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历史的今天,爱因斯坦的一封信促成原子弹产生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10.11历史的今天,爱因斯坦的一封信促成原子弹产生

  《法律与生活》综合报道,1946年美国《时代杂志》(TIME)7月的第一期号出刊,封面人物是世界知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背后是一柱滚滚浓烟,顶端写有爱因斯坦最著名的相对论公式E=mc2。任何人都不会误认,那是原子弹爆炸的正字标记“蕈状云”。这期杂志出刊前11个月,美国才在日本投下2颗原子弹,结束二次世界大战。

 

\

  《时代》编辑钱伯斯(Whittaker Chambers)这么写道:“关注此事的人都知道,爱因斯坦并没有参与原子弹制作计画,但以下2个原因,仍让他足以被称为‘原子弹之父’——第一,多亏有他倡议,美国才开始着手研发原子弹。第二,是他发表的公式E=mc2证明了原子弹在理论上的可行性。”

  另一家老牌杂志《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专题报导也写道,多亏爱因斯坦写了一封信给时任总统罗斯福(Franklin D。Roosevelt,FDR),大力建议美国赶在德国之前研发原子弹,美国才能取得二战胜利。

  但是,这些盛名令倡议和平的爱因斯坦十分困扰。1947年,爱因斯坦告诉《新闻周刊》:“如果我能预知德国没办法成功研发出原子弹,我绝不会动笔。”他甚至说出,“我不过是西拉德的信箱而已。”

  短短几句话看出,爱因斯坦多么后悔促成了这项毁灭性武器,他否认自己造就了原子弹的诞生,也将自己视作橡皮图章,不过是在一封信上签名。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
(爱因斯坦致信小罗斯福,告诫他赶在纳粹之前投入核武研发)

 

  这封著名信件,其实是由匈牙利裔的物理学家西拉德(Leó Szilard)写就,早在1930年代,已有科学家在铀的核分裂(nuclear fission)实验取得成功,西拉德当时也开始研究,如何以铀中子引发核连锁反应(chain reaction)、也就是用来制作核子武器的方法。

  但同一时间,西拉德发现纳粹德国正准备向比利时殖民地刚果购买大量的铀,担心被德国抢先一步研发出核武,西拉德立刻想到同窗老友爱因斯坦,他认识比利时女王伊莉莎白(Queen Elizabeth),希望名气响亮又有私人关系的爱因斯坦,能协助他警告比利时。(另有一说是,西拉德为了获取研究经费,以此变相威胁饱受纳粹德国威胁的欧美领袖。)

  西拉德和另外2名匈牙利学者维格纳(Eugene Wigner)、泰勒(Edward Teller)一同向爱因斯坦解释了一切,爱因斯坦了解原理后欣然答应加入,还独自写下一封德文的游说信。但这4个人都是来到美国不久的犹太难民,寄信往欧洲很可能会背负间谍罪名。辗转之下,西拉德决定将这封信交给与罗斯福有交情的经济学家萨克斯(Alexander Sachs),直接把发现告诉美国总统。
 

\
(鼓动爱因斯坦致信小罗斯福的物理学家西拉德)

  西拉德日后回忆,他们当时都明白,当收信人变成罗斯福,就等同于“世上最厉害的科学家告诉了美国总统一项惊世武器的秘密”,这意义非同小可。西拉德依据爱因斯坦写下的德文信,改写成给总统的版本,详细解释了刚果铀矿贸易、核连锁反应,以及由此制造出核武器的可能性。1939年8月2日,西拉德将一长一短两个版本的游说信拿给爱因斯坦,爱因斯坦在2封信上都签了自己的名字。

  1939年10月11日,萨克斯历经几个月的等待和四处奔走,终于见到为战争焦头烂额的罗斯福,正式把信交到总统手上。据萨克斯回忆,总统听完他朗读信件后说:“萨克斯,你找到的方法,让我们不会被纳粹搞垮。”

  “我们需要行动。”罗斯福说。

\
(小罗斯福给爱因斯坦的回信)

  后来,罗斯福下令展开著名的“曼哈顿计画”(Manhattan Project),他命格罗夫斯将军(Leslie Richard Groves)领军投入原子能研究,直到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正式卷入二战后更全力开发原子弹。然而从头到尾,爱因斯坦都没有正式参与曼哈顿计画,有人说爱因斯坦不愿投入,也有纪载指出,由于爱因斯坦是知名的反战分子,因此美国政府刻意排除了他。

  无论如何,原子弹诞生过程中,爱因斯坦的角色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许多科学家与史学家也曾指出,以当时人类投入核能研究的狂热,加上战争催化,即使没有爱因斯坦与西拉德的信,美国也迟早会意识到核武的重要性并展开研究。但也不能否认,爱因斯坦在这段历史添上重要的一笔,他的名气,他与犹太裔同仁想要阻止纳粹的热切渴望,都确实发挥了作用,帮助美国率先发展出原子弹、成为核武大国。
 

\
(原子弹“小男孩”爆炸时的蕈状云)

  但是,如果评价停在这里,对爱因斯坦和西拉德都不甚公平。一心只想阻止纳粹攻陷全世界的俩人,很快便发现核武的危险性。1945年年初,德国宣布投降,这两人也再次上书总统杜鲁门(Harry Truman),质疑继续发展核武的必要性。西拉德也于1945年和众多学者一起发表《法兰克报告》(Frank Report),警告美国政府不得用原子弹迫使日本投降,否则可能引发核武军备竞赛,甚至毁灭性的核武大战。

  当然,阻拦没有成功。西拉德终其一生都活在懊悔之中,他四处演讲、出版许多反核武、反战的著作,著名的短篇小说《我是个战犯》(My Trial as a War Criminal)里,他虚构了一个同盟国惨败的世界,苏联政府邀请被俘的西拉德加入核能研究团队,但他毅然拒绝,选择以战争罪犯的身分站上法庭,在世人面前一一细数自己的“罪过”,最后也获得了应有的惩罚。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