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岁须告老?淄矿五干部怒揭“虚假退休”内幕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50岁须告老?淄矿五干部怒揭“虚假退休”内幕

本刊记者  佟威

      “1998年4月,矿务局党委书记蒋杰在矿务局影剧院召开的大会上对全体员工说,男满50周岁女满45周岁的,都必须写退休申请,办理退休。不写申请,就去待岗站,自己去矿属医院开丧失劳动能力的证明,申请退休,否则只发生活费,不准再竞争上岗。”近日,时任淄博矿务局社保处副处长的王维震,向《法律与生活》记者回忆20年前的遭遇时说。

      “刚50岁出头,就让我们退了!”王维震等人无可奈何,按照矿务局要求办理了退休。直到2004年,王维震无意间在淄博市劳动局社会保险处看到了一份文件,揭开了“淄博矿务局虚假办理干部职工退休的内幕”。
 
       在这起“虚假退休事件”中,当时刚过知天命之年的五名干部被要求提前退休,至今享受不到合理的退休金待遇。五人从2004年开始上访,合法权益至今仍无法得到保障。
 
\
(手持退休证和“病退证明”的五名干部。左起:王维震,王加利,耿庆训,王哲新,黄向文)
 
       劳动局电话揭开“虚假退休事件”真相

      山东能源淄博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淄矿集团),在2002年未更名之前是山东煤炭工业管理局下辖的淄博矿务局,现为山东省国资委主管的国有企业,正厅级建制。

      1998年,国务院下发【1998】28号令,要求在当年8月31日前实行基本养老保险行业统筹企业(下称行业统筹)的基本养老保险工作,按照先移交后调整的原则,全部移交省、市、区管理。

      1998年3月份,行业统筹移交省、市、区的养老保险消息在各省区不胫而走,淄博矿务局提出“减员提效”要求,凡男满50周岁、女满45周岁的,须主动提交以病退为由的退休申请。
 
\
(被逼迫退休的证明,起初维权的有20多人,如今只剩5人)
 
       在这样的要求下,时任矿务局老干处处长的黄向文和社保处副处长的王维震以及耿庆训、王哲新、王加利五位干部随波逐流,先后于1998年3月到5月期间,与其他局机关二十多人一起,向当时的淄博矿务局提交了病退申请。
1998年3月到5月申请退休的干部职工,都得到了淄博矿务局下发的退休证。
 
       一直到2004年6月,王维震接到淄博市劳动局的电话,才揭开了淄矿集团“虚假退休事件”的真相。

      劳动局在电话中告诉王维震,他们这批退休人员不符合退休程序,希望他配合调查相关手续。

      在淄博市劳动局,王维震看到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和企业离退休人员养老金发放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办发【1999】10号)文件(下称“国务院10号文”),文件要求:一、各级政府和有关行业主管部门负责组织对1998年1月1日以后办理提前退休的情况进行认真清理,分别妥善处理,1999年底前达到国家规定退休年龄条件的,已办理退休手续有效,未达到退休年龄等条件的,已办理的退休手续无效;二、原行业统筹企业的职工退休,由省级人民政府劳动保障部门审批,各地区、各部门及各企业必须严格执行国家关于企业职工退休条件的规定,凡是违反国家规定办理提前退休的企业,要追究有关领导和当事人的责任,已办理提前退休的职工要清退回原企业。
 
       随后,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鲁政办发【1999】32号)文件,要求在1999年5月底前落实国务院10号文要求的清理工作,并要求对因病提前退休的干部职工报批时要附本人一年以上原始病历。

      “矿务局给我在档案里做的病历全部是假的,我们这些人都没有去过体检现场。”时任淄博矿务局疗养院院长兼书记的王哲新气愤地说:“当年让我退休时,我只有52岁,现在我72岁了,身体仍然好的很,一次医院也没去过,比现在在职的年轻人还要好。2006年以后,我连续四届参加全国老年人田径运动会,标枪、铁饼、跳高等项目都获得过银牌、铜牌等好成绩。”
 
\
(无劳动部门盖章的因完全丧失劳动能力退休审批表)
 
       淄矿集团:不存在行政不作为的情形
 
       为了解几位老干部退休病历的真实情况,1月11日,《法律与生活》记者来到淄博市淄矿集团,希望了解企业退休人员的手续问题,门口的保安将记者拦在门外,并称无法联系到里面的工作人员。在记者的一再坚持下,保安部门负责人把记者带到了信访接待处。

      随后淄矿集团相关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并向记者出示了几位老干部的退休申请,在退休申请的内容中记者看到,几人确实以丧失劳动能力为由要求退休。
 
       淄矿集团工作人员表示:几位老干部都是自愿写的退休申请,这符合国发【1978】104号文件和(2000)鲁社统函字第9号文件的要求,这些上访人员的诉求,当时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也做了《劳社部复决字【2005】第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认定几人提前退休符合国家规定,不存在行政不作为的情形。
 
       淄矿集团工作人员还表示:1998年矿务局经济不景气,连工资都发不下来,很多人都靠第三产业生活,甚至有人的工资是以煤炭顶工资进行发放的。

      对此,几位老干部并不认可,王维震对记者说:“矿务局确实有过经济困难期,但那是1992年到1994年的时候,到1998年已经扭亏为盈,当时矿务局机关接近1000人,不但能正常发工资,甚至每月还有七八十元奖金。”

      而对自愿申请退休的问题,原局机关服务公司副经理耿庆训说:“1997年因为效益好,完成任务出色,我还领到24000多元的奖金,而且当时写病退申请是时任党委书记和组织部长胁迫的,他们单独找我们谈话,希望我给他们面子,主动退休,但是我没有就范,写的申请内容是希望留职并把手头工作做好后,再研究退休事宜,可最后还是给我办理了病退。”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作出的行政复议中,并没有答复几位老干部提出的矿务局医院有没有劳动能力鉴定的质疑,更是对劳社部发出的【1996】266号《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的通知(下称《试行办法》)避而不谈,《试行办法》明确要求:劳动鉴定委员会由当地劳动、卫生等行政部门和工会组织的主管人员组成,劳动鉴定人员应全面了解被鉴定人情况,严格执行工伤保险政策法规和评残标准,客观公正地作出鉴定结论。
 
       几位老干部表示:“别说矿务局中心医院是企业的医院,没有鉴定资质,就算是有,也不能给我们出虚假的鉴定啊!更何况这个鉴定没有省级劳动部门盖章,是不合法且无效的鉴定。再说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淄博矿务局就恰巧有30人左右的50周岁及以上男性45周岁及以上女性工作人员同时丧失劳动能力,这也太巧合了吧。同期整个矿务局及下辖单位,共有1460人办理了退休手续,这明显是人为操作的。”
 
       “企业办理退休违规”

      这些退休人员因此向劳动监管部门对淄矿集团提起了行政诉讼,并在诉讼过程中发现,1999年山东省煤炭工业局根据国务院10号文进行过清理,经审核,符合国家规定的退休人员仅有487人纳入社会统筹,其余955人全部清退回企业,应该被重新安置,2003年底前达到退休年龄的纳入山东省代管。
 
\
(工资折上明确标注为省直代发工资而非退休养老金)
 
       据部分局机关退休人员反映,该955人均未按照(2000)鲁社统函字第9号文件与企业签订代管协议,而且从王哲新等人的工资折上可以看出,在2008年前,这些退休人员领的所谓退休金,全部属于省直代发工资,而不属于退休养老金。根据山东省审计厅对几位上访老干部的答复内容中可以看出,从2000年11月至2003年12月,这部分“退休人员”的工资是由淄博矿务局每月向山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保障处缴纳的39.11万元托管的,几年间总共上缴近1500万元。
 
       那么退休人员手里的退休证是怎么来的呢?据淄矿集团工作人员介绍,1999年以前,退休证都是企业自行发放的,直到2000年以后才由养老保险统筹部门统一发放。

      王维震对记者说:“省信访局已经认定企业办理退休违规,并转国资委妥善处理,但时隔多年事情仍未解决,更暴露出这些违规办理退休的955人,不但没有向国家社保部门缴纳10年的养老金,而且提前10年向社保基金领取社保超过1亿元,这给国家社保基金带来了严重的巨额损失,我们作为四五十年的老党员,对这些违法违纪的行为会一告到底。”
 
       维权之惑

      从2004年至今,5位干部先后向信访部门、劳动部门、纪检部门、检察院、审计部门和财政部门以及劳动仲裁部门上访,并向法院提起多次行政和民事诉讼,但15年过去,事情一直悬而未决。

      如今,淄川区人民法院民庭作出【(2018)鲁0302民初4035】号判决,更是以超过诉讼时效为由,驳回了5人的诉讼请求,对5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不予受理,并对他们提供的相关证据视而不见。

      王维震对《法律与生活》记者说:“维权15年,行政主管部门不管,法院认定不属于行政诉讼,也不属于民事诉讼,我们还有说理的地方吗?”

      由这场“虚假退休事件”引起的涉嫌套取国家社保资金的案件,本刊将继续关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