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刚取出就被村支书拿走”,河南潢川扶贫金疑成唐僧肉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钱刚取出就被村支书拿走”,河南潢川扶贫金疑成唐僧肉

本刊记者 佟威

      近日,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黄先生向《法律与生活》反映:当地的精准扶贫工作乱象丛生,国家很多惠民政策在当地得不到落实,一些扶贫款项进了基层干部的个人腰包,部分精准扶贫户依然生活在困境之中。
 
       中央强调要在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上下大功夫,具体就是要在扶持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第一书记)精准、脱贫成效精准上想办法、出实招、见真效。那么,潢川县精准扶贫工作的落实情况究竟怎样呢?10月中旬,记者来到河南省潢川县进行实地调查采访。
 
       精准扶贫户不精准:“低保”“五保”考核不严

      据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江家集镇村民黄先生反映:江家集镇叶桥村建档立卡贫困户42户,涉及贫困人口99人,其中多人家境优越,但依然吃着低保补贴;还有一些是村支书张贤元的亲属,有的人已经去世,却还在领着五保户补贴。

      10月13日上午8时许,记者来到江家集镇,镇里正在召开脱贫攻坚会议,一胡姓副书记接待了记者,并协调叶桥村党支部书记张贤元和民政所所长刘建峰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针对村民举报的问题,张贤元表示:建档立卡的贫困户都是经过两委选的,有一些虽然子女和家庭条件优越,但是有的是因为得了癌症做了手术,丧失了劳动能力才被选上的。

      而针对张贤元岳母已经去世还在吃低保的问题,张贤元说:“我岳母是今年正月十三去世的,然后我就上报给民政所了。之前吃低保是因为年纪大了,儿子家庭条件不好,我父母也都八九十岁了,但都没有吃低保。”民政所长刘建峰也表示:“上报给我一个星期就上报到民政局了,至于第二季度还没有取消就是民政局的事情了。”

      10月13日下午,记者来到潢川县民政局,一付姓工会主席和低保股柏主任跟记者介绍说:“之前都是由扶贫救灾办负责低保的发放,到今年第三季度才合并过来,对于潢川县阳光村务第二季度公开的精准扶贫户,民政局无法核实,只能核实第三季度的,至于补贴资金有没有发放,我们也不清楚。”

      经过现场核实,民政局低保股工作人员在黄先生今年4月14日就已经举报的12户精准扶贫户中,查出6户已经被取消低保和五保资格,还有6户依然在第三季度的低保名单中。

      在取消的6户当中,黄先生重点提到骆某某。骆姓老人已在2017年年底去世,终生未婚,而潢川县阳光村务上显示,她是2018年第二季度新建档案,作为五保户且孤身一人的骆老人,家里有两个人在吃着五保补贴。

      除此之外,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精准扶贫户的评选事由上,有因病的、因残的,还有一项是“缺资金”。黄先生对记者说:“我虽然不是贫困户,家庭条件也还算可以,但是这么多年我也一直缺资金啊,如果缺资金就能构成评定精准扶贫户的标准,相信超过90%的人一辈子都缺资金。”
 
\
(江家集镇叶桥村贫困户公示部分内容)
 
       “小五改”被指成形象工程,补贴款成基层干部唐僧肉

      10月13日下午,记者来到叶桥村84岁老人王光成家里,一进门就被老人的生活环境和居住条件震撼了,十几平米的水泥地面凹凸不平,房间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床和柜子下面依然是土地。

      王光成老人说:“当时政府给我拨了8100块钱,我刚从银行取出来8000,就被村会计和村支书拿走了。后来村里派人来给我安了三个门和一个窗,这水泥地面也是当时打的。”
 
\
(王光成老人居住环境)
 
       家住王光成老人前院的陈江老人,政府补贴“小五改”资金5550元。陈江告诉记者:“一共取了5550元,给我留了50,其他都被村上拿走了。”在现场,记者看到陈江老人的家里也被换上了两扇金光灿灿的大门,而从居住房屋棚顶的缝隙中,记者还能看到照射进来的阳光。

      对此,叶桥村村支书张贤元对记者说:“这是我们潢川县的‘小五改’项目,村里怕精准扶贫户把钱用在别的地方,就把钱收上来,帮助贫困户改造居住条件。”

      据了解,“小五改”是指当地政府对精准扶贫户的住房进行的升级改造工程,其中包括门、窗、地面、墙和屋顶的修葺和改造。而对8000元钱只换了三个门和一扇窗,铺了十几平米水泥地面的情况,江家集镇一李姓副镇长对记者表示:“村里安装的门一扇价值2000多元,再加上地面和窗以及人工,8000块钱还是能够花出去的。”
 
\
(破旧的房屋被装上两扇崭新的门)
 
       究竟一扇门价值是不是2000多元?叶桥村是不是真的没有把精准扶贫政策和款项落实到位?江家集镇李副镇长对记者表示:“对贫困户的补贴项目没有整改到位的,我们会继续督促抓紧解决。”张贤元也对记者说:“黄某某举报的事情镇里纪委已经查过了,什么情况都没有。”

      而黄先生对记者说:“五改应该是改善贫困户住房条件的,只把门窗换了就是典型的形象工程,我咨询过相关公司,三扇门和一个窗,加起来也就3000多块钱,其余的钱花到哪里去了,都是村干部说了算。今年4月,我已经把相关情况举报到潢川县纪委了,但是纪委又转到江家集镇纪委,现在什么情况都没有查出来。”
 
       10月13日下午,记者联系了潢川县纪委,纪委答复称会与举报人黄先生联系,但截至发稿,黄先生称未接到纪委的电话。

      对于村民反映的关于潢川扶贫工程的种种疑问,本刊将保持关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