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汗钱遭拖欠难度年关 农民工哭诉库伦旗政府失信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血汗钱遭拖欠难度年关 农民工哭诉库伦旗政府失信

本刊记者  李漠  薛京

      “4年前,我自筹资金900多万元,其中有470多万元是借的高利贷,领着300多农民工干了库伦旗一项2000多万元的政府工程,但他们不依据《合同书》给付工程款。迫于无奈,我们夫妻数次到旗政府讨要,他们不但继续拖欠我的工程款,还把我妻子拘留了!”2019年1 月21日,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库伦旗的包工头计青春叹着气对《法律与生活》记者说:“工程验收3年了,可直到现在库伦旗政府还拖欠我工程款800多万元,这导致我仍拖欠农民工工资190多万元、高利贷款150多万元(每月利息2万多元),还有大量的材料款等,我和家人度日如年啊!”

      “我们上有85岁的老奶奶、下有1岁多的女儿,谁知道我这5口之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原本富裕的我们沦为靠亲朋周济度日,我甚至把70岁的老母亲上山采杏儿挣的钱也借来给女儿买奶粉啊!”计青春的妻子刘金凤含着泪说:“新年马上就到了,往年到了年三十儿都还有逼债的,今年这个年关可怎么过啊?!”
 
\
(计青春85岁的老奶奶和1岁多的小女儿)

      “我带领农民工为计青春干活,农民工就堵在我家门口要工钱。实在没办法,我就借了高利贷垫付了36万元农民工工资。张旗长承诺给我解决这笔钱,但一直拖欠到今天!”带工人员韩凤财对记者说:“我一向刚强自尊的老母亲,在这种压力下,去年11月突发心梗去世了!”
 
\
(韩凤财在他与计青春等带队栽种的树林里向记者讲述相关情况)

      “承建政府工程,农民工工资等被拖欠”  

       据计青春介绍,他的3个施工队(库伦旗水泉乡春燕零星维修队、水泉乡永权建筑维修施工队、水泉乡王显超维修队)于2016年年初与库伦旗水泉乡政府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书》。施工地点包括水泉乡林场家属区、水泉村、格尔林村以及哈达图村等21个村。合同工程包括路面硬化、植树及修建长城墙等。合同工期分别为61天、153天、153天,合同价款分别为347万元(四舍五入,下同)、968万元、792万元,合同约定3年付清全部工程款,按4:3:3比例分期付工程款(即工程竣工验收后分别于2016年、2017年、2018年的12月31日前拨付工程款的40%、30%、30%)。
 
\
(《合同书》)

      “因为这是政府工程,我根本就没有考虑工程款能不能按约给付的问题。合同签订后我就积极筹措款项、组织施工人员、机械及建筑材料开始施工。为提前完成政府的竣工验收,我的3个施工队夜以继日、加班加点赶进度、抓质量,最终如期顺利竣工。”计青春告诉记者:“但是,我的工程款却被拖欠了。按合同约定在2018年的12月31日前就该结清全部工程款,可到目前为止,他们只拨付了总款项的63%,还欠我800多万元。要知道这个合同价款已经是被挤压得几乎没有利润了,拖欠这么大的数额,足以要我们的命啊!”
 
       “我本身是农民,原来开个小商店谋生,后来给计青春带领农民工干活,谁想到工程款被拖欠,我的灾难就来了,我带的工人天天找我讨要工钱,被逼无奈,我借了36万元高利贷(月利息3600多元)垫付了部分农民工工资。”韩凤财称,“可旗政府就不认账了,非把这划入了工程款一直拖欠到今天也不给!”
 
       “生活陷入绝境” 

      “政府违约拖欠工程款,直接给我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也给部分农民工带来了重大伤害。”计青春称。

      “我家被拖欠800多万元工程款,导致我家欠150多万元高利贷无法偿还。高利贷可吃人啊,每个月光利息就是2万多元,利滚利要我们命啊!我还欠190多万元农民工工资,还有材料款等,自2016年底起就天天有人逼债!3年来,我家没过过一个正常年,大年三十儿都有人上门逼债!没干这工程前,我们家可是水泉乡有名的富裕户,我家有粮库,有好几辆车,每年收粮卖,挣个几十万元很平常。干这工程,不仅把积蓄折腾进去了,还欠了这么多钱,落得今天这个下场!我旧病复发根本没钱医治。”刘金凤说。
 
       “妻子有病,我这当丈夫的却无钱给她医治,心里真难受,眼睁睁看着她遭受疾病的折磨却无能无力!”计青春含着泪说:“由于工程款总是被拖欠,上门逼债的不断,妻子每天忧心忡忡,就没有母乳喂养我1周岁多点儿的小女儿,可我这当爹的竟然连孩子的奶粉钱都不能保证。”

      “难过的,不止我家。要知道凡是出苦力打工的农民,都是在贫困线苦苦挣扎的主儿,他们有的急需钱看病,有的急需钱给孩子交学费,甚至还有的急需钱买米下锅!政府拖欠工程款,我就没钱发放农民工的血汗钱。”计青春称,“2017年9月,农民工梁永泉的父亲突发脑溢血急需用钱救命,梁永泉找我要债,我不能眼看着他父亲死啊,就把自己开的别克轿车廉价卖掉了!”

      “尽管我借了36万高利贷垫付了部分农民工工资,没拿到钱的就不耐烦了,他们找我这个带班的农民要工钱,他们把我商店的米、面等商品拿走顶了工钱,我的商店基本被掏空了。我家的生活彻底陷入了绝境!”韩凤财沮丧地说。
 
       “旗政府言而无信, 债主依法上告被拘留”

      “我和韩凤财等人连续讨要工程款,库伦旗张旗长承诺予以解决,却食言了!”计青春称,“我妻子依法上告却被拘留了!”
 
       据计青春反映,2018年2月26日,张旗长等领导在旗信访局接待了施工方、承包方。他承诺到2018年年底结算到80%。但到2018年10月还没有什么动作,他妻子就于10月13日依法向上级反映情况。18日,张旗长接见了上访人员,并承诺在2018年11月底12月初给各施工方拨付部分工程款。
 
       “我去上告前,就曾多次去库伦旗政府讨债,但没有任何结果,于是不得不走上告之路。10月18日,库伦旗政府张旗长当着20多名上告人员的面答应回去就给拨钱,后被强行抓回库伦旗,于10月20日被库伦旗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拘留了10天。”刘金凤称,“我不相信他们的话是对的,到现在我家只拿到了63%,他们还欠我800多万元,其中近200万元是农民工工资。”
 
       韩凤财激动地说:“工程款被拖欠到2016年底,农民工就到我家逼债了,因为我当时没有钱,就多次到乡政府和旗政府讨要,可领导就说没钱。我只好走信访这条路,一级一级走到了国家信访总局。2018年10月18日,张旗长去北京接我们,当时20多人在现场,他亲口答应说回来就给解决。18日当晚我就坐车回库伦旗了。可至今我垫付的36万元农民工工资还没给我!这钱可是我借的高利贷啊,债主不停地逼债,这马上要过大年了,我恳请张旗长把我的问题解决一下吧,也让我过一个正常的年吧!”
 
       库伦旗旗长:“你找宣传部”;宣传部至今未予回应

       带着计青春一方所反映的问题,记者于2019年1月22日来到了库伦旗委宣传部。

      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和仇副部长礼貌而热情地接待了记者。
 
       出示记者证、单位介绍信后,记者说明了来意。

      记者请仇副部长联系张旗长接受采访。她告诉记者,张旗长外出了。记者请她联系相关领导接受采访。

      1月23日,记者拨打了张旗长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记者表明身份说明了意图。

      张旗长让记者找宣传部。

      记者立即告诉他:“计青春反映你言而无信,不给付工程款……”但还未等记者说完话,他就把电话挂断了。

      此后,记者再次联系了仇副部长。记者告诉她,能找到副旗长接受采访也行,或者给本刊回函也行。

     但直至截稿,记者未得到来自库伦旗的任何回应。

     截稿前,计青春给记者打来电话称,“3年来,我已经数不清多少次去找旗政府讨要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了,政府领导也承诺给解决问题,但就是不守承诺。我只求张旗长和旗政府能信守承诺、履行合同,把拖欠我的工程款给我,我也好把农民工工资、高利贷欠款,以及其他欠款结清了,我也能有尊严地生活!”
 
      2019年1月9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专题研究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为进一步加大对拖欠工资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日前向国家发展改革委推送了2019年第一批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信息。根据《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管理暂行办法》及联合惩戒有关规定,上了“黑名单”的单位及相关人员将在政府资金支持、政府采购、招投标、生产许可、资质审核、融资贷款、税收优惠以及交通出行、高消费等方面依法受到限制。
 
       对于计青春等人所反映的问题,本刊将持续关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