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男子杀妻骗保案:从暖男到恶魔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天津男子杀妻骗保案:从暖男到恶魔

     文 / 李华良 李一凡 徐天鹤  

       在外人眼里, 这是一个令人羡慕的三口之家:丈夫张某凡在银行工作,妻子小洁在事业单位工作,双方收入尚可;平时小洁(化名)上下班,都是张某凡开车接送;小洁怀孕期间,张某凡时常会端着水杯跟在小洁身后说“洁,喝点儿水吧”……
 
       然而,这一切美好在普吉岛被完全撕碎。据相关媒体报道,2018年10月27日,天津男子张某凡带着妻子小洁及20个月大的女儿一起去泰国普吉岛游玩。29日,张某凡涉嫌在酒店里将妻子杀害。此前,张某凡陆续为妻子购买了多份保险,保险金额达3000万元。这些保险的受益人是他自己。
 
       小洁的娘家人表示,由于泰国对杀人罪的刑事处罚可能更轻,故希望能将嫌疑人引渡回国,接受中国刑法的惩罚。
 
       面目模糊的“暖男”

      小洁跟张某凡是经人介绍相识的。最初朋友介绍他们认识时,两人相互没看对眼儿。一段时间后,经同事介绍,他们再次被凑到一起。小洁的表哥回忆,第一次见张某凡,“是他们见完双方父母后到家里来吃饭,(张某凡)看着挺沉稳的,不爱说话,有正规学历,家中父母也都有工作。当时,感觉这样的家庭出来的孩子不会错”。
 
       半年后,两人举行了婚礼。小洁的表哥介绍说,蜜月期间,表妹知道自己怀孕了,便回国待产。这期间,张某凡对小洁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喝水递到嘴边,半夜起来接尿”。女儿笑笑出生后,由于照顾孩子方便以及为新装修的婚房通风等原因,小两口搬进岳父母家中居住。在这期间,张某凡沉默寡言的形象进一步稳固。“他在家很少说话,每天一下班回来,进屋就吃饭,基本很少交流。”岳父张仁俭说。
 
       2018年10月27日,张某凡和妻子小洁及女儿从天津出发,前往泰国普吉岛度假。这是一趟曾经遭到反对的旅程。家人说,起初张某凡提议“去马尔代夫游玩”,但被双方父母否决。“我们都说孩子太小,劳碌奔波,孩子受不了。”直到出行前三天,小洁的父母才知道,女婿已经购买了去普吉岛的机票。出发前,他们给小两口拿了1万块钱,并叮嘱小洁:“也不用给我们买东西,你们自己玩好,平平安安回来就行。”

      未曾料,此去便是永别。小洁的表哥向记者出示的验尸报告(翻译为中文版)显示,小洁的死亡原因是“遭到丈夫的伤害,溺水缺氧而亡”。验尸报告显示:小洁头皮有好几处淤青,在脖子肌肉两边有淤青,在两边胸口部肌肉有淤青,第5根肋骨折断,肚子里有出血,肝有淤青并且撕断了,脾及肾两边有淤血。
 
      小洁表哥说,他是10月30日下午5时多听到小洁的死讯的。“说小洁在泰国游泳时淹死了。我赶去舅妈家时,舅妈趴在床上一直哭。”但他记得上小学时自己曾和表妹一起在家附近的水库游泳,小洁的水性很好。次日凌晨,张某凡带着孩子飞回来了。当天9时许,张某凡跟其父亲一起来到小洁父母家中,“一进门就跪着哭,说对不起爸妈,没能把小洁带回来”。当天下午,小洁的三叔跟着张某凡签署一些手续材料时,发现他右手虎口处有一道很深的口子。询问后,张某凡承认跟妻子有过争吵,伤口是小洁挠的。小洁的三叔说:“当时, 我们想着赶紧去普吉岛把小洁运回来,让家里老人见孩子最后一面。”11月1日凌晨4时,小洁父亲等一行六人跟着张某凡前往普吉岛。
 
       转折来得猝不及防。张仁俭回忆,到达泰国宾馆后,张某凡进房间把门关好,突然跪下磕头,声音有些颤抖地说,因为闹矛盾,自己对小洁“动手了”。他一边跪着哀求原谅,一边交代自己在国内买了保险,都留给岳父母抚养女儿笑笑。后来,小洁的亲属在小洁和张某凡家里找到4份保单,投保人均为张某凡,被保险人均为小洁, 被保险人身故受益人均为张某凡,保额总计1716万元。“警方还在调查其他十来份保险,估计保额总共有3000万元。”张仁俭说。这一数字得到了天津警方的确认。

      父亲口中的恶魔

      2018年11月1日下午2时许,小洁亲属一行人来到酒店属地的卡马拉警局报案,警察为张某凡和小洁的母亲做了笔录。做完笔录后,小洁的母亲出来了,张某凡被扣。泰国警方留下张某凡的手机后,将其他个人物品转交给了小洁父母。小洁父母在张某凡随身携带的黑色小包中发现了张某凡和妻女的护照、户口本、结婚证、钱包,约4万元现金和一张陌生女性的身份证。通过打印银行消费记录,他们查询到,从2018 年7 月起,张某凡几乎每隔两天就有大
额消费,每次从1000元到10000 元不等。他多次将钱财支付给一家直播平台,仅8月就转了3.5万元。

       其中一张信用卡的付款记录显示,仅9月的付款就超过6.3万元。与此对应的是,张某凡电脑里存有130多G色情视频。
 
       张某凡的消费记录显示:8月7日,在路易威登消费13700元;8月18日,在天津一家四星级酒店消费1000元;10 月9日,在福州一家化妆品店消费1577元;10月10日,在福州的希尔顿酒店消费2565.2元……小洁的母亲记得,10月9日左右,女婿原本说是单位组织去北京培训,没想到其实是去了福州。消费记录还显示,9月21日,张某凡在一家玉器店有3笔大额消费,总计13万元。他把这3笔消费都做了24个月的分期付款。小洁的父母怀疑“张某凡出轨,给别的女人购买奢侈品”。
 
       调取小洁名下账户时, 小洁的父母发现里面只剩几百块钱,“小洁结婚时, 我们给小洁买了一套房,120平方米。陪了80多万元嫁妆,等于给了80万元钱。钱去哪里了? ”老两口经济条件不差,两家人也都尽力补贴小夫妻,不想让他们在经济上受委屈。一家三口这次在普吉岛住的帕瑞沙酒店,一天的房费要6000多元。
 
      另外,张某凡在普吉岛的酒店里曾向岳父母坦白他已从银行辞职。2018年12月13日下午,警方对两人的婚房进行搜查时,发现了张某凡的体检报告单、药费明细表和住院收费单据。体检报告单的检查时间为2016年12月13日,检查结果为糖尿病。
 
      然而,小洁的娘家人对这一切毫不知情,“他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谜,女儿也很少跟家人沟通自己的生活”。不过娘家人推测,小洁知道张某凡辞职的事,毕竟“没工作,没收入,平时用钱瞒不住”。

     在张某凡父母居住的小区里,张某凡涉嫌“杀妻骗保”的消息已经传开, 张某凡的父母也已搬离这里。一名自称是张某凡父母远方亲戚的中年男子告诉记者,张某凡的成长条件不错,“是独子,可能就有点儿宠,但也不是娇生惯养那种”。在另一位老街坊的印象里,张某凡“恋家”,从小学到大学,再到后来工作、结婚,从未离开过塘沽。2007年,张某凡考上天津科技大学,这所学校离家只有两公里。
 
      事发后,张某凡的父亲曾对亲家张仁俭说:“叫这个恶魔去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某凡的父母都表示“已经放弃儿子”。事发后,张家向亲家作出了近300万元的赔偿。
 
      11月8日,泰国法庭召开听证会,张某凡戴着手铐脚镣出庭。法官请死者亲属作陈述,询问了一些问题,没有让张某凡发言。11月9日,小洁的遗体被运回国,于11月11日火化、13日下葬。
 
      12月15日晚间,泰国负责此案的卡马拉警察局警长索姆基·博纳特表示,张某凡在接受审讯时承认自己杀害了妻子小洁。至于保险问题,张某凡则称“不知道”。据介绍,目前警方已掌握新的证据,决定以蓄意谋杀罪起诉张某凡,具体细节不便透露,起诉时间要依据调查进展,目前尚无法决定。

     2018年12月26日上午,有媒体记者了解到,根据最新证人口供记录和相关证据,警方最终以泰国《刑法》第289(4、5)蓄意谋杀、残忍伤害他人致死罪状正式控告该案嫌疑犯张某凡。12月26日,警方在律师和翻译陪同下,进去监狱正式通知张某凡被控告之新罪状。
 
      据了解,泰国《刑法》第289条为死刑判决。26日,警方通知嫌疑犯张某凡后,无论张某凡是否接受或否认此
罪状,警方将在2019年新年后将该案移交给检方。经检方审核后,检方将在2019年1月25日之前向普吉府法院申请刑事立案,正式起诉张某凡。(综合自《新京报》《扬子晚报》、澎湃新闻、“谷雨实验室”微信公众号、紫牛新闻、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部等)

法律眼
 
中国人在境外犯罪是否能被引渡回国

       一般而言,刑事案件的管辖有四种类型:一是属地原则,对在本国领域内犯罪的有管辖权;二是属人原则,即凡是本国人犯罪,不论发生在本国领域内还是本国领域外,都享有管辖权;三是保护原则,凡侵害本国国家或者公民利益的,都可适用本国刑法;四是普遍原则,凡发生国际条约所规定的、侵害各国共同利益的犯罪,都可以实施管辖。

     就本案来说,是中国公民在境外杀害了另一位中国公民。因此,中国司法当局可以按照“属人管辖原则”对此案进行立案管辖。《刑法》第七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本法规定之罪的,适用本法,但是按本法规定的最高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以不予追究。
 
       泰国对此案同样享有属地管辖权。其实,中泰两国早在1994年就签订了《引渡条约》,这是中国与他国签订的第一个引渡条约。本案不属于《引渡条约》中适用引渡的除外情形。
 
       因此,存在启动引渡程序的可能性。但是,即便此案符合引渡条件,也不代表泰国必然会引渡犯罪嫌疑人;而中国司法机关要不要启动引渡程序,也还需要经过充分的权衡、考虑。

      首先,一般跨国案件的管辖会涉及“不方便管辖”原则。这起凶杀案发生在泰国,相关的物证、人证、尸体检验等证据都留存在泰国。如果将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国,由中国天津的司法机关进行立案侦查,可能会涉及办案时间延宕、证据灭失等问题。目前,天津市相关部门以诈骗而非故意杀人予以立案,也可证明这一点,因为“事发地在国外,杀人等案件关键信息尚不掌握”,而诈骗案已经符合立案标准。至于未来会不会就杀人案做出立案以及启动
引渡程序,还有待我国司法机关会同外交部门、司法行政部门做出谨慎决定。

      中国人在境外犯罪是否能被引渡回国,是一个相当复杂的有关国际私法、跨国司法合作的议题。哪怕中泰两国签订了《引渡条约》,也不代表这起普通的杀人案必须由中国司法机关进行审判。小洁娘家人在泰国咨询的律师章红媛也表示,每个国家都有法律的独立性,这是在泰国发生的事,肯定是由泰国处理;从目前了解的情况看,引渡可能性为零。“即便引渡,也得国内警方等这边(指泰国)的案子结束之后,通过国际刑警进行引渡。”章红媛表示,由于嫌疑人在泰国没有财产,涉及的民事赔偿可以在中国进行起诉。(综合自界面新闻、《新京报》)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