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达州:煤矿矿工股权疑被侵占事件调查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四川达州:煤矿矿工股权疑被侵占事件调查

  特约记者/陆承剑 全永平 本刊记者/张翼羽

  “我们就是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大风厂事件’的现实版,每个部门都说不归自己管,那我们这事到底该归谁管?”四川省达州市609名矿工苦恼地说。他们集体投诉达州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达州市国资委)涉嫌擅自以近亿元低价变卖他们的股权。他们历时七年进行集体维权与起诉,至今依旧纷争不断,诉权未决。对此,记者赶往实地进行调查。

\
维权的矿工

  改制:矿工变成了公司股东

  1998年5月,四川省达川地区原团坝煤矿,在政府对企业改制中被更名为达川地区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山煤业)。改制时,政府部门委派达川地区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验资报告》显示:中山煤业申请的注册资本为730万元,达川地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出资58万元,占注册资本的7.95%;李某某(时任矿长)等988名自然人股东出资672万元,占注册资本的92.05%。

  1998年7月20日,中山煤业依照《公司法》和《四川省达州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章程》,召开了公司全体股东会议,988名自然人股东通过缴纳补发的工资、奖金及向亲友借钱等集资的方式,与公司签订了《中山煤业有限公司股东入股协议书》,并在工商部门进行了登记,领取了股权证明书。

  从此,这些长期生产在一线靠每月领取工资吃饭的矿工变成了由国有资产参股的大公司的股东,将享受法律保护的按劳分配、按股份分红等股东应有的权利和义务。

  变脸:小股东“拐卖”大股东?

  时光荏苒,转眼间到了2010年5月11日,中山煤业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马某某等人来到达州市中恒君豪大酒店举行了一场大型酒会。

  后来,中山煤业的绝大多数股东在当地发行的《达竹矿工报》上看到这样一则报道:“达州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达州市政府)、四川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川煤集团)举行中山煤业公司国有产权签字仪式,在达州市中恒君豪大酒店举行,川煤集团副总经理王某某,达州市委常委、市工会主席出席仪式并致辞,达州市政府副市长主持了签字仪式。”这时,股东们才反应过来,“原来,马某某不开股东会议,不搞合法的工商变更,将矿工占股92.05%的中山煤业卖了”。

  不久,与政府官员有关系的中山煤业职工得到了一份《关于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国有产权有偿划转有关问题的批复》的红头文件。该文件第一条指出:“同意市中山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国有产权有偿划转给川煤集团,由该集团公司给予我市一定的经济补偿,其补偿金额为9500万元。”

  自此,中山煤业绝大多数自然股东开始了持续性集体上访。可是,“当我们找到‘父母官’评理时,达州市政府及有关部门说这事不属于他们管的范围,还叫来警察拦截、抓捕我们;我们找到四川省人民政府,而四川省信访部门将我们集体举报达州市政府的举报信直接转给了被举报人,导致了一些上访者疑似遭受不应有的境遇,比如被殴打、关押、拘留”。他们说罢,将相关材料交给了记者——

  2013年8月16日,四川省大竹县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现查明2013年3月邹某某伙同卢某某等人(中山煤业股东)到团坝煤矿煽动……导致团坝煤矿挂钩班等工人停工停产。

  同年5月28日,组织100多名中山煤业公司职工到达州市国资委上访;6月2日,邹某某等13人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8月10日,邹某某等21人再次集体到北京上访……严重扰乱单位正常秩序……现决定对违法行为人邹某某处以刑事拘留十日……

  2013年9月15日,四川省委、省政府信访办公室至信达州市政府:你市×××等4人来访反映,1996年中山煤矿600余名工人集体开采煤矿至今未返还他们的集资款等问题……现转送你处,请接谈。

  2014年2月13日,达州市政府信访事项复查复核委员会办公室《关于不予受理×××等同志复核的告知函》指出:你们反映的问题系企业改制及自身发展问题,根据有关文件规定,对你们的信访复核申请不予受理,你们的问题可向川煤集团反映。

\
告知函

  诉讼:股东的诉求被驳回

  “上访解决不了问题,那就起诉政府吧。”中山煤业的600多名股东从2010年至2014年期间,在上访同时,先后聘请多名当地律师介入此案,但最终这些律师都半途而废。2014年3月,他们从北京聘请律师向四川省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请求确认达州市政府以红头文件的方式私自将中山煤业股份转让至川煤集团的行为违法,立即返还公司股东所有的股权并恢复登记股东的股权身份等。

  2015年1月16日,四川省人民政府对上述反映作出了《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理由是:达州市政府的批复无具体内容,对申诉人(矿工持股人)的权益无实质影响,申请人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3月23日,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针对中山煤业股东们的一起民事起诉作出裁定:中山煤业的改制均属政府主管部门对企业国有资金进行的行政性调整、转化,此行为不属于法院受理的民事诉讼范围,故本院不予受理。600多名股东不服,提起上诉。6月25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的裁定。

  2016年7月20日,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针对中山煤业股东们另宗起诉达州市政府行政行为违法一案,作出“因属企业改制事项而不予立案”的《行为裁定书》。股东们不服,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3月30日作出〔2017〕川行终13号行政裁定:“一审法院认为单独提起行政赔偿之诉不属于受案范围的理由有误,但是不予立案的裁定结果正确。”

  2017年6月7日,中山煤业股东们根据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裁定修改了诉讼请求,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仍以“诉请事项是企业改制事项,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为由,裁定不予立案。

  中山煤业股东们已经于2017年8月再次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至今没有进展或答复。

  求证:事件该由谁解决

  记者针对此事走访了四川省有关单位人士。其中,达州市国资委答复称,2010年4月9日,达州市政府第131次常务会议研究决定达市府函〔2010〕103号,将中山煤业国有产权有偿划转给川煤集团,由川煤集团给予达州市经济补偿9500万元,若有其他疑问或有新情况需反映,也不应该找他们。记者电话采访达州市国资委时,一名值班人员告知中山煤业矿工反映的问题由法院决定,他们没有更多的回复。

  中山煤业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马某某表示,当时他只是企业负责人,市政府让他怎么办他就怎么办,企业卖了如果有问题也是上面的问题。同时,马某某也强调,988名矿工当时虽然占股92.05%,但是他们都没有实际出一分钱。改制是在市政府主导下,由市属企业变成省属企业(即川煤集团)。川煤集团补偿的钱也是由达州国资委掌握,他不知情。

  达州市有些干部对中山煤业职工的遭遇表示同情。有的说,达州市政府不按法律程序转卖矿工股权的行为应属政府侵占公司职工权益行为,既然政府和相关法院都说不是其管理的范围,那么就去找上级纪检委或检察院。也有的说,达州市政府与川煤集团是不同隶属的两个单位。单靠职工找达州市政府,而达州市政府又书面答复称找川煤集团,这是永远也解决不了问题的,应由曾经接访的四川省委、省政府的信访部主动担起责任。

  北京中银(厦门)律师事务所的赵果律师认为,从法院的角度看,其目前不予受理行政诉讼的理由是不成立的。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两次均以该案是企业改制事项,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为由裁定不予立案,但两次都未依法列出其所依据的法条。而本案是否属于企业改制事项仍有待商榷。在中国,企业改制是指国有企业、集体企业和乡镇企业依照《公司法》及其他法律法规的规定,从传统的组织制度改组为符合现代企业制度要求的公司制的过程,其目的是为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中山煤业并不属于上述三种企业类型,其早于1998年便由国有企业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改制后国有部分股权仅占7.95%。此后,中山煤业其他股东的股权如何处置,应根据《公司法》关于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的相关规定办理,不应再由政府主导。但本案中,达州市政府、达州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并未遵循《公司法》的规定,甚至存在借企业改制之名侵吞其他股东股份的嫌疑。如若中山煤业原股东所述属实,这已然是一种侵权行为。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下列诉讼:……(十二)认为行政机关侵犯其他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本案应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此外,达州市中院在四川省高院已经认定其不予受理的理由有误的情况下,对于中山煤业原股东根据四川省高院的意见修改诉讼请求后的第二次起诉仍以相同理由裁定不予受理,违反了其上级人民法院对此案的认定。在此种情况下,当矿工们再次上诉至四川省高院时,四川省高院却认定本案因系企业改制事项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但依旧未指出所依据的法律。“无论是政府还是法院,都应该给予本案更多的关注,切实为中山煤业原股东阐明原由、解决问题,依法行政、依法裁判;否则,政府及人民司法的公信力将无从谈起。”赵果律师说道。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