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高层炒股圈:内幕交易非法获利过亿 - 重磅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磅 >

揭秘高层炒股圈:内幕交易非法获利过亿

  《法律与生活》综合报道,2018年8月,安徽省原副省长周春雨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检方指控其涉嫌受贿、隐瞒境外存款、滥用职权、内幕交易,成为安徽第7个落马的副省长。

\
 
  周春雨的仕途生涯起步于秘书岗位。1989年,从安徽大学历史系毕业的周春雨,进入合肥市委办公厅秘书一处工作。
  
  28年来,周春雨的仕途轨迹从未离开过家乡安徽。成就他最年轻副省级官员的,是他引人关注的升迁速度。
 
  从毕业后进入合肥市委办公厅,周春雨用6年时间晋升副处级秘书。1995年,周春雨调入安徽省委办公厅,用两年时间迈入正处级。在省市两级办公厅的10年任职经历,让他累积了深厚的人脉资源。
 
  2012年,周春雨迎来了仕途的重要节点,出任蚌埠市委书记。
  
      周春雨主政后,提出要让蚌埠“重振雄风”,“重返全省第一方阵”。在一次会议间隙,安徽省一位主要领导曾问周春雨关于“第一方阵”的定义,周春雨回答是“排进前五”,而这位领导给出的答案则是“至少前三”。彼时,蚌埠的经济实力在安徽的第7位至第9位间徘徊,这让周春雨倍感压力。
 
  相对于产业经济的缓慢见效,大规模的城市建设能在短时间内改变一个城市的面貌,而大拆大建也一度是地方主政官员搏政绩的范式逻辑,周春雨也不例外。

  走在蚌埠的街头,感受最深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和耸立的吊机。在当地人的记忆里,周春雨主政蚌埠留给他们的印记就是“铺路、修桥、盖大楼”。

  “蚌埠模式”成了周春雨最闪亮的名片。而名片的背面,大规模棚改带来了当地房价虚高、拆迁安置滞后和贪腐滋生。
  
  在这场大规模的造城运动中,巨大的利益诱惑,以及监管不到位,使得其中腐败滋生。安徽省委巡视组在巡视意见中通报了蚌埠市住建委质量检测中心等单位长期违规私设“小金库”,津补贴名目繁多,仅征迁拆违奖项就有十多种。
  
       周春雨落马后,还被曝出涉及证券资本市场的内幕交易。
 
  “周春雨可能是受陈树隆案的牵连而落马。”跟周春雨较为熟悉的一位当地官员说,周春雨与陈树隆交情不浅。周春雨主政蚌埠时期,在城市改造过程中,与分管财政、住房和城乡建设的时任副省长陈树隆多有配合,两人经常在同一场合亮相。
 
  两人的落马都涉及内幕交易。在陈树隆一审中,公诉方指控陈树隆在2009年至2015年,作为相关股票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员,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上述股票,累计成交金额共计人民币1.21257411亿元,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1.3746627亿元;泄露内幕信息导致他人买入上述股票,累计成交金额共计人民币3205.8285万元,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3031.1731万元。

  而检方指控周春雨作为相关股票内幕信息知情人员,在内幕信息尚未公开前,买入该股票,且情节特别严重。

      陈树隆的一位前秘书,在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陈树隆是背后的支持者,也是获益者。而作为与陈树隆关系密切的官员,周春雨也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很多人说他“把钱放在陈树隆那炒股”。
 
  翻开近两年安徽的反腐成绩单,杨振超、陈树隆、周春雨、张庆军、杨敬农等本土派官员让人印象深刻。他们的仕途轨迹都未曾离开过安徽,他们深耕一地,积累了丰富的人脉和资源,也构筑了畸形的政治生态。
 
  周春雨在忏悔书中说要净化用人之风,“对那些拉关系、搞攀附、接天线、抱大腿的坚决摒弃”。他在忏悔书中说“要加大干部交流力度,形成硬性交流制度”。“我既是安徽政治生态破坏者,也是安徽政治生态受害者”。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