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例电商平台诉差评师案宣判 淘宝获赔1元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全国首例电商平台诉差评师案宣判 淘宝获赔1元

       《法律与生活》综合消息,曾在电商平台滥用评价权、恶意敲诈勒索商家的杜某等3人在受到刑事处罚后,又被淘宝公司诉至法院,请求赔偿经济损失1元、合理支出2万元。近日,江苏省海门市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杜某等3人的行为损害了淘宝公司的合法民事权益,判决3人共同赔偿淘宝公司损失1元、合理支出2万元。
 
  2017年4月,杜某等3人共谋利用恶意差评在淘宝上敲诈商家。3人分工明确,杜某挑选店铺和商品,然后将链接发给邱某。邱某购买收货后,直接给差评,待商家联系她后,她就将杜某的联系方式推给商家。此后,杜某与商家讨价还价,要求商家要么“花钱消灾”,要么“我让更多的人来给你差评”。邱某见有利可图,便拉着弟媳张某一起做。落网前,3人敲诈勒索了多个商家,每笔获利600至8800元不等,共计2万余元。
 
  阿里巴巴安全部接到商家举报后,协助警方侦破此案。同年11月,海门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杜某等3人缓刑,并处罚金。
 
  但此事并未结束。杜某等3人受到刑罚后,淘宝公司以恶意评价涉嫌侵权为由,将3人诉至海门法院。这起全国首例电商平台诉差评师案,于2018年11月8日公开开庭审理。
 
\
  (2018年11月8日,全国首例电商平台诉差评师案在江苏省海门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法庭上,淘宝公司辩称,杜某等3人的行为不仅直接损害被敲诈的商家权益和淘宝对评价数据所享有的合法权益,更误导了消费者,破坏了良好的电子商务营商环境。
 
  海门法院经审理认为,淘宝网平台上的销量、评价等数据经过长期交易积累而形成,信用评价体系是淘宝网核心竞争利益,法院有理由相信该平台上的消费者在网络购物决策过程中已养成对信用评价数据的依赖和习惯。3名被告以敲诈为目的对商家进行恶意差评,客观造成淘宝平台上相关数据的不真实,直接影响并破坏了其构建的信用评价体系,亦即损害了淘宝公司合法的民事权益。
 
  综上,海门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打1元官司并非为赔偿,而是警示差评师,这是一种违法行为。”一审判决后,阿里巴巴集团高级法务专家张译文表示,对于电商平台来讲,既要对顾客真实的差评予以尊重,又要对恶意差评进行有效反击,该案的判决是数据保护中非常具有进步意义的司法实践,对于数据权利范围、侵权构成都是有益的探索。

       在以信用作为等级考核的电商管理体系下,消费者差评和好评既决定着该店家的信誉度和信用度,也决定着其在平台上的等级度和前景度。事实上,在现有的电商平台评价体系中,“好中差”的消费评价可以左右消费者的购买意愿,也会影响网店的等级和评分,还会受到处罚而难以获得平台的广告资源倾斜等,享受不到平台扶持和资源,也就难有明确的出路。
 
       因此,围绕求好评和删差评,产生了一条庞大的利益链条和黑灰产业。作为电商行业最古老的“灰产”,职业差评师与电商行业的发展相生相伴,如影随形,成为寄生在电商肌体上的一个巨大毒瘤。在危及电商行业的信用体系和治理规则时,也成为扰乱社会秩序的一个因素:在不胜其烦的骚扰和侵害下,绝大多数店家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利,往往选择花钱息事宁人,忍气吞声接受差评师的讹诈。只有极少数人采取反制手段,向平台申诉或者使用法律手段来维权,不过这样做往往要付出巨大成本。

        再加上职业差评师身份的隐蔽性和手段的灵活性,作出判断和调查取证并不容易。消费评价作为维护消费者权利的制度设计,本身并没有问题,也受到法律的保护。《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删除消费者对其平台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的评价。违反规定者,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可处2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然而,当前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是,在保护消费者合理评价权之时,也应保护店家不受恶意差评的侵袭。
 
        如果不能对此乱象进行治理,职业差评师就可能成为同行竞争对手利用的工具,致使不公平竞争现象的滋生蔓延。根据《侵权责任法》第6条的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此次3名职业“差评师”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刑,在加大对违法犯罪者处罚的同时,也能起到敲山震虎的威慑效应,有效的维护网店和平台的合法权利。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