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支书挥泪举报侄子,强庄子村村民盼看明白账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老支书挥泪举报侄子,强庄子村村民盼看明白账

本刊记者  佟威  薛京
 
       当了近三十年村支书的老党员,河北省遵化市小厂乡的强自亮,十年如一日,坚持实名举报现任村支书,而这个现任书记,竟是老支书的侄子。是老书记“大义灭亲”、为公请命,还是另有缘由?强自亮反映的村务不公开等问题是否存在?近日,《法律与生活》记者来到遵化市,进行实地调查采访。

      “村务公开”不及时致村民上访多年

      1973年,强自亮退伍后回到自己的老家河北省遵化市小厂乡强庄子村,当起了村支书。当时村里条件不好,经济十分落后,全村粮食产量仅六七万斤,强自亮立志要带领村民吃饱饭,把村子发展好。
 
       强自亮告诉记者:“刚回来当村支书的时候,村里没有什么农用基础设施,我就向当时县里的农业局和水利局等申请项目,建设排灌水设施,以此提高粮食产量;在荒山上种栗子树,增加农民收入。干了几年后,粮食产量就从六七万斤涨到了二十六七万斤,除此之外,栗子产量也有所增加,村民生活水平提高了不少。”

      1987年,由于强庄子村农业资源匮乏,而铁矿资源丰富,强自亮便积极跟上级领导争取相应政策,时任遵化市主要领导在了解了该村的具体情况后,特批该村集体开发铁矿,并协调各方募集资金,同时号召百姓积极入股,共同开发强庄子铁矿。
 
       轰轰烈烈干了几年后,百姓都得到了集体矿产带来的甜头,没有入股的也能分配到集体的红利,入股的村民股东更是收益颇丰。矿上还给村民统一购置了电视机和电冰箱等家用电器。

      1999年,时年54岁的强自亮从干了27年的村支书的位置上退了下来,将村支书的工作交给了别人。接任的村支书任上没有什么变化。然而,2003年再次换届时,强自亮的侄子强金双担任了村支书一职后,矛盾却自此产生。
 
       据强自亮和村民介绍,2003年开始,村里的财务就没公开过,他们因此开始上访。遵化市审计局曾在2006年审计过一次,但是审计结果未公示,导致村民对村集体财产的处置产生了更多的积怨。

       土地之争还是利益之争?

      2009年发生的一件事,让矛盾更加激化。

      强庄子铁矿在2006年被转包给了佳源矿业,2009年合同到期后,佳源矿业将强庄子铁矿的10多台电机、一台40吨装载机、三个衬板、三个8吨的铁球全部转移。强自亮气愤地说:“当时锰钢一吨价值四千多元,这几个衬板和铁球按废铁卖也要值20来万,何况这都是能正常使用的采矿设备呀!村里说,当时这个公司向村里交了30万的押金,但是据我们所知,这30万是保证金,保证在合同到期后设备还能正常运转才退还,如果坏了,这30万就是用来维修和补充设备的,而不是把这些设备以30万卖给他们。”

      同时,村民高玉柱也向记者反映:“现任村主任强玉志和他哥哥强某,将强庄子村的老化工厂(现已废置)占为己用,老和尚沟用于堆放唐山市迁西县福珍全矿业的毛石场也被他们兄弟以50万元的低价霸占,本来应该是公开竞标的,我出价出到了100万,村里还是把这片毛石场包给了强某。最主要是现任村委村务不公开,怕我们老百姓知道。福珍全矿业2008年就占了我们老和尚沟一百多亩山地,把山上的松树和栗子树全毁了,一分钱也没赔偿。直到2018年才给了50万,并且要把这块地用到2028年。”
 
\
(正在挖掘运输中的老和尚沟毛石场)

      2019年1月10日,在遵化市委宣传部的协调下,记者在政协会议室见到了强庄子村的村支书强金双和村主任强玉志。

      强金双告诉记者:强庄子铁矿在租给佳源矿业的时候,佳源矿业确实交了30万的押金,铁矿丢了东西也是事实,但是就用这30万抵扣了,村上再也没有找佳源矿业进行追讨。对于老和尚沟林地的事情,那块地占地也就五六十亩,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多,而且之前福珍全矿业一分钱也没有交村上,这50万还是村里面争取了好多年才要出来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块地的权属问题存在争议。至于村务不公开的问题,我们每年6月到9月都进行公开。

      在问到强玉志为何让亲哥哥低价承包了老和尚沟的毛石场时,强玉志表示:我们虽然是亲兄弟,我也是这个村的村主任,但是村民反映我哥低价占有毛石场和化工厂的事情,我并不知道,我也找不到他,没有他的电话和联系方式,只知道他出去旅游了。
 
       对此说法,村民们并不认可。“他们亲兄弟能多年不联系,甚至电话都没有?这只是应付上面调查的说辞。我们一直申请村务公开,但是村里一直不予理睬。我们老和尚沟以前的栗子树林和松树林,加起来一百多亩,全毁了!”强自亮无奈地说。

      记者联系了福珍全矿业的刘姓总经理,他表示:“2008年我们从别人手里接过老和尚沟的毛石场,确实只给了强庄子村50万元作为补偿。至于毁林占地的事情,我们不清楚。”
 
\
(“边界不清”的老和尚沟毛石场)
 
       村务公开:既能防止贪腐也能化解矛盾

      对于老支书强自亮举报现任村支书账目不公开和侵占集体资产的问题,小厂乡政府在给记者的答复中称:强庄子村按照农村财经管理要求履行村务公开制度,但偶有存在不及时现象,小厂乡农经站已对该村负责人及会计进行了严肃批评教育,责令其按相关规定对村务进行及时公开并告知村民,自觉接受村民监督。

      而针对强庄子铁矿的设备被转移的问题,小厂乡政府答复称:强庄子村经两委会及村民代表会决议,于2004年7月将强庄子铁矿承包给魏某(魏某于2006年7月转包给佳源矿业)。协议规定,承包期限5年,承包费用406万元,并交付30万元作为设备的抵押金。2009年7月承包到期后,村两委干部及部分代表等人员(包括反映人强自亮)对资产进行核资,对损坏设备折资10万元。因此,按照合同约定,30万元抵押金不予退还,不存在该村铁矿设备以30万元变卖问题。

       另悉,老和尚沟被毁占面积为37138平方米,合计55.7亩;该块土地在遵化市林保规划区域外,地类性质不详;实际占用该山场的是福珍全矿业;该块土地一直是遵化市与迁西县存在争议和纠纷的地块。
 
      老支书强自亮坚持认为:“老和尚沟自古以来就是强庄子的地,有很多人可以证明,有什么值得争议的?”

      自2006年开始,迁西县纪庄子铁矿(现承包单位福珍全矿业)向强庄子村一侧倾倒毛料,强庄子村多次要求补偿并制止未果。强自亮和一个村民也在阻止倾倒毛料过程中被矿上的人打伤,治疗费用和各种损失超过25万元,大部分都是村上出的。

     经村两委会、村民代表会一致通过,并以户代表方式进行“全民公决”,全村91%的户代表同意后,福珍全矿业与强庄子村签订了占地补偿协议,自2018年1月20日起至2028年1月20日止,福珍全矿业给予强庄子村一次性占地补偿费50万元。强自亮和另外几个村民表示,50万元是2018年以后的,之前10年怎么也得再补50万。  

      同时,小厂乡政府在给记者的答复中称:毛石场所有权隶属福珍全矿业,不属于强庄子村,各类发包事宜,均属福珍全矿业自行商业行为,强庄子村无权干涉。

      对现任村书记、原任村主任非法开采国家矿产资源的问题,小厂乡表示:经调查,确定情况属实。

      记者查阅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看到其中对村民委员会实行村务公开制度做出了明确规定:从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的使用;村办学校、村建道路等村公益事业的经费筹集方案;村集体经济项目的立项、承包方案及村公益事业的建设承包方案;村民的承包经营方案;村民会议认为应当由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涉及村民利益的其他事项。

     从遵化市小厂乡的矛盾中可以看出,矛盾的起因和激化,都是因为村务不透明导致的。

      据了解,2018年7月,河北省委巡视组已经受理了强庄子村村民的信访请求,并将老支书和村民举报现任村主任侵占并转移集体资产、套取国家补贴以及毁林占地、利益输送等问题,移交给遵化市纪委进行查办,至今遵化市纪委已经介入调查半年有余,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定能给公众一个满意的交代。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