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建奎称要为“基因编辑宝宝”下半辈子负责 但那也许只是空白支票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贺建奎称要为“基因编辑宝宝”下半辈子负责 但那也许只是空白支票

  《法律与生活》综合报道,11月28日12点50分,“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发酵两天之后,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现身在香港大学李兆基会议中心的千人大会堂,进行了发言。

▲▼ 中国生物科学家贺建奎28日出席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公开为基因编辑宝宝事件道歉。(图/路透)

(贺建奎在基因编辑事件后首次露面)

  南方科技大学教授贺建奎在演讲一开始就对大家进行“道歉”,不过他道歉的并非实验本身,而是实验数据“提前泄漏”。之后他回答大家的提问,如果的小孩也有基因缺陷,他也会做实验,而这起成功的案例是在家长同意下进行,不是想控制小孩的生活,“我愿意用自己生命的下半辈子去负责”。

  贺建奎表示,因为公开HIV携带者身分是违法的行为,所以他不会公开,不过若是他的小孩也有基因方面的缺陷,“我也会做基因编辑”。他说,外界有这么大的反应,完全没有意料,也很意外这个结果会提前泄漏。

▲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引起社会各界热议。(合成图/翻摄自路透社、CFP)

(贺建奎愿意用下半生为孩子负责)

  贺建奎还表示,他知道这个实验是违反中国法律的,不过“我们对这对夫妇和孩子制定了非常完善的计划。”露露和娜娜会成为基因编辑婴儿,经过家长的同意,“完全是在自愿的状况下进行实验”,未来孩子可能会晓得自己曾被编辑基因,“我愿意用下半辈子负起责任”。

  另外,贺建奎在问答环节中透露实验资金来源,3年前开始研究时,南方科技大学有资助一些成本,之后涉及医疗相关事项,他有自己支付部分的钱,不过他的公司与这个实验完全无关。

  但值得一提的是,在回答观众和媒体的提问对露露娜娜的未来担忧时,贺建奎表示愿意用他生命的下半辈子去负责。这让贺建奎显得很有担当精神,但在医疗实验面前,许多专家认为这样的表态其实也经不起推敲。

  根据贺建奎基因编辑项目知情同意书,里面有大量的免责条款,而且,一旦有志愿者受到伤害的事宜,项目组承担相应的医疗费用,但这个经济补偿限额为5万元人民币。

\

(贺建奎发言并展示PPT)

  区区5万元能否补偿受者受到的伤害很难说,而且用生命的下半辈子负责也很可能是空白支票。因为,露露、娜娜可能受到的伤害不只是身体和生理的,还有精神上的,并且如果伤害发生了,由于今天人们对生命密码的运作方式和机理并不完全清楚,基因改变后的伤害是谁也预料不到的。

  即便是体细胞的基因疗法也强调只对单基因疾病进行实验治疗,然而人类的大多数疾病以及生命现象并非只是由一两个基因决定,而是由大量的基因决定。这些基因无论在编码蛋白质过程,还是让蛋白质的功能得以体现上,都错综复杂,相到交织,相互纠缠。

  2015年多国研究人员公布的精神病基因组研究结果表明,与精神分裂症、自闭症和智商相关的就有108个基因位点和128个基因,它们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

  同样,别以为CCR5基因只是一个独立的可以预防艾滋病的基因,它可能还与其他多种生理功能和生命现象相关,并且通过它的上游和下游路径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生命和生理功能,并构成或起到病理作用,只是目前人们并不知晓而已。

  现在,贺建奎团队从胚胎基因中修改或完全敲除了这个基因,未来会出现什么样的风险,没有人知道。

  有时候,很多事情你摁下“开关”前,还能对其负责,摁下“开关”后,一旦事情有失控态势,那就不是你能负责得了。

  基因编辑婴儿也是这样,贺健奎可以对“不将基因编辑技术用在人体胚胎上”负责,可当他开启了“潘多拉的魔盒”,后果可能就非他所能负责。就目前看,没有谁能够完全为露露、娜娜的未来负责。

  南方科技大学全体生物系教授发表联合声明,身为“制造基因婴儿当事人”的同事,他们对此是感到相当痛心,也强烈谴责这种违反学术规范与道德伦理的行为,会全力配合调查,“科学发展不能把伦理留在身后,法律和道德底线不容突破。”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