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说四次“我不爱你”后,她如何收拾涉外婚姻残局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连说四次“我不爱你”后,她如何收拾涉外婚姻残局



肖菲
 
        上班前穿过法庭通道,通道里已经站满了当事人,对于这种情形,外人很惊讶:怎么这么多人打官司?但我自己对此已经熟视无睹,每天上午都要开3个庭的状态已经很多年了,见什么都不新鲜。
 
        跨国之恋
 
        一个女人在角落里默默站立,引起我注意的不是她,而是她怀里的孩子,肤色竟然是黑色,一定是涉外离婚当事人的保姆跟着来了,我迅速做了判断,冲着这个黑皮肤洋娃娃笑了笑,走进办公室。
 
        法庭的门在8点半准时打开,书记员先安排当事人进法庭,没多久,她几乎小跑进办公室:“我们有个当事人要求保全,好像挺着急!”
 
        我和她一起回法庭,在那里等我的竟然就是那个“保姆”,这回是黑娃娃冲我笑了,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的当事人?
 
       “保姆”着急地和我说:“法官,我刚刚知道我丈夫就要回国了,所有的行李都已经办理机场托运手续,但我们的离婚还没有办手续,孩子的抚育费还没有着落,不能让他走了!”
 
       原来“保姆”是我新收的离婚案件原告小齐,我找来卷宗材料,才看到我的案子被告阿吉穆是一个来自非洲国家的人。
 
        “你确定他要离境吗?”我问她,“没错,我从他朋友那里打听到的消息,他们昨天一起去机场办理的手续,他这几天就走。”
 
        这个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碰到,限制离境能否在民事案件中使用?行李能否保全?我没了主意,但我知道这是大事,便向领导汇报,因为涉外案件相关送达手续要经过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相关部门协调,我打了一上午电话,终于有了答复:可以办理限制离境、财产保全。
 
        我把这个焦急的母亲劝了回去,让她等通知,她很不情愿地走了,生怕我们把事情给她耽误了。
 
       裁定做出后,我马不停蹄到相关部门做审批,通过海关、机场等部门办理了相关手续,终于查到了阿吉穆的行李,整整10大箱,如果再晚一点,行李就“坐”飞机走了。
 
       我终于松口气,这一天没白跑,我回到单位就和小齐通了电话,告诉她保全的事情,电话那端,她也和我一样松了口气,我通知她开庭的时间,她说:“阿吉穆一定不会出庭,我们快两年没见了!”
 
       也许孩子听到了爸爸的名字,我隐约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喊:爸爸!
 
       阿吉穆接到我们的通知,来法院领取起诉书、传票和裁定,他是个典型非洲人,个子高高,身材瘦瘦,皮肤黝黑,只有牙齿和衬衫雪白。
 
        他的中文很流利,阅读也没有问题,但对我们扣押行李表示很愤怒,我向他讲解中国的法律,并告诉他可以要求找翻译和律师,他不住地点头,我告诉他:“你应该按时出庭,否则会缺席审理。”
 
       他点头表示明白,但依旧询问什么时候能把行李运走,我告诉他,如果调解解决会很快,他若有所思地离开了。
 
        小齐这次开庭仍旧把洋娃娃带来了,洋娃娃记性不错,一见我的面就笑,显然她认出了我,我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她的卷发,小齐告诉我她叫亮亮,果然是眼睛亮亮、牙齿亮亮、皮肤黑又亮,好像遗传阿吉穆的较多。
 
        我说:“孩子太小,总来法院不好,你不怕她有不好的记忆?”
 
        小齐说:“她也两年没看见爸爸了,我怕她忘了他,等她长大了,万一问我是怎么回事,我也好对她解释。”
 
       等了半个小时,阿吉穆没有到庭,他真不想见这母女俩吗?还是因为扣行李对她们不满意?我只得缺席审理。
 
       我还是问起了这段涉外姻缘的开始。
 
       他们的结合非常不容易。别看小齐现在无业,原来却是语言学院的教师,而阿吉穆正是她的学生。
 
       阿吉穆在班里是比较好学的那种,对中文兴趣极大,大家都是从零开始,但阿吉穆学得比谁都快。
 
       小齐也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和班上的人比差不了几岁,大家都很喜欢这个小老师。
 
        课余时间,阿吉穆经常让小齐给他开小灶,一来二去,两个人越来越熟识了。
 
       小齐发现,外国学生自学能力比中国学生强,一般都是上课来,下课走,课上还活跃,课下好像就很少扎堆聊天、讨论问题,同学之间关系比较冷漠。
 
      小齐准备给他们组织一次郊游,一来可以和陌生人说中文,二来增进同学之间的友谊。大家非常响应,一同约着登长城。小齐带大家刚要登到长城最高烽火台时,突然被绊倒,脚腕一下子肿得老高。
 
       同学们都在不知所措时,阿吉穆蹲在小齐面前,示意要背她,小齐执意不肯,阿吉穆不由分说就背上了小齐。一路上山、下山,靠在阿吉穆的背上,小齐突然觉得这么温暖,但她也看到路人的目光并不友善,有的对他们指指点点,她想人们一定误解他们是情侣了。
 
       长城归来,小齐与阿吉穆之间的陌生感荡然无存,显然从师生关系变为朋友关系。见他们经常一起进进出出,学校里开始有了流言蜚语。
 
       根据学校规定,与外国学生谈恋爱是被绝对禁止的,小齐不理睬,她也从没有想过去和阿吉穆谈恋爱,他们只是好朋友。
 
       阿吉穆对小齐越来越殷勤,常拉小齐吃这吃那,小齐知道阿吉穆的国家很穷,但他是当地酋长的儿子,还是比我们一般中国人要富裕不少,否则也来不了中国留学。
 
       渐渐地,两人逐渐从朋友关系转为恋爱关系了,阿吉穆还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两居室,两人同居了。
 
       现实与真实
 
       没有不透风的墙,学校不久就得知此事,开始找小齐谈话,宣讲学校规定。
 
       小齐既怕学校知道又怕家里知道,因为在学校她将面临被开除的危险,而家里父母一定不会让她找个外国人,更何况是个黑人。
 
       阿吉穆却不管这些,对小齐承诺,如果被开除就结婚,他有能力养小齐。
 
       小齐终于没能顶住学校的压力,因为违反规定,她被学校开除,为了爱情,她没有后悔什么,唯一让她担忧的是她不敢和家里说,只得每天在两居室里等阿吉穆下课,她家里人还以为她住学校,直到小齐怀孕。
 
       不久,小齐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打算和阿吉穆商量去做流产,阿吉穆强烈反对,一定让她生下孩子,小齐不得不向父母说出这一切。
 
       小齐的妈妈反应最大,拉着小齐就要去做流产,妈妈和她说:“就是找中国人我们都要知根知底,你找个外国人是怎么回事?你连那个国家在哪都不知道,你怎么查这小子的来路?”
 
      小齐讲:“阿吉穆很单纯,他的母亲生病是被中国援非的医生救治的,他家对中国充满好感,阿吉穆也答应我在中国工作,不回国了,他家有钱,我也不会过苦日子的……”
 
       无论小齐怎么说,还是被父母赶出家门,她是独生女,父母不舍得不管她,无非是为了给她加压,但此时的小齐已经没有退路,工作没了,家也没了,只剩阿吉穆了。
 
       小齐偷了户口本和阿吉穆登记,也不敢对阿吉穆说自己父母反对这门婚事,怕阿吉穆往种族歧视上想,她和阿吉穆解释,父母因为怕她去非洲而伤心,阿吉穆也并不在意。
 
       婚后的日子不太如意,小齐妊娠反应很大,又不太会做饭,身体非常虚弱,阿吉穆整日忙毕业论文,也不能照顾小齐。
 
       小齐在没有父母关照下生下了亮亮,阿吉穆还给她起了一个很长的非洲名字,小齐就等阿吉穆毕业后一家三口过安定生活。
 
       阿吉穆毕业后在大使馆找到了工作,收入不错,工作也体面,小齐把这一切告诉她父母,但她妈还是不让她回家,小齐只有等待。
 
        阿吉穆的工作很忙,比上学时的课余时间都少,而且常常不能回家,小齐逐渐习惯一个人带孩子生活,她希望阿吉穆能在工作上有一番作为。
 
       但阿吉穆回家次数少了,对她也少了以往的热情,对孩子更是冷淡。
 
       小齐忍不住要问究竟,阿吉穆很坦白地告诉她:“我不爱你了。”一连说了4遍,小齐以为阿吉穆在开玩笑,阿吉穆严肃地说:“在我们国家,只要对你的妻子连说4遍我不爱你,就视为离婚。”
 
       这下把小齐说懵了,以前只听说过有些国家有这样的习俗,怎么阿吉穆那里也是如此。
 
       小齐说:“你要把我和亮亮怎么安置?离婚是需要理由的,你不能就这样走!”
 
       阿吉穆说:“房子我继续给你付租金,但我真不爱你了!爱和不爱都不需要理由。”
 
       阿吉穆简单收拾东西真的走了,留下小齐和1岁多的亮亮,小齐哭都找不到地方,幸亏有女儿陪伴,否则她真想一死了之。
 
       阿吉穆不再与小齐联系,包括自己的女儿,虽然还付房租,但小齐要带女儿生活,好在房子离语言学院很近,小齐只好在家里一边带孩子一边当中文家教,有时还接一点翻译的活。
 
      眼看孩子一天天长大,也学会叫爸爸,小齐试着和阿吉穆联系,手机号码已经变了。
 
      小齐找到阿吉穆的好朋友,他们告诉她,阿吉穆已经准备迎娶大使的女儿,近期就要回国举行婚礼。
 
       想到阿吉穆如果真的离开中国,不支付房租是小,不负担孩子的抚养费可怎么办?于是她咨询律师后来到法院起诉离婚。
 
       起诉离婚没多久,同情小齐的阿吉穆朋友偷偷把阿吉穆的行程告诉了小齐,小齐慌了,律师告诉她可以申请诉讼保全,她才来法院。
 
       小齐要求法院判决阿吉穆一次性给付全部抚育费,鉴于她的特殊情况,我还是支持了小齐的请求。
 
       判决书送达双方后,他们都没有上诉,我知道诉讼程序终结之时就是阿吉穆离境之日,可抚育费如何执行真是个难题,那10箱行李能抵多少费用呢?我问小齐:“你打算今后怎么办?”
 
       小齐迷茫地望着远方,喃喃地说:“我还是要找到阿吉穆,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亮亮,他不能就这么走了。”
 
       人到这个时候,再谈爱就显得太苍白了,越现实也就越真实吧。
 
       涉外婚姻的困惑
 
       也许没有走出过国门,或许是受传统文化影响太深,我一直不看好这种涉外婚姻。因为它有太多不确定性,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混血儿是相当好看的。
 
       在这起案件中,对于小齐,我说不上同情。婚姻这件事,是她自己的选择,她只得承受。
 
       但当我看着她的孩子——那个漂亮的洋娃娃,我真的无法想象,这个洋娃娃如何在黄皮肤的国家中快乐地成长,她要面临的困难,可能会比小齐还要多。
 
       作者简介

       肖菲,女,原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民二庭审判员。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经济法专业,后获得北京大学法学硕士学位。多年来,她一直从事民事审判工作,审结各类民事案件5000余件,尤以婚姻家庭案件居多。从2008年开始,受本刊邀请,她开设了“法眼围城”专栏,以独特的视角解读围城男女的情感挣扎,深度剖析一名基层法官内心真实的情法冲撞。
 
文字│原载《法律与生活》
                       
                                                                                                                                              2008年11月上半月刊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