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破产案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突如其来的破产案

  记者/田红卫

  一起涉案国有建设用地的使用权在京东网司法拍卖前的半小时,债权人袁平年才恍然得知,此次司法拍卖被案外人以一份不正常的低价转让该涉案土地的合同突然提出异议,执行法院紧急通知拍卖中止。拍卖被“叫停”后,经执行法院查明真相,驳回了案外人的异议请求。在时隔一个多月的第二次重新拍卖的前三天却又被一纸“破产重整申请裁定书”戛然而止。继而导入的破产程序便是众债权人苦苦等来的“噩耗”。

  人民法院受理破产重整申请后,那就意味着,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可以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法院已经受理债务人破产重整申请的消息对债权人之一袁平年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因借贷引发的民事诉讼

  近日,邯郸人袁平年向记者讲述事件经过时,愤懑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邯郸市华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地产公司)因资金紧张向袁平年先后借款共计6000万元,用于房地产开发流动资金。因没按时还款,袁平年一纸诉状将华信地产公司及担保邯郸市华信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集团)告上法庭。2015年12月21日,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民事判决书,判决华信地产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袁平年借款6000万元本金及利息和华信集团承担连带还款责任。因华信地产公司和华信集团不服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上诉到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年3月8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达终审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涉案土地在查封期内仍违规销售房屋

  债权人袁平年在2016年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并被指定由石家庄铁路运输法院执行。同年,袁平年申请石家庄铁路运输法院查封被执行人华信地产公司名下位于衡水市昌明大街西侧、隆兴路北侧土地使用权,土地证号为衡国用【2012】第0124号,面积为93887.64平方米。查封期限为三年,自2016年12月13日至2019年12月12日止,查封期间不得办理抵押、过户、买卖等权属变更登记。

  从袁平年向记者提供的资料上看,该涉案土地的查封期限为2016年12月13日至2019年12月12日,而就在查封期内2017年10月21日,华信地产公司违规向外销售房屋并收取了购房者两万元认购金。

  两次司法拍卖被“叫停”

  被袁平年申请执行法院查封的涉案土地的面积为93887.64平方米,其中大部分63996.93平方米涉案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定于2018年7月30日10时至2018年7月31日10时在京东网进行司法拍卖,拍卖保留价为19339.87万元。

  就在该涉案土地被司法拍卖前的半小时,袁平年才得知有案外人对此次的司法拍卖提出异议,这让原本满怀希望的袁平年大吃一惊。因为执行法院通知,拍卖被迫中止。

  之后,袁平年才知道,案外人对执行法院提出异议请求的是邯郸市华信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汽贸公司),该公司与目前进入破产程序的华信地产公司是关联公司。华信汽贸公司向执行法院提出异议的理据就是华信地产公司把该涉案土地与其签订的一份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记者发现,该合同上的签订日期是2013年6月6日、面积是93887.64平方米、转让金为4000万人民币、位置是衡水市昌明大街西侧与隆兴路北侧、华信地产公司把土地使用权转让给华信汽贸公司。

  记者注意到,华信地产公司在2012年7月25日与衡水市国土资源局签订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上显示,面积为93887.64平方米、土地出让金为2.211031亿元、位置是衡水市昌明大街西侧与隆兴路北侧。华信地产公司把价值两亿多元的土地使用权以4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华信汽贸公司,明显低于市场价,其行为不得不让人怀疑两公司签订该涉案土地合同的真实性。

  2018年8月7日,石家庄铁路法院查明了真相,驳回了案外人华信汽贸公司的异议请求。

  在经过一段漫长而煎熬的等待,本以为即将看到天亮的债权人袁平年等来的却是债务人公司进入破产程序的“噩耗”。

  该涉案土地使用权再次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定于2018年9月10日10时至2018年9月11日10时在京东网重新启动司法拍卖,标的物不变。

  在第二次司法拍卖前期,申请人华信地产公司、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邯郸分行提出对华信地产公司破产重整申请,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14日作出(2018)冀04执314号决定书,以申请人华信地产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决定将华信地产公司移送本院进行破产审查。并于9月7日下达受理华信地产公司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邯郸分行对华信地产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裁定书。

  就在司法拍卖的前三天2018年9月7日,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向执行法院石家庄铁路运输法院发出中止执行程序函。

  该涉案土地在京东网司法拍卖中又一次被中止,这次因破产进入程序的中止执行将意味着,袁平年等债权人前期所有的努力和周折,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局。

  同一案件先后两次的司法拍卖被“夭折”,并已导入破产程序。这让经商多年的债权人袁平年甚是疑惑和愤懑,华信地产公司为何把价值两亿多元的土地以4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华信汽贸公司?既然已经在2013年就已将该涉案土地转让给华信汽贸公司,为何在2017年该涉案土地被查封期间违规售房的收款方还是华信地产公司?在2016年查封华信地产公司名下的该涉案土地时,华信汽贸公司为何不向执行法院提出异议?袁平年一方认为就是有人用虚假合同来阻止执行,执行法院应当将此移送侦查机关。

  债权人袁平年向记者说,华信地产公司、华信汽贸公司及华信集团等多家公司属于家族企业,公司遍布全国多地,其关联公司法人相互变更频繁,且有资产和管理严重混同现象。

  记者从袁平年提供的资料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发现,华信地产公司和华信汽贸公司的法人就有相互变更及与其他关联公司也有资金、管理混同的情况。

  2019年2月22日,记者就债权人袁平年所反映的问题,欲对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负责该案的主办案法官进行了解采访。该院的宣传处长热情接待了记者的来访并称此案是正在审理中的案件,根据法院规定,不宜接受采访。只是让记者把相关问题留下,称择日回复。截止发稿,未收到邯郸中级人民法院的回复。

  袁平年一方说,以上情况也向法院反映过,希望法院在办理该案中能够查明破产企业是否有低价转让、关联交易等方式转移资产,或利用破产重整强制消减债务等行为。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