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商涉嫌前后两次花巨资雇凶杀害两任妻子 伪装成入室盗窃案 - 法治博览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博览 >

富商涉嫌前后两次花巨资雇凶杀害两任妻子 伪装成入室盗窃案

        (据称,混凝土公司老板古普里特·辛格去年2月16日在一名“不明同谋”的协助下杀害了他的第二任妻子萨比特·考尔)

        《法律与生活》消息,据称,一名被控谋杀妻子的商人出资2万英镑(约18万人民币)给另一名男子,让其杀死自己的妻子。
 
        混凝土公司老板古普里特·辛格(Gurpreet Singh)被指控在去年2月16日在一名“不明同谋”的协助下杀害了他的第二任妻子萨尔比特·考尔(Sarbjit Kaur)。
 
        考尔被发现被勒死在这对夫妇位于伍尔弗汉普顿的罗克瑞巷的家中的缝纫室里。
 
        现年43岁的辛格还被指控在2013年7月至12月期间向一名名叫希拉·辛格·乌帕尔(Heera Singh Uppal)的男子行贿,以唆使其谋杀他已故的第一任妻子阿曼蒂普·考尔(Amandeep Kaur)。
 
       当地时间4月9日,该案在伯明翰刑事法院开庭审理时,大律师大卫·梅森(David Mason QC)表示,控方“不可能说“阿曼蒂普·考尔(Amandeep Kaur)被谋杀”。
 
        他告诉陪审员,她的死亡证明表明,她于2014年在印度旁遮普邦死于脑溢血。
 
(警察来到位于伍尔弗汉普顿的罗克瑞巷的萨尔比特·考尔家中的警察)
 
        但他补充道:“很明显,古普里特·辛格有一个不与妻子相处的习惯。”
 
        梅森先生说,陪审团将从乌帕尔先生那里听到“他[辛格]想要谋杀他的首任妻子阿曼蒂普·考尔,准备付给乌帕尔2万英镑来实施这起谋杀”。
 
       梅森补充说,辛格告诉乌帕尔,要让事情看起来“像是原本想要入室行窃,结果出错了”,并补充说,辛格的第二任妻子去世时,情况“令人吃惊地熟悉”。
 
        一名警官说,乌帕尔会声称辛格希望阿曼蒂普·考尔死,“因为他想娶另一个人——一个来自印度的学生”。
 
        乌帕尔声称他“被禁止”参与这次谋杀案的“竞标”。
 
        梅森说:“如果证据属实,那将是毁灭性的。”
 
        梅森说,谈到英国发生的事件,警方最初认为,辛格三年来的第二任妻子是一起拙劣的入室盗窃案的受害者。
 
        陪审团被告知,辛格提供了他的行动的不在场证明。
 
        他告诉警方,那天早上他和38岁的妻子两个人呆在家里。

(43岁的辛格还被指控在2013年7月至12月期间,向一名名叫希拉·辛格·乌帕尔的男子行贿,唆使其谋杀他现在已经去世的前妻阿曼蒂普·考尔)
 
        辛格声称他去上班了,走之前还给了妻子一个吻。
 
        当天晚些时候回来时,辛格声称在妻子的工作室发现了妻子的尸体。
 
        据辛格说,房子被翻得乱七八糟,而前门由于通常是安全的,所以没有上锁。

        但是,在场的孩子们告诉警官,他是用钥匙打开的门,贵重物品也没有动过。
 
         梅森说:“有一阵子,格普瑞特·辛格先生一定认为他已经逃脱了惩罚。但是一份真正的好运让警方发现辛格对他们撒谎,实际上他对每个人都撒了谎。”
 
        附近一处房屋安装的监控摄像头,拍到了一个穿着派克大衣的人,戴着风帽,提着一个袋子,于8点13分进了这对夫妇的家。
 
        梅森补充说,这个人就是辛格的“同谋”。

(萨尔比特·考尔,38岁,2月16日在伍尔弗汉普顿的一所独立的房子里被家人发现不省人事)
 
       在辛格9点07分开车上班四分钟后,这名男子离开了他们的家。
 
       梅森先生说:“他(辛格)告诉警方,他和他妻子在家里,一直到他去上班的时候。”
 
       谈到所谓的盗窃案,梅森先生说辛格直到下午4点左右才报警,他在家里被发现“心烦意乱”。
 
       他的妻子被发现时,身上沾满了被认为是辣椒粉的东西,可能用来“使她丧失能力”,或者“给人留下那种印象”。
 
        萨尔比特·考尔被发现穿着晨衣,头部疑似受伤,手臂瘀伤。
 
       梅森补充说,在仔细检查珠宝等高价值物品时,发现它们没有丢失,“这不是家庭盗窃的正常场景。”
 
       他说,“神秘窃贼”设法进了家,但“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有人强行进入”。
 
(审讯在伯明翰皇家法院继续进行)
 
      “很明显,他招募了其他人来帮助他。不管是同事、雇工、情妇,也许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但是那个人知道什么时候去房子,知道被告会让他或她进来,而且,当他或她在房子里时,帮助谋杀了萨尔比特,使这一切看起来像是一起入室盗窃案。”
 
        “这就是计划。如果邻居不是因为担心他们的车被偷而安装了摄像头,这项计划可能就奏效了。”
 
        审判继续进行,预计将持续六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