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起哄看客”一幕人性丑陋的活报剧 - 重磅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磅 >

甘肃“起哄看客”一幕人性丑陋的活报剧

null
当事女孩

 

  《法律与生活》综合报道,6月20日,甘肃庆阳一名年轻女子坐在百货大楼8楼的边缘企图自杀,在生命挣扎的最后4个小时里,上演了一幕人性丑陋的活报剧。楼下围观者不断怂恿女孩自杀,有的大喊“怎么还不跳”“从一点多跳到六点”。一些人还录制了小视频在网上传播,有的索性开启直播,疯狂吸粉。

\
围观群众

  此事件经网络报道引发了各界关注。6月25日,警方通报,2拍视频者已行拘,望其他6人自首。

  6月26晚10时许,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召开“西峰6·20女孩跳楼死亡事件”媒体通气会,介绍了2016年,死者李某奕曾遭其班主任猥亵。李某奕因抑郁症曾多次自杀未遂。

  曾就读于庆阳市第六中学的女孩李某奕,今年19岁。其在2016年7月学校补课期间,吴某厚就在办公室摸过她的脸,9月5日晚,吴某厚坐到了她床边,在询问过胃痛怎么样后突然伸手摸她的脸,“疯了般扑过来”抱住她不松开,亲吻了她的脸部、嘴巴,咬了她的耳朵,并且吴某厚的手一直在她的别后乱摸,撕掉她的衣服。其后,罗老师因为要取值周笔记回到休息室,吴某厚才放手。由于休息室内停电,罗老师提出让李某奕回宿舍,李某奕才离开。在受到班主任的骚扰后李某奕被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之后多次尝试自杀。

  2017年,涉事班主任以猥亵行为被行拘10日。同年8月公安局将此事立为刑案。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

\

\

  女孩自杀了,“心满意足”的看客应该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怂恿是否构成杀人罪?以生命为代价的直播,会是一场廉价的“互联网爆米花”吗?

  围观、起哄、怂恿,严重刺激了死者,这种言论早已经超出了言论表达的边界,可被认为是一种构成治安违法的寻衅滋事行为。

  最终,女孩跳楼轻生。据当地警方的通报,一些起哄者及发布视频者已被拘留,警方目前还在继续摸排。

  此外,有围观群众在现场起哄以及发布视频。警方介绍称,已有两名围观群众因妨碍救援被行政拘留,4月24日又确定6名,事件正进一步调查中。

  看客怂恿的法律后果,可大可小,需要做具体事实和法律分析。在刑法理论中有“教唆”的概念,如果看客只是“怂恿”已有自杀决心的人自杀,一般只是强化自杀者的决意,很少能认定为犯罪。但是,如果自杀者属于缺乏认知能力的精神病人,则构成故意杀人罪的间接正犯。

  即使怂恿者不构成刑事犯罪,也可能因为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而要承担行政责任,以及,死者亲属可以要求其对死亡承担民事责任。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6条规定了“其他寻衅滋事行为”作为法律的兜底性条款。此案中当场观众的各种叫好、拍手鼓掌、不耐烦的起哄,若当时严重刺激了自杀者,那么,这种言论就已经超出了言论表达的边界,其危害程度与该法26条所列举的“结伙斗殴”“追逐、拦截他人”的社会危害性相当,可被认为是一种构成治安违法的寻衅滋事行为。

  对于这种行为,依法可以“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所以,警方依《治安管理处罚法》拘留一些起哄者、视频发布者,于法有据。

  当然,因为法律的谦抑原则,那些在快手上直播自杀的人、在朋友圈里不耐烦地喊“123快跳”的人,很难全部得到严惩。但是,公然地大规模怂恿他人去自杀,在社交媒体上肆意侮辱自杀者,这种网络暴戾的社会危害一点都不亚于直接剥夺他人生命。对这种挑战社会底线的行为,法律也必须亮明态度,发挥法律在保卫社会秩序中的职能。

  对于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人无情地推上一把,如果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那么人性何以挽救?这次甘肃警方拘留部分“无耻看客”,是用法律挽回人性,在线上线下树立了人性的红线。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