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薪被打还要判刑?乌拉特前旗"八·二五"聚众斗殴案调查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讨薪被打还要判刑?乌拉特前旗"八·二五"聚众斗殴案调查

本刊记者  李漠
 
        “包工头马某峰、杨某等纠集了二三十人,往先锋乡政府办公楼上冲,他们五六个人围殴一个,只用了几分钟就把赤手空拳的讨薪者李忠、马金宏,以及前来看望李忠的张鹏等3人打倒,有的腰椎骨被打断、手背和手指骨被打折,有的耳膜被打穿孔,有的被打得满脸满身是血……后经鉴定,3人构成了轻伤!但出警的先锋派出所人员不对施暴者采取任何措施,甚至连最基本的询问都没有,只将受害人李忠、张鹏等带到派出所询问。难道马某峰等人谋划实施的暴力行为不涉嫌违法犯罪吗?!”2018年11月18日,张鹏的哥哥张勇气愤地对赶到乌拉特前旗采访的《法律与生活》记者说:“更让我们不能接受的是,后来先锋乡派出所竟以涉嫌聚众斗殴罪将李忠、张鹏等刑拘,旗检察院也以同样的罪名将他们起诉到了法院,他们可能会被判刑!”
 
\
(在乌拉特前旗看守所前,张勇告诉记者李忠张鹏等已被关押8个多月)
 
       “讨薪遭群殴,出警人员只把被害人带走” 

      “李忠、马金宏是因为讨薪被打的,而张鹏、贾鹏、靳浩晨遭受的则是无妄之灾!”张勇手指投诉材料称。

      张勇、马金宏、李海(李忠的哥哥)等人在投诉材料上称:2016年5月至10月期间,马某峰、杨某从他人手中承包了乌拉特前旗先锋乡的一个工程项目,并雇李忠、马金宏等人为其施工。工程完工后,马、杨一直未付李、马等人的40多万元工资。
 
       “2017年8月25日上午,李忠、马金宏等人听说先锋乡人大郄主任通知马某峰、杨某到乡政府领取一笔工程款,就准备向他们讨薪。张鹏是李忠多年的朋友,他带着公司员工贾鹏、靳浩晨前来看望好友。他们3人就随着李忠、马金宏一起赶到乡政府。”张勇称。

      “我们3人只是等候在外边,李忠、马金宏走进了办公室。”靳浩晨告诉记者。

      “在乡人大郄主任的办公室里,马某峰、杨某、马某龙、马某全等人一看到有人前来讨要工钱,就十分不高兴,便呵斥李忠和马金宏让他俩离开。他俩不愿意,双方因此争吵了几句,但并没有发生肢体冲突。争吵几句对于搞工程的人来说太正常不过了,谁也没往心里去。郄主任告诉大家,下午再来,他给协调一下。”张勇称:“下午3点,马金宏、李忠、张鹏、贾鹏、靳浩晨等5人就准时来到了乡政府,没想到一场经过预谋、组织周全、实施干净利落的故意伤害发生了!”
 
       “8月25日下午,我们去乡镇政府大楼。在一楼大厅我就看到好多陌生人。我们上了三楼后,看见楼道里也有好多人,我仍然没多想。当时李忠进了郄主任的办公室,我们在楼道里等。过了一会儿,李忠出来把我也叫进办公室。马某峰、马某龙、马某全、杨某等都在。他们和李忠因为工程量发生争执,我就说了一句话:工程量人家审计公司审计过了能有什么问题!这时,马某龙就跳起来骂我:‘你算什么孙子?!’他接着就开始打我!”马金宏告诉记者:“办公室里几乎都是他们的人,马某峰、马某全等人也开始一起打我,他们把我拖出办公室继续打,打我的至少有六七个人!他们有的拿着镐把等。”

      “李忠、马金宏我原本不认识,我是和老板张鹏到乌拉特前旗来玩的。我跟着去了乡政府,就在走廊里等,我看见和我们同来的一个人被一帮人拖了出来,就和张鹏、贾鹏阻止他们,后来冲上来二三十个人,有的还拿着刀、棍等。”靳浩晨激动地告诉记者:“他们五六个打一个啊!我赶紧报警。之后,我很快被打晕了。”
 
       “为什么说这是一次经过精心谋划的故意伤害呢?因为楼上马某龙、马某峰他们一开打,预先等候在楼下的二三十号人就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砍刀、镐把、铁棒等凶器往楼上冲,好在乡干部奋力阻止,他们才把砍刀、铁棒等放到了几辆车里,然后冲上楼与马某龙、马某峰等人会合群殴李忠、马金宏等。张鹏、贾鹏、靳浩晨劝架也惨遭殴打。他们分工明确,五六个人打一个,瞬间就把这5人全部打伤、打倒。”张勇激动地说:“幸好郄主任等乡干部奋不顾身地阻止,否则很可能出命案!”
 
       “我很快被打倒了,我看见靳浩晨也被好几个人打!”马金宏称,“我疼得要命,就爬向郄永飞的办公室。他们还不依不饶继续打,好在郄永飞阻止了他们,要不我可能被他们打死。马某龙让大家‘往死里打’!”

      “我终于爬进了郄主任的办公室。这时刘警官等警察到了。他们还要把我带到派出所,可我真的动不了啊。他们就把李忠、张鹏、贾鹏带走了,但没有对马某龙、马某峰他们采取任何措施,连询问都没有!”马金宏称:“这是为什么啊?!”

      “警察来的时候,我躺在三楼办公室门口的地上,警察没有对他们采取任何措施。”靳浩晨告诉记者:“后来,两名乡政府的人搀扶着我走向救护车,但遭到了马某峰等人的阻拦。他高喊:‘还得弄他们,不能让上救护车!’在乡政府的人的努力下,我才上了救护车。马金宏也被抬上了救护车。”

      “救护车来了之后,乡政府的两名干部搀着我到救护车那里准备进行急救,可马某龙他们还阻挡不让救护!后在郄主任等人的再三劝说下,医护人员才摆脱了纠缠,实施了救治。”马金宏激动地说:“马某龙、马某峰他们多么嚣张啊,眼里还有国法吗?可最让我们这些受害者不能理解的是,刘警官他们这些出警的警察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对他们采取措施?”

      “先锋派出所刘警官带领干警赶到现场后并没有对施暴者马某峰、马某龙、马某全、杨某等人采取任何措施,连询问都没有,反而是不顾受害人的伤情,把李忠、张鹏、贾鹏等3人拉至派出所进行询问,并做了笔录。因马金宏、靳浩晨伤势严重已被救护车拉到医院救治,他们在第二天又追到医院,对他俩做了《询问笔录》。这是为什么?”张勇称,“受害人被刘警官等警察带走后,马某龙、马某峰他们还在乡政府大院示威,直到天黑才乘坐多辆汽车浩浩荡荡地离开!”
 
       “遭群殴者多人轻伤,却被以涉嫌聚众斗殴罪名起诉到法院”

      “马某龙、马某峰他们下手十分凶狠!”说罢,张勇将多份巴彦淖尔市金桥司法鉴定所所做的法医临床鉴定递给记者。
 
\
(马金宏的法医临床鉴定)
 
\
(靳浩晨的法医临床鉴定)
 
       记者看到鉴定书显示:马金宏(腰椎骨折)、贾鹏(手背、3个手指指骨骨折)、靳浩晨(右耳耳膜穿孔)等3人均构成轻伤二级;张鹏(鼻梁骨折)构成轻微伤。

      “从去年的8月25日至今,李忠、马金宏、张鹏、贾鹏、靳浩晨的医疗费就花费了近40万元,马金宏目前仍在治疗中,但施暴者没出过一分钱,马某峰、马某龙等竟然还多次威胁住院的受害者赶紧出院,否则就弄死他们!根据伤害鉴定报告,马金宏、贾鹏等构成轻伤,那么打人者除承担刑事责任以外,还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我们请求先锋派出所刘警官等人帮助追讨,他们都以找不到人为由不予理睬!”张勇气愤地说:“施暴者都让你们放走了,现在你们说找不着人了,这责任难道不该由你们来负吗?!”
 
       “受害人家属多次找先锋派出所要求依法追究马某峰、马某龙、马某全、杨某等人的刑事责任,而派出所以种种理由推诿拖延就是不作为。”张勇气愤地说:“可我们有什么办法呢?”

      “自2017年住院期间,我就开始打投诉电话,先锋派出所、前旗公安局、巴彦淖尔公安局、呼市公安局都投诉了,一直没有任何结果。一个月前我还往北京打过电话,也一直没有结果。”马金宏称。

      “被害人住院两个多月,公安局竟然还不立案!在受害人家属上访到乌拉特前旗检察院后,在检察院的督促下,前旗公安局才在2017年11月20日,即案发半年后将马某峰、马某龙、马某全挂网追逃,却漏掉了杨某。”张勇称。
 
       “让我们震惊和不能接受的是,2018年3月18日,乌拉特前旗公安局竟将受害人李忠等4人挂在网上进行追逃, 3月20日,旗公安局将在医院住院治疗的受害人李忠、张鹏、贾鹏以涉嫌聚众斗殴罪进行刑事拘留!”张勇手指《拘留通知书》告诉记者:“这难道不是强加罪名吗?!乡政府有监控录像,不可能集体失灵吧?!一看录像就该一目了然了!李忠、马金宏等5人是被故意伤害的,马某峰、马某龙他们是有预谋、有计划实施的故意伤害!”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聚众斗殴罪是指为了报复他人、争霸一方或者其他不正当目的,纠集众人成帮结伙地互相进行殴斗,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聚众斗殴罪的主观方面是故意犯罪,客观方面表现为纠集众人结伙斗殴的行为。而李忠、马金宏是去讨薪,是去讨要被工头马某峰等拖欠的血汗钱,难道他俩的目的不正当吗?!哪里有主观故意犯罪?张鹏是李忠多年的朋友,贾鹏、靳浩晨是张鹏的员工,他俩跟随张鹏去看望李忠,李忠去乡政府找包工头讨薪,他们就陪同去了,也不是纠集到一起的,怎能强扣涉嫌聚众斗殴的罪名?!”张勇激动地说:“而马某峰、马某龙、马某全他们却从呼和浩特市纠集了二三十名打手,携带镐把、砍刀、棍棒等凶器,事先在一楼等候,三楼一动手,就往上冲,上下夹击,群殴讨要血汗钱的劳动者和与本案无关人员,且下手狠、行动快、十分专业,可见这是一次有计划、有预谋、有方案、有组织的行动,难道他们不涉嫌故意伤害犯罪?出警的刘警官等人,为什么不对他们这些施暴者采取任何措施而任由他们耀武扬威地在施暴几个小时后才浩浩荡荡地离开?”
 
       “是的,李忠等5人中可能有人被迫招架、被迫还手,但那是正当防卫,而且是赤手空拳的正当防卫,并且防卫没有过当,何罪之有?!”张勇称。
 
       “对公安机关办案负有监督责任的乌拉特前旗检察院,竟然在2018年9月4日把本案起诉到了旗法院,难道检察院没有看监控录像?!显然不是,因为只有一名检察官在《批准逮捕通知书》上签了字,为什么按常规应该3人签字却只有一个人签字?”张勇激动地说:“到现在家属没有接到《批准逮捕通知书》,更让我们不能接受的是,李忠、马金宏、张鹏等人的家属和律师向公安局索要《起诉书》他们不给。”
 
       旗公安局先锋派出所原所长刘警官:是互相打

      带着张勇等人所反映的问题,记者来到了乌拉特前旗公安局进行求证。

      记者向该局宣传科的工作人员出示了记者证、介绍信后,提出了联系相关人员就投诉做出回应、向记者出示监控录像等请求。

      此后,先锋派出所原所长、现任旗公安局缉毒大队大队长的刘警官接受了记者采访。

      他告诉记者,当时接警后带人赶到了现场后,发现地上躺着一个,应该是河北那个(指靳浩晨),在郄主任办公室里半仰着一个,疼得不行了,是马金宏。马某龙他们已经不在现场了。因为马金宏、靳浩晨伤情比较严重需要去医院,其他人伤情比较轻就带去了派出所,要问清楚。
     
      “你去的时候对方还有多少人?”记者问。
     
      “没有人了。”刘警官答。
     
      刘警官的说法与张勇、靳浩晨、马金宏等人的说法相悖,记者于是追问道:“马某龙、马某峰、马某全、杨某他们都不在?”

      “都不在。有人在就带回来了。”刘警官答。

      监控录像能实时、真实记录现场情况,于是记者问:“监控录像是你当时调取的还是后来调取的?”

      “后来调的。”刘警官答。

      “监控录像显示的是怎么一个情况?”记者问。

     “监控录像最能说明问题。他们反映是无辜受害者,被打伤没人管,派出所庇护。他们肯定参与了,是他们之间相互打。我就是想庇护也庇护不了。”刘警官答。

      “警方对马某峰、马某龙、马某全、杨某他们采取什么措施了呢?”记者问。

      “我是今年2月调走的。我在的时候确定了马某峰、马某龙、马某全,已经网上追逃了。”刘警官答。

     “他们反映的最大问题是你带人出现场后只是带走他们而放走了对方,你说这个问题不存在,当时他们不在现场。”记者对刘警官说。

     “是互殴,还是被殴打,一看录像不就一目了然了吗?”记者随后再次向宣传科工作人员提出了看录像的请求。

      他操起电话进行联系后告诉记者,主管人员去呼市学习了。

      “投诉方反映到现在他们也没有得到《批准逮捕通知书》,律师要也不给,这是怎么个情况呢?”记者问。

      “如果是公安机关没能有效送达就违法了。”宣传科人员说。

     “你能否问一下究竟给没给人家?”记者问。

     “通过邮寄的方式送达了。”宣传科人员告诉记者。

     “能给记者看一下邮寄凭据吗?”记者追问。

     “也附在案卷里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旗检察院:谁办案谁负责

      《批准逮捕通知书》上只有一名检察官的签字是否可以?案件是否起诉到了法院?带着问题,记者来到了乌拉特前旗检察院。

      纪检监察室的严主任和曾姓党组成员接受了采访。

      他们告诉记者:谁办案谁负责,检察官一人签字即可;案件已经起诉到了法院。

     此后记者提出了看监控录像的请求,被以“属于秘密”为由拒绝。

      在记者返京后的11月25日,张勇打来电话称:“我们终于拿到了《起诉书》,以前怎么也要不来这《起诉书》,案件定在11月30日开庭。”此后,张勇又来电告知,“案件改为12月3日开庭!”

      公众需要知道真相,公正审判要以查明事实为前提,那么,法庭能公开监控录像让真相大白吗?
 
      对于这起备受争议的"八·二五"聚众斗殴案的走向,本刊将保持关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