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记者”发布不当报道,谁该为此负责?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机器人记者”发布不当报道,谁该为此负责?

       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算法推荐系统”“机器人记者”开始进入新闻业,为记者、编辑节省了时间。但与之相关的问题层出不穷——从“AI合成主播”能否代替人类主播,到算法黑箱带来的隐患,都需要我们思考。
 
      彼得·乔治耶夫(Peter Georgiev)是知名新闻研究者,也是保加利亚国家电视台(Bulgarian National Television)的记者。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他探讨了算法自动生成新闻涉及诽谤问题的处理方式,并对新闻机构提供了建议。

      “我会不知疲倦地工作,让你们随时了解情况,因为信息将不间断地输入我的系统。”新华社人工智能节目主持人在2018年11月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向全球观众这样介绍自己。
 
       这引发了新闻主播是否可能被机器人主播替代的业界讨论。但不可否认,“自动化新闻”将在新闻传媒业发挥核心作用的迹象早已存在。
 
       对新闻机构来说,一个算法可以自动生成引人入胜的报道是令人期待的。当美联社开始依靠自动化来报道美国职业小联盟(minor league baseball)的比赛,并将公司盈利数据转化为报道时,许多人可能会大吃一惊。
 
      但现在,已经几乎找不到不使用机器人记者的大型新闻媒体了。
 
      从商业角度来看,这完全说得通。同样被要求在周六凌晨3点发表一篇文章,机器人记者表现得既方便又便宜,而且它们不会抱怨。最重要的是,它们很快。
 
       2015年,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的“金钱星球”(Planet Money)播客在记者和算法之间举办了一场写作比赛。算法获胜。
 
       然而,尽管机器人表面上万无一失,但实际上,它们也会出错。在新闻行业,最严重的错误之一就是诽谤。那么,法院应该如何处理机器人发布诽谤报道的案件呢?
 
       司法裁决算法?

      由于美国最高法院在上个世纪下半叶作出了一系列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宪法第一修正案在诽谤诉讼中为记者提供了强有力的保护。
 
       公职人员如果不首先证明被告的行为带有“真正的恶意”(actual malice),即使明知一份报道是虚假的,或被告表现出对事实不计后果的漠视,也无法获得诽谤赔偿金。
 
       美国密苏里大学法学院院长、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专家莉萨•利德斯基(Lyrissa Lidsky)表示:“这对算法来说不太管用,因为我们很难谈论算法是否鲁莽行事。”
  
       机器人记者在生成内容时不会做出有意识的选择,它们的行为基于人类编写的代码。然而,程序员也许并不总能预测报道的每一个单词或其意义该是什么,特别是在涉及机器学习的情况下。
 
       利德斯基说:“随着这些案件的出现,将会有很多关于算法如何工作以及在设计算法时做出哪些选择的普适性教育。”
 
        虽然机器人没有“真正的恶意”,但它的设计者可能有。机器人发布的报道可能看起来是公正客观的,但人类经常在自动化系统中植入自己的偏见。这给媒体机构带来了潜在的风险。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副教授艾米•克里斯汀•桑德斯(Amy Kristin Sanders)表示:“新闻机构将必须非常小心招聘那些来从事这类技术开发领域的人。”
 
       “在某些情况下,你会看到新闻机构说,‘我们并不真正了解这项技术,我们认为它很有用、很酷。’但是我想说,这不是辩护的理由。”她说。
 
       桑德斯是最近与其他学者合作研究了当算法被告诽谤时,判断是否存在罪行的复杂方式。不过,她认为,在许多方面,这些案件与产品责任案件没有什么不同。
 
       比方说,在设计和生产开罐器的时候,参与者不只是一个人。而当开罐器出了故障并伤了人,法律已经找到了解决的方法。
 
       像开罐器一样,设计一个算法通常需要很多人的努力。但与真人撰写的文章相比,人工智能生成的文章署名中不会出现他们的名字,这些情况使得个人责任分配更加困难。
 
       无论如何,新闻机构本身要为散布谣言负责。因此,首先应该考虑如何避免这种情况。
 
       媒体机构的行动
 
       这对美国的内容创造者来说同样重要。尽管他们在美国享有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但他们会发现,在其他地方证明自己的清白可能具有挑战性。
 
       欧盟已经对美国科技巨头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删除平台上的内容,并更好地保护用户数据。
 
       民主可能是美国人和欧洲人的核心价值观,但在维护声誉和促进言论自由之间,他们存在着分歧。
 
       “根据其他国家的裁定方式,他们更有可能要求新闻机构为机器人写的诽谤报道负责。” 利德斯基说。
 
       媒体机构可能需要重新审视机器人和人类在报道上的分工。在某种程度上,算法可以替代记者,但它们不应该替代编辑。
 
       桑德斯说:“我们看到像《纽约时报》这样的大型新闻机构精简了编辑部架构,去掉了那一层的编辑工作。但这不应该发生,因为这是新闻机构应对诉讼的第一道防线。”
 
       密苏里大学雷诺兹新闻研究所高级编辑詹姆斯•戈登(James Gordon)表示,彻底透明是媒体机构的另一个必要步骤。

      “发布并公开你的代码,告诉大家算法的‘意图’,这是非常重要的。”戈登认为,新闻业在改革时应该谨慎行事,而不是效仿硅谷巨头。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