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家违规一家愁,苏州治理景区"处决"定园惹议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几家违规一家愁,苏州治理景区"处决"定园惹议

本刊记者 佟威  薛京
 
       “吊销营业执照”!刘定伟看着苏州市姑苏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向他下发的《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上的这6个字,感觉每个字都像一记重拳,打在他的心上。
 
       2018年10月25日,媒体曝光了苏州“一日游”乱象,涉嫌违规经营的旅行社约170家,国有景区3家,民营景区一家,购物场所10家左右。
 
       “我明白,我投资上亿元经营建设了15年的定园,又会首当其冲受到处罚,但没想到会是吊销营业执照这样的极刑!”11月28日,刘定伟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

\
(监管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
 
       “定园的事情目前还处在听证阶段,在正式的处罚决定没有出来之前,我们是不接受采访的。”11月28日上午,记者致电姑苏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宫平,希望他能提供传真号码以把采访提纲发过去时,他明确告诉记者:“您应该去找我们区里的宣传部,电话号码可以拨打114查询。”
 
       问题不少,苦水更多
 
       苏州的“一日游”乱象由来已久,游客对“黄牛”“黑导游”等的屡禁不止颇有微词。定园也经常被游客吐槽说,“70元的门票中会拿出几十元好处费给各路掮客,那些骑三轮的、开出租的、带团的、甚至附近指路的人当然要铆足劲、变着法子把游客往那里带”,“故事胡编、造像粗制”,“实际参观时发现与对外吹嘘的大相径庭”等等。
 
       苏州市场监督管理局日前对被曝光的涉及“一日游”的旅行社进行了关停的处罚;对涉及的旅游景点,如周庄古镇、拙政园、狮子林、盘门三景、千年古街等大的景点,并没有采取严厉的整改措施,依然在开门营业,而对惟一的民营景区定园,却拟采取吊销营业执照的“处决”式处罚。
 
       刘定伟对此感到颇为委屈,“这是黄牛、黑导游打着景区的名义,到处夸大宣传,欺骗游客,我们景区也是受害者。再者,很多景区都存在类似的问题,为什么就罚了我一个,而且连整改的机会都不给,一棒子打死。” 
 
       “没有哪个景区是完美的。”刘定伟告诉记者,景区在宣传上确实也存在夸大的行为,但不是有意为之,只是没有表达准确。“因为犯了一点错误,就应该被杀死吗?没这样的道理啊!”
 
      “网站12年没更新被判定虚假宣传”
 
       在刘定伟收到的《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上,记者看到姑苏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监管局”)拟“判处企业极刑”的理由是:“自2006年6月起,在其官网和园内景点以历史文化遗迹做宣传”,“定园官网宣称定园景区为‘AAA级旅游风景区’,实际上并非AAA级风景区”,“当事人为吸引大量游客参观,在其官网及其园内景点介绍大量使用虚假和引人误解的宣传”。
 
       刘定伟对这样的理由认定非常不理解。他表示,之前景区也曾被要求整改过,理由都是设施陈旧老化、景区管理混乱、整改不及时等,从来没有提出过虚假宣传的问题。定园官网上的内容,在2006年景区被评定为AAA级景区进行过更新后,“由于当年做网站的员工没多久就离职了,网站就一直没有人维护,也没再更新过,因此网站上的内容都是12年前的”。
 
      而在监管局的官方网站上,记者看到该局于今年2月14日发布的一则新闻,标题是《市场监管局五措并举加强广告监管工作》,其中涉及的对“虚假广告”的处罚内容有:“对发布虚假广告情节严重的企业,依法实施信用约束、部门联合惩戒,实现‘一处违法、处处受限’”、“督促互联网平台自觉履行法定义务,切实承担起制止虚假违法广告的义务与责任”。
 
       记者看到,监管局在对涉嫌发布虚假广告的企业的处理时,采取的是“督促”,“信用约束”,“部门联合惩戒”等措施,并没有提及“吊销营业执照”这样的“极刑式”处罚。
 
       “12年来,监管局从未指出过我景区存在虚假宣传的问题。在长达15年的经营中,也从来没有哪个检查部门提醒或提出过与监管局类似的问题。”在接到《告知书》后的一个半月以来,刘定伟仍然对监管局做出的“虚假宣传”的认定一头雾水,“难道我投入上亿元,努力经营了15年的景区,就这样变成了假景区?真的无法理解!”
 
       “盈利不是我的唯一目的”
 
       今年63岁的刘定伟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在经营定园的同时,还兼任中国职业拳击协会的主席。
 
       “我从小就喜爱体育,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一直在全国各地参加比赛,紧张的赛事之余参观了很多景点,园林的静谧雅致,让我在赛场激烈的搏弈之外,感受到了生命的另一种美好。”刘定伟告诉记者,他对园林的热爱,就是在那个时候铸就的。“建设定园,盈利不是我的惟一目的。”
 
       2003年,为了开发挖掘人文旅游资源,繁荣经济,解决当地劳动力就业等问题,苏州市金阊区虎丘镇政府茶花村经济合作社与刘定伟签订了《苏州水乡风情民俗园租赁合同》,合作创建了水乡风情民俗园,后更名为定园。“我在合同中承诺,三十年后将无偿把景区赠送给当地政府。”刘定伟说。
 
       2004年,刘定伟因创办了苏州第一家民企景区,受到苏州市政府的表彰,其出任法人代表的苏州定园旅游服务有限公司被授予“旅游先进集体”的称号。2006年,定园从无A级景区,被江苏省旅游局评定为3A级景区。2007年至2014年,因对当地旅游发展的突出贡献,刘定伟连续两届被评选为区人大代表。
 
       “当时村里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收入都是我创建的,我的理想是让定园成为4A级、5A级景区,把定园建设成一个可以和明朝的拙政园比肩的园林。”刘定伟并不掩饰自己的雄心,他说:“定园的每个景点和每座建筑经过岁月的沉淀后,就会变成古迹,成为文化遗产,拙政园就是一个例子,明代至今已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2006年,定园被评定为3A景区后,刘定伟公司相关人员随之将以前官网的内容进行了更新。“因我对此完全不懂,网站的内容及维护是下属部门所做。自2006年之后,由于人员调动等原因,网站的内容就没有再变过。”
 
       “一条铁路的开建,成为景区命运转折的起落点”
 
       让刘定伟始料未及的是,自2008年上海至南京的沪宁铁路开建起,定园和他个人的命运便出现转折起落。
 
       “根据最初的规划,铁路需要从定园内穿过,其后因各种事由而改道为紧贴景区围墙而建,这一建设工程造成定园在3年内无法正常营业。”刘定伟告诉记者,铁路的建设影响了景区外观,令他原本将园林升级为4A或5A的设想落空。
 
      2010年7月1日,铁路终于建成,缓解了京沪铁路沪宁段的运输压力。刘定伟也松了口气,认为终于等到了机会来重新创建和完善景区的各项指标了。
 
       然而,定园的前景并没有随着沪宁铁路的通车而迎来曙光,而是又一次被“规划”了。
 
       记者查阅了苏州市规划局于2014年9月4日发布的《苏州市虎丘周边地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发现虎丘周边地区规划范围为:北起城北西路,南到沪宁铁路,西至金湾街,东至十字洋河,规划总用地面积约335公顷。而定园,正在这一范围内。
 
       2015年,刘定伟接到政府通知,要求定园全力配合虎丘地区的大改造。
 
       与此同时,定园景区内原有的宗教场所花神庙,由于信众上香、抽签等引发了一系列问题,导致了投诉。2016年3月,苏州市旅游局给予定园严重警告。2017年5月,苏州市旅游资源规划开发质量评定委员会依照相关规定,取消了定园的国家3A级旅游景区资质。
 
      “花神庙归属宗教部门管理,不属我景区管理,但有关部门不去找宗教管理局处理,而是直接把责任强加到我景区头上。再者,景区外50O米内的脏乱差现象,是因虎丘地区改造产生的,我能解决吗?”定园的3A资质被取消后,刘定伟向各有关部门提出了申诉,都不了了之。
 
       “个别部门的选择性执法让人感到不公平”
 
       “从2003年景区创办至今,管理部门连一块标识牌(即导向牌)都没有批给过我,没有路标标识,自驾游客根本就找不到景区。您说奇特吗?”说起15年来的遭遇,刘定伟满腹委屈与辛酸。
 
       一路坎坷没能让刘定伟止步,他坚称是两组力量支撑着他挺了过来:其一,当初支持他创办景区的友人;其二,景区同舟共济至今的三十多名老员工。
 
       “很多老员工都是当地村民。”提到这些跟他一路摸爬滚打坚守至今的老员工,刘定伟心中充满了感恩,此外,“各级部门还是很理解我企业在经营管理过程中产生的问题,我得到过他们的很多指导和帮助”。
 
        但是,也有个别部门的“选择性执法”,让刘定伟倍感“不公平”。
 
       “我不知是否与我企业性质有关,总是成为‘被选择’的那个,任何的波动或新的政策法规推出后,好事轮不上我,坏事常常是第一个。”刘定伟愤愤不平地告诉记者,“就像这次新闻报道一日游问题,明明涉及的是3家景区,首先被处理的却是我的景区,而且还是吊销营业执照这样的‘断头式极刑’,根本不给你改错的时间和机会。”
 
       刘定伟坦承,在定园的管理上,肯定存在很多问题和不足之处。“但定园接待过非常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难道就因为一些游客的投诉而对景区予以全盘否定吗?这合理吗?” 
 
\
(定园的门口放着“暂停营业”的牌子)

      行政处罚不可以任性而为
 
       “过度行政处罚的背后,就是滥用职权。”对于定园的遭遇,中国政法大学黄坤明教授表示。
 
       北京青年法律学者朱毅也向记者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认为,行政处罚是进行社会治安管理的必要手段,政府的行政处罚效能与政府公信力密切相关。“如果行政处罚中标准混乱、模式落后,行政执法人员非法行使处罚权力,就会直接导致行政处罚效能低下,更会破坏地方政府的公众形象和公信力,为法治建设带来隐患。”
 
        朱毅强调,行政处罚中的自由裁量权,应结合当地经济和法治现状,在综合评估后实行合理的处罚裁量,既能体现出法律的震慑作用,又要考虑到被处罚对象的承受能力。地方政府需要规范行政执行者的执法行为,推翻不合理的裁量行为,追究相关人员的行政责任。
 
        “原本我准备为了维护法律的公正和企业的合法权益找有关部门申诉,”刘定伟告诉记者,“但最近我看了国家对民企的关注关心和鼓励支持,又有了新的想法,增加了我对政府保护民企合法权益的信心。”
 
       12月4日,监管局将在苏州市会议中心多功能厅对“定园侵害消费者权益”一案举行公开听证会。对于听证会的结果及定园的命运,本刊将保持关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