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荣贵的“余火”,照出权力被滥用的模样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火荣贵的“余火”,照出权力被滥用的模样

    \   
(火荣贵 资料图)
 
        “火书记”在2019年春节前被逮捕,等于烧了一把“余火”。此时,距离其于2018年7月接受调查正好过去了半年时间。
 
        在网络空间暴得“火书记”大名者,是甘肃省武威市原市委书记火荣贵。他的事情之所以如此引人瞩目,是因为他的行为太过出格。

        新媒体北京时间刊载的题为《抓记者书记火荣贵往事:打骂下属、提拔美女、征地不给钱》一文记录了火荣贵的所作所为。
 
        生于1962年的火荣贵,于20世纪80年代初毕业于甘肃省张掖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他因出色的文笔且长期担任领导秘书、能力出众,在45岁的时候被委以甘肃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等重任。48 岁那年,因为一位领导的大力举荐,火荣贵出任武威市市委书记。
 
       主政武威市不久,火荣贵便烧了一把火。2011年12月,武威市拿出31个副县级领导岗位进行全国公选。在此次公选中,刚从清华大学毕业半年时间、年仅 22 岁的焦三牛被提拔为副县级干部。这件引发广泛争议的事件,让火荣贵和武威市“第一次为外界所熟知”。而他对一名28岁被提拔为正县级县委副书记的漂亮女干部的提拔,则在当地引发强烈的不满情绪。
 
        火荣贵在武威烧的第二把火是抓记者。2016年初,《兰州晨报》驻武威记者张永生等三名记者被抓曾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他的第三把火,被认为是在“无中生有抓项目”的论调下盲目发展项目而致使祁连山生态遭到严重破坏——这一问题被认为“几乎就是火荣贵仕途的滑铁卢”。
 
        2017年4月,火荣贵被调离甘肃省武威市市委书记的岗位。三个月后,他成了纪检监察机关的调查对象。调查结束后,甘肃省纪委监察委对火荣贵所涉问题的通报措辞严厉。比如,“在重大原则问题上违背中央决策另搞一套”“蛮横霸道, 把主政地方视为私人领地和独立王国”“辱骂殴打领导干部和身边工作人员”。 辱骂殴打他人这条结论的背后,是火荣贵“一言不合就对身边的同事、下属破口大骂,甚至是拳打脚踢”。
 
       这种“蛮横霸道”的工作作风,给武威当地的政治环境、生态环境、经济环境带来难以修复的创伤。
 
        此次被逮捕,火荣贵涉嫌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滥用职权罪这三项罪名。 从此次被逮捕到将来受审判,火荣贵的“余火”尚在。 这把“余火”映照的是主政一方的官员把自己当“土皇帝”的模样,是人民赋予的权力被滥用的模样。

        愿火荣贵的这把“余火”,让后来者对权力和法律心怀敬畏。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