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还是“首骗”牟其中案近20年后峰回路转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首富”还是“首骗”牟其中案近20年后峰回路转

\
 

  《法律与生活》综合报道,究竟“首富”还是“首骗”,是“犯罪”还是“清白”——这个一度坐实的判断,几近20年后,又回到了起点,还须听凭最高法一声落槌,从“民事申诉”到“刑事申诉”最终判定。

  被封印在中国改革开放历史当中的牟其中案迎来了转捩点。据媒体昨日消息,最高法院就牟其中案已经裁定:有关申诉人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行因与被申诉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湖北省分行以及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湖北省轻工业品进出口公司、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南德经济集团信用证垫款及担保纠纷一案,由最高法提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出狱后未间断向最高法申诉

  1999年,牟其中在上班途中被捕,第二天被关押至武汉市第二看守所。后因南德集团“信用证诈骗案”,2000年被判无期徒刑。两年后按律循例改判为18年有期徒刑。2016年9月27日,牟其中刑满出狱,此时距离他失去人身自由18年有余。出狱两年来,牟其中仍一直坚持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要求改判无罪。2017年,有媒体报道,牟其中正推进南德集团复业,不过并未透露未来的产业布局方向。
 

\
 

  续写满洲里开发计划

  面对最高法新的法律定裁,牟其中接受采访时称:“这表明了中央依法治国的决心,也提振了民营企业家的信心。”他也首次对外透露其目前工作重点,即20多年前的满洲里开发计划。牟其中表示,他如今已经与中铁联运公司一起合作,将改变这一现实。

  牟其中表示,中铁联运公司发明了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目前全世界最先进的铁路货物运输系统——多式联运物流体系——其综合运输价格可与海洋运输价格媲美。牟其中与中铁联运公司的一带一路东线计划实现以后,将改变包括日本、韩国和中国东南沿海的物流生态;为中国和欧洲联手共同发展,提供最低最快的铁路运输价格和最短的运输时间。

  工商资料显示,中铁联运公司旗下有一家名为中铁联运铁路货运有限公司的企业,持股比例为牟奇忠(即牟其中)持股50%。按照牟其中的说法,这个计划必然改变东北亚、东亚、东南亚的经济地理概念,为“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提供技术支撑。目前,该计划尚未落地。“我现在要干的事,就是把中铁联运的技术产业化。”牟其中说。
 

\
 

  胜诉或可追回百亿资产

  对于新项目启动资金,牟其中表示,“我至少还有上百亿的钱。”他指的是他当年在满洲里的那块10平方公里的地,那块地是南德为当地修海关换来的。他现在正在讨回那块地。另外,他在北京还有264套房子,也能值几个亿。不过,收回这两笔资产的前提是他的刑事案申诉获胜。有了这两笔资产以后,对于惯于金融操作的牟其中来说,后续的资金就根本不是问题了。当然,他也知道要收回这两笔资产难度不小。据悉,2016年牟其中出狱时,当年的产业早已被折腾的七零八落,南德集团已经被夷为成了一片废墟,连北京总部的264套家属住宅也被哄抢一空。“要钱的功夫还不如我赚钱快呢,我可能挣上千亿都比这个容易,所以我主要在想怎么挣钱。”牟其中说。

  争取民企出生、生存与发展权

  很多人预计,牟其中一走出监狱就会像顾雏军一样为自己辩冤。据悉,牟其中近年来一直在写各种各样的申诉材料,并通过他的代理人夏宗伟递交给法院、政府、媒体。

  但牟其中却称,“我不冤枉。”报道称,牟其中惯于宏大叙事,在讲述自己的故事的时候,他总是强调自己与中国改革史不可割裂的关系,他甚至认为自己肩负著为民营企业代言的使命。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看,他认为自己三次坐牢都不冤枉,因为这三次坐牢分别达到了他的目的:第一次坐牢是为给民营企业争取出生权,第二次是为民营企业争取生存权,第三次则是争发展权。

  十数年纷争画上圆满句号

  最高法提审牟其中案必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为十数年纷争画上圆满句号。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鼓励更多社会主体投身创新创业”,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落实保护产权政策,依法甄别纠正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案件”,最高法、最高检要求“依法平等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

  在这种特别氛围下,去年12月28日,最高法公布人民法院依法再审顾雏军案等三起重大涉产权案件。今年5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原审被告人张文中诈骗、单位行贿、挪用资金再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撤销原审判决,改判张文中无罪。

  诚然,牟其中案与张文中案等素无瓜葛,罪名、刑罚亦不相同。审视牟其中案,民事与刑事错综纠缠,既有信用证垫款及担保纠纷,又顶上信用证诈骗罪名,牟其中以无期徒刑“重刑”入狱。然而,同为民营企业家,同样身陷囹圄,同是亿万财富因此不复盛况,也让不同的涉产权案有了共通之处。

  回望中国市场经济萌初,市场机制和法治环境还不够完善,诸如侵害私有产权、违法查封扣押冻结财产、利用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等乱象多有发生,既让不少民营企业家“如履薄冰”,也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民营经济的行进。

  尽管,提审并不意味着“平反”,最终的结果仍然要根据事实和法律做出裁决,但提审本身也是对当事人的权利救济,也传递出了尊重产权、公平对待每一个企业家的信号。

  如今,在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推进市场经济发展的时代背景下,经由这些特选案件的最高法提审,用法治的框架重新审视这些历史问题,旗帜鲜明地维护企业家的合法产权与人身权利,对稳定民营企业家、提速民营经济,有着“四两拨千斤”的功效。

  公正司法是全面依法治国的应有之义,也是民营企业家的信心之源。最高法《关于审理信用证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等相继出台,根据刑诉法“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等情形时,最高检“应当提出抗诉”、最高法“应当再审”。

  最高法提审牟其中案必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为十数年纷争画上圆满句号,让民营企业家、民营经济感受法治温暖、提振信心。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