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狗上阵报警无效?化州一起租赁纠纷的演变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狼狗上阵报警无效?化州一起租赁纠纷的演变

本刊记者 李漠  薛京

        三月的化州,已湿热难耐。一起普通租赁纠纷,竟升级为一场硝烟四起的厂房争夺战,个中境遇让曾亚广感觉比这里的天气还令人发闷。
 
       曾亚广是化州市天壹门业有限公司(下称:天壹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他气愤地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我投资2000多万元在租赁的肖某强的土地上建造了面积为10000平米左右的厂房,他一看我将厂房对外租赁有利可图,就谎称我欠他70万元,并以讨要此债务和讨要租金为由,伙同他的儿子肖某杰等10余人将我们暴力驱逐,还抢走了我工厂价值500多万元的门和物资,并强占了厂房,导致我的工厂关门,七八十名工人下岗,经济损失2500多万元!”
 
       曾亚广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后,接着说:“6个月来,我们数次找化州市公安局报案,他们却以‘没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发生’为由不予立案侦查,我们申请刑事复议,他们还是不予立案!目前,我们已经向茂名市公安局申请了刑事复议,我们坚信茂名市公安局一定会依法处理,给我们一个公正的结果!”
 
(曾亚广向记者反映情况)
 
        从租赁到纠纷

        2015年9月15日,天壹公司与肖某强签订了《房屋及土地租赁合同》。

        该合同显示:甲方将唐岗岭38号厂房约6000多平米、空地4000多平米租赁给乙方使用。租赁期限30年,至2045年5月30日。租金每月3.45万元。
 
(厂房内部)

        “因为肖某强原来的的厂房很老旧已经无法使用,我完善相关手续后,就多方筹措资金2000多万元建了10000多平米的厂房。我的天壹门厂就在这厂房里,我还把靠近大路的厂房出租,人家搞了273车城、康正汽车超市等。”曾亚广称,“从租赁开始,我就按时交纳租金,从无拖欠。但肖某强却想夺占厂房,就对我下手了!”
 
        “2018年7月21日,我向肖某强交纳7月的租金3.45万元,但是他没有给我打收条,我索要,他说过两天打给我,可始终不给我。这样8、9两个月的租金我就没法给他,他不打收条我不敢给他呀!”曾亚广称:“其实,他不给我打收条,就是在故意制造事端,8、9两个月的租金我没法给他,恰恰是他想要的结果。”

        “此后,肖某强再生事端,他竟然讹诈说我们欠他70万元,并在8月17日给我们下了所谓的《还款通知书》,让我们在1个月内还款70万元及利息。”曾亚广之妻宁苑伶手指该《通知书》称:“这是讹诈,我们严正拒绝了!”
 
        争夺厂房

       “如果我们之间真的存在经济纠纷,那么你去法院起诉,由法院判决,可是,肖某强的目的是霸占我的厂房。他谎称70万元欠款、欠租金,就是想以此为借口,用暴力手段非法霸占我的厂房。9月30日,他组织肖某杰等人用一辆小汽车(车牌:粤K3A828)堵塞我工厂的大门,他们还进入生产车间,阻止工人生产。”曾亚广说:“他们还对我威胁、恐吓。我们立即报警,南盛派出所出警,但他们没有阻止肖某强等人的违法行为,看了看就走了。”
 
        “警察的不作为,甚至默认,让肖某强等人更加嚣张。10月1日,他又带着肖某杰等人,用小汽车堵住工厂大门,还强行闯入车间,到配电房扯下电闸断绝了电源,并更换配电房门锁,控制了配电房,不准我们进行生产经营。”宁苑伶激动地说:“10月2日,肖某强、肖某杰等10多人,驾驶两辆汽车又来了。他们用其中的一辆小车(车牌号牌:粤3P593)堵住了工厂的大门,用另一辆小车堵住了康正汽车超市大门。肖某强带来的人还驾驶我厂的一台叉车对车间内的设备及板材进行破坏,严重妨碍了工厂的生产经营。同日下午6时30分,肖某强指挥肖某杰等人强行钻孔打桩,并用铁链串联,将我工厂封了。他们严禁工人进出车间,工厂被迫停产。10月3日,肖某强、肖某杰、黄某某等人,强行驱赶工人,不准他们进入车间恢复生产。10月4日,肖某强、肖某杰等10多人,继续用车辆堵住我工厂大门,不准工人进入,不准生产经营。肖某杰还组织人用混凝土将配电房出入口、通道全部封死。还将我的小汽车用铁链锁死,不准我驾驶,肖某杰还跳上车踩踏,造成一定的损坏。10月5日,他们不仅继续封堵我厂大门,还牵来两条凶神恶煞般的大狼狗强迫273车城老板将车城大门打开,并将大狼狗赶进车城,故意毁损车辆,破坏车城的经营。直到下午4时许,我忍无可忍就制止他们,却被他们打昏倒地,后被120救护车急送医院抢救,住院14天,医药费花了几千元他们也不管。”

        “10月6日,肖某强他们不仅继续封堵大门,还迫使273车城老板将车辆全部搬离,并雇用车辆拉泥土封堵了车城大门。他们随后强行霸占了车城,给车城老板造成数百万元的经济损失。老板要起诉我们赔偿损失。10月7日,肖某强、肖某杰等10多人继续实施侵害行为,他们用车辆堵死大门,将我们工厂通道封死,还用狼狗看守,不准工人进入恢复生产经营。”宁苑伶气愤地说:“12月12日,肖某强等带人将我厂内的1100套成品门装车要拉走,我闻讯后匆匆忙忙赶到南盛派出所报案,当时值班的陈警官却不搭理我。这1100套门被肖某强等人劫走了,被劫走的还有原材料,共计500多万元。”

       曾亚广、宁苑伶反映的问题,得到了天壹门厂员工王某、谢某的证实。
 
        “从2018年10月1日起至10月7日,肖某强、肖某杰等10来人,通过用堵路、封厂、断电,用暴力殴打我本人、恐吓我厂工人,用狼狗驱赶273车城老板等手段,不仅毁掉了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还强行霸占了厂房,致使我的工厂被迫停产、273车城关门,给我造成经济损失达2500多万元!”曾亚广激动地说:“在这度日如年的7天里,我们天天数次报案,南盛派出所也出警,甚至一天出三四次警,但都是来转转就走,啥也不管,任由对我们侵害行为的进行和延续。我们到化州市公安局报案,化州市公安局都以没有证据为由,不予立案!我们把相关视频资料给了公安局,他们怎么还说没有证据?我们不明白他们要什么证据?!如果公安局在肖某强等对我们进行不法侵害之初就采取措施,怎么能有后来的严重结果?!使他们的恶劣行为一路升级到打、砸、抢!”

      “12月12日,肖某强等带人抢走了我厂价值500多万元的1100套成品门和原材料,我去南盛派出所报案却没人管!”宁苑伶气愤地说:“难道这不构成犯罪?!”

        “如今,我的厂房已被肖某强等人非法霸占6个多月,被抢走的500多万元的门和物资公安局没人给追。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就去找化州市公安局,可公安局就是不予立案处理,反而让找南盛派出所。我申请复议,他们还是不予立案,我找市公安局找了十多次,都是这个结果。”曾亚广气愤地说:“我们民营企业每月、每年都交税,但谁来维护我们企业的合法权益和人身安全?”
 
(化州市公安局出具的《不予立案通知书》)
 
        “今年1月17日,我们向茂名市公安局申请复议,茂名市公安局作出了延期通知书。”宁苑伶拍着茂公刑复延字(2019)1号《延长刑事复核限期通知书》对记者说:“其实事情并不复杂,为什么要延期?”
 
(茂名市公安局出具的《延长刑事复核期限通知书》)

        “我坚信茂名市公安局一定会秉公办事依法处理,给我们一个公正的结果!”曾亚广称,“我们期待这一天早点到来!”
 
        化州市公安局:公安部门维护合法权益

        曾亚广反映的问题是否属实?记者于3月18日来到化州市公安局了解情况。指挥中心的一位女性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
 
        出示记者证、单位介绍信后,记者表明了意图,此后,指挥中心的余副主任接受了采访。

        他说:“此案前期我还是比较清楚的。2018年12月4日就明确告知不予立案。他又申请复议。局里召开会议,经研究维持原决定。他又向茂名市公安局审请复议,市公安局还没答复,正在走程序。没有立案是因为没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发生。”

        对于曾亚广反映的“对方采取暴力手段,强占厂子达半年之久,影响其生产经营秩序,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涉嫌犯罪”的问题,余副主任称:“他们有合同协议,但在履行时产生纠纷,他租金没交。出租方委托律师向他发催缴通知函,也要求解除合同。合同终止了。他应该找有关部门处理这个合同纠纷。”

        余副主任强调:“我们公安部门维护合法权益。他得履行这合同。这合同终止了,这权益是合法还是非法要有关部门认定。”
 
         茂名市公安局答应作出复议后通知记者

        3月19日下午,记者来到了茂名市公安局。新闻中心的戈主任接待了记者。

        记者请戈主任在市公安局作出复议后通知一下记者。

        互留了联系方式后,记者离开。
 
        肖某强:这是诬陷

        为了求证曾亚广投诉内容的真实性,记者在事发地对肖某强进行了采访。

        记者请他就曾亚广的投诉材料作出回应。他说,不用看,这是诬告。

        “政法委、纪委、公安局三部门调查处理了这个问题,已经结案了。他为什么到处告状呢?”他说,“我们有合同协议的。他不遵守合同,不给房租,一拖就是10多个月,还欠我100多万借款。我要也不给我。我月月追租金,他不给我。我本不想采取行动,他不给,这样拖下去就是几百万,我们按合同法先发了个解除合同通知书,又补了个通知。”

        “如果曾亚广对通知书有异议,请在2018年9月25号向法院和仲裁机关确认这通知书的效力。”肖某强一方的李某某告诉记者。

         “他一直不搞。”肖某强说,“我发通知书后,我同意他收房租,但租金要打到我的账户里边。为什么封厂呢,他拿走我60多万租金不给我。我就采取措施,合同解除了。他说我打他,没有这事儿。政法委、市公安局、纪检组成专案组调查很长时间,一目了然,公安局不予立案。”
 
       关于这起争端,曾亚广和肖某强各执一词。那么,茂名市公安局又将做出怎样的复议决定?本刊对此将保持关注。
       
     
记者手记:不要让暴力成为解决问题的最终手段

       群众利益无小事,小火不灭,大火燎原。如果当初双方采取理性手段,或者一方报警后警方能及时处置,事情还会演变升级到火药味十足吗?
 
        希望类似事件少些发生,有关部门积极作为,不要让暴力成为解决问题的最终手段,而要让依法行事成为及时化解各方矛盾的最早手段。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