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男子轮奸未成年少女被判刑,专家和律师有话说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四名男子轮奸未成年少女被判刑,专家和律师有话说

        2019年3月中旬,澎湃新闻报道了湖南道县四名男子轮奸未成年少女被判刑的案件。
 
        蒋某萱、陈某林、杨某云、唐某平系战友关系。唐某平在道县某酒吧上班。案发前唐某平认识未成年的熊某并加了微信。
 
        2018年7月30日晚上9时许,四被告人与被害人熊某在被告人唐某平工作的酒吧喝酒。
 
        当晚23时,趁被害人熊某醉酒意识不清醒状态,四名被告人将被害人熊某带至宾馆开房并与之发生性关系。
 
        3月中旬,道县人民法院审结这起轮奸案,被告人陈某林、蒋某萱、杨某云、唐某平犯强奸罪,被判处七至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针对这一事件,《新京报》刊发文章予以报道。
 
        据中国共产党道县委员会政法委员会官方微信公众号消息,日前道县人民法院审结一起轮奸案,被告人陈某林、蒋某萱、杨某云、唐某平犯强奸罪,被判处七至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涉案人员
 
        蒋某萱、陈某林、杨某云、唐某平系战友关系,唐某平在道县某酒吧上班,案发前唐某平认识未成年的熊某并加了微信。
 
       案发经过
 
        2018年7月30日晚上9时许,四被告人与被害人熊某在被告人唐某平工作的酒吧喝酒。
 
        23时,趁被害人熊某醉酒意识不清醒状态,四被告人商量将被害人熊某带至宾馆开房并与之发生性关系。
 
        之后,陈某林、杨某云用出租车将熊某带至道县某宾馆8508房间内。杨某云用微信将宾馆房间地址位置告诉蒋某萱、唐某平。
 
        随后,被告人蒋某萱骑摩托车购买了两盒避孕套来到房间。据了解,当时熊某正值月经期。被告人陈某林、杨某云、蒋某萱分别与被害人熊某发生了性关系。
 
        次日凌晨1时许,唐某平来到房间,在被害人熊某醉酒未醒的状态又与其发生了性关系。
 
        抓捕过程
 
        被告人陈某林、杨某云、蒋某萱离开房间后,被告人唐某平与被害人熊某仍留在房间里,31日6时许,被害人熊某将自己被强奸之事告诉朋友熊某与其朋友来到房间叫被告人唐某平不要走并报警,公安民警在该房间将被告人唐某平抓获归案。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蒋某萱、陈某林、杨某云、唐某平无视国法,趁被害人熊某醉酒状态,违背女性意志先后强行与未成年被害人熊某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均已构成强奸罪。四名被告人轮奸未成年人,应从重处罚。法院根据四名被告人的犯罪情节,遂作出上述判决。
 
        随后,这一案件在网络上引起热议。
 
        针对此案,小法专访了北京市京谷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委员、廖海军案代理律师李长青。针对此案,他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
李长青(北京市京谷律师事务所主任)
 
        李长青律师表示,轮奸属于强奸罪的法定加重情节。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的规定:有二人以上轮奸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本案中被害人熊某案发时尚属未成年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对于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应当依法从严惩治;针对未成年人实施强奸、猥亵犯罪的,应当从重处罚。
 
        轮奸属于应当加重处罚、严厉打击的犯罪情节。
 
        和本案情节相类似还有若干年前李某某轮奸案。在那起案件中,经律师证实,被告人李某某系未成年人,受害人杨某为成年人,最终,李某某终审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
 
        而本案从目前披露的情节看,其犯罪情节更为恶劣,社会危害性更大。四名被告人共谋将被害人带至宾馆开房,并与之分别发生性关系,共同犯罪的参与人均应对其犯罪行为负责。
 
        本案在不存在违法阻却事由和责任阻却事由以及其他应当减轻处罚的情况下,应以强奸罪的法定加重情节予以量刑,依法严惩犯罪,保护被害人合法权益。
 
        在程序上,本案应该由检察院提起抗诉。同时,被害人也可以申请检察院抗诉。
 
       同李长青律师持同样观点的还有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金泽刚。
 
\
金泽刚(同济大学法学教授)
 
        金泽刚教授撰文称:
 
        本案中,在熊某醉酒丧失反抗能力的情况下,四名被告人将其带到宾馆,在两三个小时内、于同一封闭的地点分别与熊某发生性关系,侵害熊某的性自主权,其行为毫无疑问构成强奸罪,而且属于“二人以上轮奸”的重罪情形。
 
       对此,《刑法》的规定清清楚楚,那就是要升格法定刑,“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若认定为轮奸,却只适用普通强奸罪的法定刑,属于典型的认定事实清楚,却适用法律错误,必须予以纠正。
 
        另外,本案的判决还应该考虑本案的被害人熊某属未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
 
        众所周知,未成年人生理和心理发育不成熟,自我保护能力较弱,容易受到侵犯,且危害后果比成年被害人更加严重,影响更为深远。
 
        心健康势必造成严重的影响本案被害人熊某在案发时处于醉酒状态,轮奸对于其身,况且,被害人熊某当天还处于生理期,四被告人竟然置其身体健康于不顾,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这都属于应当从重处罚的情节。
 
        所以,本案应该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范围内进行刑罚裁量。否则,不足以体现刑法规定的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也不足以抚慰被害人,更不足以惩戒轮奸未成年少女的犯罪人。
 
        对未成年人性权利的保护向来是保护未成年人工作的重中之重。在今年的“两会”上,许多人大代表也强调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最高法、最高检的工作报告中也都提出要依法严惩侵犯未成年人性权利的犯罪行为。
 
        保护未成年人免受性侵,是司法机关,乃至国家和社会的共同责任。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