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两百万八个月后被追两千万,赣州女商人投诉警方越权办案助长套路贷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借两百万八个月后被追两千万,赣州女商人投诉警方越权办案助长套路贷

本刊记者 李漠
 
       “蔡雅春落入了万某峰、万某宏、魏某等人的‘套路贷’陷阱,该案无论是发生地还是收到借款的结果地均在赣州市,蔡雅春却被从广州绑架到了万某峰老乡王某任所长的深圳福田公安分局梅林派出所。蓝某等人越权管辖,强行插手‘套路贷’收债纠纷,制造刑事冤案,以帮助万某峰等追讨高利贷债务!”2018年11月22日,李某(蔡雅春的家人)气愤地对《法律与生活》记者说:“我连续投诉,分局的黄警官是这样糊弄我的:隔着玻璃,他让我看他们调取的材料,几秒钟后他就收回了!我多次强烈要求,他才让我看清楚内容:这是办案人蓝某以梅林派出所名义向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请求管辖蔡雅春案的呈报材料!黄警官就用这材料来向我证明梅林派出所对蔡雅春案有管辖权!”

\
(蔡雅春的母亲向记者诉说相关情况)
 
       “隔着玻璃看呈报材料”

      今年8月11日,最高法下发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指出,对“套路贷”诈骗等新型犯罪行为应予以刑事打击,这让在上访路上奔波了几年的李某激动万分,他认为落入“套路贷”陷阱的蔡雅春有救了。
 
       然而,李某告诉记者:“蔡雅春被以涉嫌诈骗罪刑拘、判刑,是冤枉的,我们就不断地投诉举报,今年9月,福田分局让我去说是给我答复,结果是糊弄人玩儿!” 
 
       “2018年9月27日上午,我应约到福田公安分局纪检部门,黄姓警官在分局的信访办把他们调取的材料隔着玻璃给我看,几秒钟后就撤回了。在我多次强烈要求下,他才让我看清内容,原来是一份由梅林派出所办案人蓝某以梅林派出所名义向深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请求管辖该案的呈报材料。”李某气愤地说:“福田公安分局依据该呈报材料就说梅林派出所有权管辖!”

      “该呈报材料明显不是刑事管辖的法律依据。”李某称:“法律规定,下级公安机关向上级公安机关申请管辖后,如上级公安机关同意,应下发正式的法律文书——《指定管辖决定书》,下级公安机关在收到《指定管辖决定书》后,才能管辖。而本案中,仅仅就是一个呈报材料,得到的也是业务部门刑侦支队同意,并未取得深圳市公安局同意,更没有取得深圳市公安局的《指定管辖决定书》。所以,该呈报件没有任何法律效力,更不能成为梅林派出所违法管辖本案的依据,难道福田公安分局的调查人员不知道该法律规定吗?!而且,该材料呈报时间是2014年12月15日,此时离梅林派出所抓走蔡雅春整整过去了半个多月。因此该材料可以证明的是:梅林派出所在立案、抓人时,知道自己无权管辖。”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深圳公安局直至广东省公安机关对该案都没有管辖权。”李某称,“蔡雅春从未去过深圳商议借款,并不认识也没见过魏某,该借款整个过程均是由蔡雅春在江西省赣州市用电话和万某峰等人在江西赣州的业务负责人万某宏联系的,结果地也是在赣州。根据2013年《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十五条规定,仅赣州警方有管辖权。《公安部关于受害人居住地公安机关可否对诈骗犯罪案件立案侦查问题的批复》[公复字 (2000)10号]文件也有明确规定——只有诈骗行为地、犯罪嫌疑人实际取得财产的结果地和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机关有权立案侦查,其他公安机关不能立案侦查。“可见,深圳市及广东省作为转款地是不能管辖的。因此,深圳市及广东省公安机关对该案是没有管辖权的!福田区公安分局梅林派出所越权管辖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放贷人收取在江西省赣州市的‘套路贷’债务!”
 
       “借200万,8个月后就变成2350万欠款!”

      “要说清蔡雅春的灾难,要从8年前开始说起。”李某称。

      “2010年,万某宏主动结识从事林业开发的赣州女商人蔡雅春。万是江西南昌人万某峰的手下。万某峰带领魏某等人在深圳经营高利贷业务,万某宏带人在赣州市章贡区越秀花园小区设立名称秘而不宣的深圳高利贷公司(下称:‘公司’)办事处,从事高利贷业务。2014年7月,蔡替人垫资数千万元,但因银行失信未续贷而致资金周转困难。蔡在积极催讨欠款的同时,还在广东南粤银行申请贷款,以解燃眉之急。万趁机鼓励、帮助蔡从‘公司’借款周转。”李某告诉记者:“借款的利息极高,例如2014年10月12日,蔡借‘公司’的50万元,第二日就要支付8万元利息,月息高达480%,超过国家规定标准200多倍!”

      李某向记者出示了数十张银行流水单,包括2014年10月13日给万某宏汇款58万元的银行汇款凭证后告诉记者:借50万元,隔天就得还58万元,很可怕!蔡在3月份借的200万元过了8个月后就变成了2200万元!
 
\
(借50万,第二天就得还58万)
 
\
(蔡雅春汇款凭据)

      “2014年11月10日,万要求蔡想办法筹款先还2200万元,等资金回笼后再放款。此时,蔡已经被‘套路贷’套住了,她表示无法筹措到如此多的资金后,万从其‘舅舅’处借到600万元,剩余1600万元她让蔡自筹。蔡找到朋友刘某、黄某等人借款,他们要求蔡自身账户须有300万元才能出借1300万元,当时蔡账上只有250万元。万了解该情况后,又主动借给蔡50万元。蔡凑足了2200万元归还了旧债。还清旧账后,万于11月11日安排‘公司’再借款给蔡。万让蔡的助理张某办理借款合同等手续,张以曾某玲、赖某金的名义签好合同向‘公司’借钱,同时按万要求,收款账户中加上其男友谢某胜的账户。万经蔡确认这三人是其指定收款人后,要求张安排在借款合同上签好字后,通过微信传给自己。按照一贯的做法,11月13日万向谢某胜账户转账450万元,11月14日向赖某金账户转账1000万元,11月17日向曾某玲账户转账900万元。蔡用这2350万元偿还了2200万元借款。”李某称,“当债务规模达到2350万元的时候,他们认为收割的时机到了,于是就翻脸不再借款给蔡了。”
 
       “万要求蔡在11月18日还清债务。蔡告诉他们其在南粤银行荔湾支行的贷款已经批准了3000万元额度的授信,再有1个月左右贷款就下来了,但他们不肯听,就动手了。”李某称:“11月20日,万某峰带了七、八个手下来到赣州找蔡,得知蔡去广州办理银行贷款了,就立即追到了广州,万某宏对蔡雅春实施了非法的手机定位,在希尔顿酒店找到了蔡,并在21日15点左右将蔡绑架到了梅林派出所。”
 
       “梅林派出所越权办案,帮助追讨‘套路贷’非法债务”

      “那么,他们为什么把人绑架到无管辖权的梅林派出所呢?”李某激动地说:“因为所长王某也是江西南昌人,与万某峰是同乡。”

      “2014年11月21日15点左右,蔡被绑架到了梅林派出所,直到22日12点左右,派出所才放她出来。而且,警察蓝某等让蔡作了还款计划!”李某称,“更让我们不能接受的是,他们明知蔡的家人一直等候在派出所门口,却将她交给了万某峰等人。万某峰等人随后将其绑架到了赣州,并非法拘禁在香江湾大酒店达8日之久!”

      “有多人严密看守并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且每日不停地威胁、恐吓,逼迫她承认伙同刘某和黄某对万某峰等人实施了诈骗。如果按照他们的要求办,承认是合伙诈骗,那么此前蔡还给刘某、黄某的1400万元借款就是赃款,警察出马就可追回。蔡坚决不配合。他们使出了杀手锏:不配合就弄死蔡80多岁的老母亲和女儿,蔡被迫屈从。”李某告诉记者:“万某峰等以不法手段获得蔡‘诈骗’的证据后,就打出了第二张牌。魏某捏造事实,向梅林派出所报假案,谎称蔡雅春2014年11月11日在深圳福田区梅山街六骏茶馆诈骗其2350万元。没有管辖权的福田分局随即立案了,由梅林派出所警察蓝某、汪某某等人负责办案。他们明知道对该案无管辖权还越权办案,办案警察发现报案人魏某报假案后,还继续侦办,派出所来赣州抓蔡时,用的是万某峰的车,当时是万某峰的手下开的车。需要说明的是,梅林派出所的王所长是万某峰的老乡,梅林派出所涉嫌办关系案为人追讨‘套路贷’债务,我恳请相关部门彻查!”

      “办案人员多次威逼和利诱蔡‘配合’他们,要承认‘诈骗’,要做虚假的有罪供述,还要为了‘自救’而诬告刘某和黄某。被逼无奈,蔡只好照办。办案民警还不客观公正调查取证。”李某称,“蔡在广东南粤银行荔湾支行申请贷款,该支行已经做完资产预评估,也出具了经办人、行长签名的授信报告(额度3000万元),因蔡被抓,贷款手续停留在荔湾支行,未能上报至其上级银行,调查取证的警察不去荔湾支行核实,却跑到其上级银行,当然获得了‘查无此事’的证据。蔡多次陈述已将1300多万元的债权凭证交给了万某峰等人抵债,但《询问笔录》显示的却是300多万元。”

      “对于蔡雅春千方百计筹集2200万元,用于归还之前欠放贷人2200万元债务的事实,办案人员在蔡雅春的《询问笔录》里避而不谈。因为不这样,就变成了蔡雅春千方百计借钱先还2200万元旧债,然后在短短4天时间里再骗回来1900万元!”李某激动地说:“整个侦查取证过程中,刻意回避万某峰的公司是高利贷公司,蔡雅春的借款是高利贷,其目的不言而喻!”

      “蔡雅春被以涉嫌诈骗魏某1900万元为由立案侦查的,但她被抓之前却在积极地偿还债务,而且付出超过了1900万元:她已向高利贷团伙支付了680万元现金,转让了1390万元的债权,以放弃常某700余万债权的代价,使常某为她所欠高利贷团伙的债务提供1000万元担保!这岂能是诈骗?!”李某称,“但办案人员却无视这些!”
 
       “在侦查中,办案人员涉嫌故意不查清本案真正的受害人是谁,以保护放贷人。在2015年6月29日,万某宏向江西南昌青山湖区法院起诉蔡雅春等人索要这1900万元中的1405万元,魏某出具书证证明从他账户转出借给蔡雅春的钱不是他的,是万某宏的。而万某宏发给蔡雅春的短信却多次清楚地说明这笔钱是‘公司’的。那么,这笔巨款究竟是谁的呢?”
 
       一审法院判蔡雅春有期徒刑10年,她上诉到广东省高院
 
      相关文书显示:2014年12月31日,蔡被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2015年4月10日,福田公安向福田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5月25日,检方退卷让公安补充侦查。6月24日,福田公安补查重报,8月7日,检方第二次退卷。9月6日,福田公安补查重报。9月24日,检方将本案起诉至深圳中院。

      2017年12月30日,深圳中院做出 (2015)深中法刑二初字第324号刑事判决:被告人蔡雅春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继续追缴被告人蔡雅春的诈骗犯罪违法所得人民币1900万,依法返还万某宏、魏某。

      蔡雅春不服判决,上诉至广东省高院,至今未判决。
 
       律师意见:本案定性、管辖权、认定事实有诸多问题

      江西宋城律师事务所律师黄益就本案发表了如下律师意见:

      一、本案的定性、管辖、办案程序存在问题。

      该案是一起高利贷借款引起的经济纠纷,根本不是诈骗,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区分局梅林派出所以刑事诈骗立案,明显是以刑事手段帮助高利贷公司追讨非法债务。

      《刑事诉讼法》和《公安部关于受害人居住地公安机关可否对诈骗犯罪案件立案侦查问题的批复》[公复字 (2000)10号]文件有明确规定:只有诈骗行为地、犯罪嫌疑人实际取得财产的结果地和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机关有权立案侦查,其他公安机关不能立案侦查。因此,即使该案有诈骗嫌疑,也应当由江西省赣州市公安机关管辖,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区分局梅林派出所对该案根本没有管辖权。

      该案在2014年11月29日立案,当天下午在没有传唤嫌疑人,没有取得犯罪证据的情况下,没有取得上级机关《指定管辖决定书》的情况下,就直接采取刑事拘留措施,程序违法。

      讯问嫌疑人时,采取威胁、诱供等手段,要求嫌疑人“配合”按照此前被非法拘禁时被迫承认的“诈骗”作有罪供述。

      调查取证时不公正、不客观,故意取偏证。对嫌疑人有利的证据故意不取,不利的证据甚至虚假的证据却比比皆是。

      二、一审法院在认定事实等方面有错误。

      认定本案“被害人”是万某宏、魏某是错误的。此二人是深圳高利贷公司的工作人员,并非本案案涉借款的真实出借人。案卷材料证明:蔡雅春向高利贷公司借款的合同等资料全部是万某宏通过微信指导张某按“公司”要求做的。

       “公司”接受了蔡雅春的1300余万元的债权凭证,用于冲抵欠“公司”债务,此债权转让是标准的还债行为,但《判决书》中却称:“即使客观真实,亦与还款的实际行动存在差距,毕竟……转让借条不能表示实际的还款”。

      本案案涉的借款存在担保,但法官张某等却忽视了该重大事实,将正常的民间借贷定性为诈骗,造成了错案。

      否定蔡雅春的资产和清偿能力是错误的。蔡雅春是搞林业开发的,在2014年11月她向“公司”借款2350万元时,共有44529.99亩林权和林地资产,经有资质的评估机构评估的价值为1.434亿元。另外11处房产的价值,经评估为1892万元,加上其债权为3522.9万元,再加上房租、林权等收入,她当时的总资产价值为2.31亿元。而她的所有债务仅为13776万元,可见,她的资产价值远远大于她的债务。

     本案除了蔡雅春的认罪口供外,并无其他证据证明蔡犯诈骗罪。

      未排除非法证据,且以此为据,判处嫌疑人有罪。侦查机关属于越权办案,所获证据属非法、无效证据,一审法院理应查清事实,以无管辖权为由退案。即便不退案,这些证据也该按非法证据予以排除,但法院以此为据对蔡做出了有罪判决;法律规定,办理重大刑事案件,讯问过程应当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如果没有就应按非法证据予以排除。
 
       福田公安分局未予回应

      为了核实蔡雅春一方所反映的问题,2018年11月28日,记者来到了福田公安分局。
 
       公共关系室的罗姓工作人员礼貌地接待了记者。

      记者出示了记者证、介绍信后,请他联系相关人员尽快就投诉给记者做出回应。

      直至发稿,记者未得到来自该局的任何回应。

      截稿前,李某在电话里向记者表示:“近日,中央强调:要准确认定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的性质,严格掌握入刑标准,坚决防止刑事执法介入经济纠纷,坚决防止把经济纠纷作为犯罪处理;严格依法准确适用刑事强制措施,发现错拘错捕等执法问题的,必须在第一时间依法纠错!因此,我们坚信蔡雅春的冤案一定能够昭雪,作恶者及其保护伞终将受到法律惩处,但我们希望这一天快些到来!”
 
       对于这起案件的最终结果,本刊将保持关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