婚后带着儿子。”叶盛蓝将自己的真实情况具以告之,本以为对方会“嫌弃”。谁知,有着恋母情结的宋扬感动于她的坦白,两人的感情直线升温。
 
       2018年春节前夕,宋扬邀请叶盛蓝到湖南长沙游玩。叶盛蓝欣然答应。她怕过年时自己赶不回父母身边,便提前买了东西向父母和亲友拜年。但她没说去见网友,只是说和朋友出去玩。巧合的是,前夫毕辉提出,想让儿子坛坛看看奶奶。叶盛蓝同意让毕辉把儿子接到安徽省合肥市的奶奶家。
 
       2018年2月9日13时30分,叶盛蓝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信息,上面写着:“不带小朋友,自己出去浪了。”
 
       闺蜜张洁洁曾听叶盛蓝说过,自从离婚后,不再对爱情抱有幻想,只想把儿子带大。张洁洁也没有帮她张罗对象。
 
       对于叶盛蓝突然出去玩,张洁洁有些纳闷儿。但她觉得叶盛蓝应该是和亲戚去郊游。如果她有男友,不可能对张洁洁隐瞒。
 
       叶盛蓝一向把张洁洁当成亲姐妹,而这一次她的确没有把宋扬的事说出。她觉得两人的关系还没有确定,况且自己曾信誓旦旦地表示不再相信爱情……
 
       叶盛蓝从南京禄口机场飞到长沙,宋扬来接机。两人互换过很多照片,见到真人后仿佛相熟已久,并不尴尬。
 
       宋扬觉得,虽然叶盛蓝比自己大一些,但她保养得很好,穿着打扮时尚,比想象中漂亮。
 
       宋扬把叶盛蓝带到长沙的一家小宾馆。办理入住时,宋扬用自己之前捡来的一张名叫“张某”的身份证办理了入住手续。这次的长沙之行,叶盛蓝和宋扬确立了恋人关系。宋扬带她吃喝玩乐,叶盛蓝仿佛找回了恋爱的快乐。
 
       起初,宋扬只是打算和叶盛蓝“玩玩”。没想到,相处数天后,他渐渐爱上了这个性格直爽、温柔体贴的女人。叶盛蓝离开长沙后,宋扬已经对她魂牵梦萦。
 
       “该怎么和儿子说?不知道他会不会接受你。”宋扬第一次到叶盛蓝家时,叶盛蓝纠结地表示。宋扬微微一笑说:“待会儿一起去接坛坛放学,我保证他会喜欢我。”
 
      眼前的男人,虽比自己小,但办事稳重,让叶盛蓝感觉舒心。这天下午,两人来学校门口接坛坛放学,宋扬提前买了玩具。坛坛刚出来,宋扬就迎上去将玩具送给了孩子。
 
       看到心爱的玩具,坛坛很开心。很快,坛坛和宋扬熟络起来,这让叶盛蓝松了一口气。
 
      有了孩子的介入,这段感情仿佛有了未来。两人打算,朝着婚姻的方向前行。之后的每个月,宋扬都会到马鞍山和叶盛蓝相聚,住在叶盛蓝家。
 
       昔日恋人因琐事决裂
 
       2018年2月底,宋扬打算把女友带回家。事先,他将叶盛蓝的情况告诉了父母,但他的父母表示无法接受。他的父亲更是放下狠话说:“你要是和这个女人结婚,就断绝父子关系。”倔强的宋扬表示:“断就断,谁怕谁!”随后,他摔门而走。
 
       宋扬来到马鞍山,把跟家里人吵架的事告诉了叶盛蓝。看着男友这样的付出,叶盛蓝特别感动。随后的日子里,宋扬也不上班了,整天窝在叶盛蓝家。叶盛蓝每天洗衣做饭、接送孩子、照顾男友。
 
       那段日子,叶盛蓝和闺蜜张洁洁的接触比较少,她没有把自己和宋扬的事告诉张洁洁。在微信朋友圈,她除了晒孩子,就是晒自拍,从来没有晒过宋扬的照片。张洁洁和其他朋友都以为叶盛蓝仍然单身。
 
       不仅如此,叶盛蓝还再三叮嘱坛坛,不要告诉别人家里住了一个“叔叔”。虽然坛坛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很听妈妈的话。
 
      “我打算带你去见见我的父母。”面对叶盛蓝的提议,宋扬尽管心中有些忐忑,但还是答应了。
 
       宋扬和叶盛蓝在超市购买见面礼时发生了争执。宋扬说:“买个礼盒,看上去东西比较多,又体面。”叶盛蓝不同意:“太普通了,还是买名烟、名酒,有档次。”
 
       名烟、名酒要花费不少钱,宋扬不仅舍不得,而且也拿不出那么多钱。看到男友不愿意,叶盛蓝有些生气:“你这是不重视我们的感情。”“这点儿小事,你就上纲上线,我哪里不重视你了?”两人当众争吵,引来不少人怪异的眼光。
 
       叶盛蓝怕难为情,一怒之下跑开了。宋扬在气愤中回了长沙,两人因此进入“冷战期”。
 
       虽然两人不联系,但宋扬还是通过朋友圈和网络游戏关注着叶盛蓝。
 
       2018年4月初,宋扬在网络游戏中得知叶盛蓝和一个网友言语暧昧,经常一起组队做任务,很生气。“我每天想着她,她却和别人好上了,还过得那么开心……”宋扬越想越恨,很快来到马鞍山。
 
        宋扬在叶盛蓝家附近的一家宾馆住下,随时监视叶盛蓝。怎料,日子一天天过去,叶盛蓝每天照常接送儿子,并没有带男人回家。
 
       暖心叔叔成为杀人凶手
 
       2018年4月26日13时多,宋扬决心和叶盛蓝当面说清楚。
 
       这天中午,叶盛蓝一个人懒得烧饭,叫了外卖。刚吃完,宋扬来了。
 
       “你和游戏里那个男人什么关系?”宋扬气势汹汹地问。
 
       叶盛蓝以为宋扬是来和好的,谁知他摆出这副臭脸,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你来是为了问我这个问题,那么事实就如你所想的那样……”
 
       “你太过分了!”宋扬气得声音发抖。被激怒的他一把将叶盛蓝推倒在地。叶盛蓝也生气了,站起来和宋扬推搡打斗。打斗过程中,宋扬跑到厨房,拿出曾修理过下水道的榔头朝叶盛蓝砸去……
 
       看着自己满手鲜血,而叶盛蓝躺在卧室的地上一动不动,宋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眼看时钟已直指16时,坛坛要放学了,宋扬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打算把杀人现场伪装成入室劫财杀人的样子,迷惑警察。
 
       宋扬刚清理完现场,坛坛便开门进来了。原来,这天放学,坛坛见不到叶盛蓝,便用智能手表跟其联系,发现叶盛蓝的手机已关机。于是,坛坛自己回了家。
 
      刚开门,坛坛看到宋扬正在关卧室房门。
 
       “叔叔,我妈妈呢?”宋扬被坛坛稚嫩的声音吓了一跳,他说:“你妈的一个朋友腿断了,她去医院了。”
 
      宋扬帮坛坛把书包放下,给他拿了小饼干吃。这是坛坛的习惯,放学后一定要吃点儿什么,宋扬牢记在心,因为他曾经准备当坛坛的好爸爸。
 
       “晚上想吃什么?我把饭菜热热。”宋扬看到桌上有叶盛蓝吃剩的黄焖鸡米饭,打算凑合着给孩子当晚饭。
 
       宋扬热好饭菜,坛坛看了看,噘嘴摇摇头:“叔叔,我不想吃,我要吃方便面。”宋扬给孩子煮了方便面。
 
       晚上,宋扬辅导坛坛做功课。9时多,他给孩子洗脸洗脚,铺好被子睡觉。10时多,宋扬打开叶盛蓝的电脑,见QQ是自动登录的,心中窃喜。他看到叶盛蓝的QQ钱包里有9200元,他如数转到自己事先用“肖某”的身份证办的银行卡内。
 
       这张银行卡的户主名叫“肖某”,1990年出生。这张身份证也是宋扬捡来的。他事先用“肖某”的身份证办了一张银行卡,没想到这一次派上了用场。
 
       次日一早,坛坛醒来,发现宋扬不见踪影,去推叶盛蓝的房门,推不开。坛坛打电话给张洁洁:“张阿姨,妈妈不在家,没人送我上学。”张洁洁赶紧赶到叶家,并向坛坛问道:“你妈妈去哪儿了?”坛坛说:“叔叔说,妈妈去医院看病人了。”张洁洁觉得奇怪,坛坛口中的“叔叔”是谁?
 
       把孩子送到学校后,张洁洁联系叶盛蓝,但其手机始终关机。她联系叶盛蓝的母亲,两人叫来开锁匠,打开了叶盛蓝的房门,发现她倒在血泊中。
 
       张洁洁立即报警。安徽省马鞍山市公安局花山分局的警察赶到现场,全力展开侦查工作。查监控、走访邻居,收获线索甚微。正当民警没有头绪时,坛坛口中的“叔叔”引起他们的注意。
 
      坛坛告诉警察:“妈妈说,不能告诉别人,有个叔叔在我家。”民警觉得事情非常可疑,顺藤摸瓜,终于查明了宋扬的身份。
 
        宋扬在2018年4月27日凌晨离开叶盛蓝家后,来到马鞍山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农业银行,分两次把“肖某”卡内的9200元取走。
 
       警惕性很强的宋扬改变了发型,剃个板寸头,用“张某”的身份证购买一张从马鞍山前往江西省鹰潭市的车票。来到鹰潭,他又用“张某”的身份证购买了下午4时56分前往湖南省衡阳市的火车票。马鞍山市警方立即联系铁路公安。
 
       2018年4月27日晚上7时多,躺在卧铺上的宋扬被警方抓获。
 
       2018年11月5日,安徽省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故意杀人案作出一审判决:30岁的宋扬因犯故意杀人罪、盗窃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本文当事人均为化名 图片来自高级摄影师陈一笑以及由他创办的一笑摄影圈)
 
本文来自《法律与生活》6月上半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