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村干部"哥俩好"?中牟县韩寺镇西营村问题多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镇村干部"哥俩好"?中牟县韩寺镇西营村问题多

本刊记者 李漠
 
        韩寺镇位于河南省中牟县东南部,东邻尉氏、开封两县,西扼县城南大门,距省会郑州30公里,距六朝古都开封26公里。

       日前,《法律与生活》接到中牟县韩寺镇西营村村民的投诉,反映该村财务不公开、村主任及家族成员与村会计有经济问题、选举作弊等等,严重侵害了广大村民的利益,但因镇干部包庇袒护,村民向镇里反映的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
 
        2018年9月13日,本刊特派记者赶到事发地进行采访。
 
       说起村中的问题,该村党小组长陈保珠气愤地对记者说:“在2014年至2017年间,时任村委会主任的陈云增及其曾任村支书的本家哥哥陈学林、曾任村生产小组长的侄子陈彦伟,与村会计马彦平等人,涉嫌贪占国家粮食补贴款、骗取征地补偿款等共计150余万元。自今年3月起,我们就向韩寺镇举报,但因为镇领导张林峰等人的包庇袒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没有结果!”
 
\
(陈保珠等村民向记者反映情况)
 
        “五六年来账目不公开”

       “五六年来,西营村和各生产小组的账目从不依法公开,我们不知道收支情况,我们不知道国家给了多少粮食直补,我们不知道危房改造款是多少,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村党小组长刘海军告诉记者。

       “村里的账目从不公开,我们啥也不知道!”村党小组长马老雁称。

       “多年不公开了。如果有检查的,看没人的时候,就贴出来,拍照后,再揭下来。”曾任村党支部书记的胡随榜称:“我们村民都被蒙在鼓里!”
 
        “村里、生产小组的账目为什么不公开?是因为不敢公开!有太多的猫腻在里面。一旦公开,某些镇领导干部和村领导干部互相勾结、啃食、侵吞村民利益的黑幕就曝光了,就不知道有多少人进监狱!”陈保珠称,“为什么我们连续举报村干部贪腐,无人真正追查?因为镇里有人包庇袒护!”

       “其实,是村干部和镇干部互相勾结,侵吞我们村民和村集体利益。”刘海军气愤地说:“所以我们才举报无果!”
 
       “老党员、老村干部等十余人实名投诉:村集体利益被侵吞”

       陈保珠等村民的实名投诉材料(下称:实名投诉材料)显示,向媒体实名投诉的有西营村老党员韩平安,老村长、村党小组组长马老雁,村党小组组长刘海军,以及曾任村党支部副书记的胡随榜等14人。
 
       实名投诉材料显示,在2015年至2017年,陈云增、马彦平把共计8.7万元的国家粮食补贴款取走贪占;在2016年至2017年,陈云增卖掉村集体的2亩多土地给村民当宅基地,8.5万元卖地款未入集体账被他贪占;在2016年至2017年,修建310国道并没有占陈云增家的地,但他虚报占用自家地(1.2亩),骗取了国家征地补偿款5万元之多。

      “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些情况的?”记者问。

      “我们连续举报反映问题,今年6月,县纪委的罗同志、范同志告诉我们的这个情况。”陈保珠答。

      投诉材料显示,在修建310国道期间(2016年至2017年),陈云增将3.5亩责任田向下深挖5米之深,将土取走卖掉用于修建310国道,所得3.5万元左右归其个人所有,挖出的深坑填入生活和建筑垃圾。

      “这个情况你是怎么知道的?”记者问。
 
      “我们看见他挖地卖土。我们从310国道工程人员那里得知,每卖1车土,可得500元,因此推算他获利共计3.5万元左右。”陈保珠答:“因为我和村民陈建学等人连续向镇政府、县政府实名举报,县政府相关部门通知国土局追查这个事情。今年6月,县国土局责令他复耕,否则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有这回事,卖一车土400元左右,具体卖了多少钱不清楚。国土局来人查了,至今无果。”刘海军告诉向其求证的记者。

      “陈云增毁掉、破坏的是基本农田,我们实名举报,但国土局只是让陈云增恢复原貌,而没有依法追究他的责任!”陈建学告诉记者。

      “2013年,马家社区道路拓宽,陈云增的本家哥哥陈学林搭建的违建,本不该赔偿,但他骗取了韩寺镇政府拆迁补偿款17万多元。”陈保珠称,“他还霸占村集体土地9亩之多搭建违章建筑出租牟利,10多年来共获利5万元以上。至今,该违章建筑也没拆除,造成村民不能分配该块土地。”

      “有这事儿,陈学林强占村集体土地,但他家族势力大,没人敢惹!”陈建学称,“他得到的补偿款是17万元。”

      “在2014年至2017年,陈云增的侄子陈彥伟,利用任第一生产小组长的权力,将小组的集体土地以每亩1000元的价格出租,3年来共计获得租金至少30万元,这些钱全部被他贪占。”陈保珠告诉记者。
 
      “此情况你是怎么获得的?”记者问。

      “我和陈彦伟是一个生产小组,即是一个生产小队的,这些情况都在心里搁着呢。”陈保珠答。

      “听说了这件事儿,但具体数额不清楚。”村民刘海军称。

       “经陈云增批准,陈云增的亲叔叔陈某把自家承包村集体的3亩多基本农田以15万元左右的高价卖给我村村民当宅基地,改变了土地使用性质。”陈保珠称,“几年来,陈云增、马彦平等在西营村就批了几十户宅基地。每户3分地左右,大概有10亩左右的基本农田被改变用途!”
 
      “有这事,被占的地是一等地基本农田。整个村都知道。”刘海军称。

      “2015年,马彦平把中刁路两侧集体土地以每间(64平米)2000元的价格卖给村民当宅基地,共卖了54万元左右,都被他贪占。”陈保珠告诉记者。
 
       随后,陈保珠向记者出示了“卖宅基地明细表”。

      记者看到该明细表显示,共出卖267间,卖地款53.4万元。

       “在3年左右的时间里,马彦平以2000元到5000元不等的价格,把中刁路两侧的基本农田卖了当宅基地。”胡随榜告诉记者:“卖地款应该在马彦平手里。”

       “听说了这事儿。”马老雁称,“好几十户都在公路两侧盖房子了。”

      “是以开发的名义卖的地。卖了很多地。”刘海军向记者表示。

      “2016年,马彦平还贪占五保户马文春的危房改造款3万元。”胡随榜称。
 
       “村委会选举作弊与阻挠生产小组选举”

      “2018年3月28日,村委会换届选举。为了让陈云增、陈学林等人当选,包村镇干部出马了!”陈保珠称,“包村干部刘某增在正式换届选举前的一次会议上,要求吴小红(曾任村支委委员)、陈国松(民间调解主任)等人,都选陈云增、陈学林等,自己都不要参选,并承诺大家原职务不变,工资平均分配。”

      “听说这事儿了。”马老雁称。

      “全村都知道这事儿,我也听说了。”刘海军告诉记者。

      “在西营村村委会选举上,出现了作弊问题,但作弊者未受到追究!”陈保珠称,“正式选举时,张林峰、刘某增等镇领导干部都在现场,张林峰主持选举,他居然允许叔侄二人一个唱票,一个监票,即陈学林唱票、陈彦伟监票。”
 
      “为使陈云增当上村主任,陈学林唱假票,不是陈云增的唱成陈云增。”陈保珠称,“被我当场逮住,因为有录音、录像为证,他们无法抵赖,选举被迫中断。张林峰、刘某增并没有追究陈学林、陈彦伟的责任,只是换掉他俩继续选举。”

      “我在场,看见了。没有追查。”刘海军称。

      “在界马自然村的选场,竟然出现了1人3次选陈云增的情况。我们把问题反映给张林峰、刘某增,他俩不闻不问。”陈保珠告诉记者。

      “村里都在传说这事儿,没证据。”马老雁和胡随榜都告诉记者。
 
       “在界马村(自然村)有重复投票的,监委会的人说的。选票数量超过了选民!”刘海军称,“只要把封存的选票箱内的选票查一下就可以水落石出!”

      “陈云增当选村主任后,就开始阻挠生产小组长的换届选举,要让老组长继续干。”陈保珠称。

      实名投诉材料显示, 4月12日,在各生产小组长换届选举会场,陈云增抱走三、四、五生产小组换届选举选票箱,使选举中断。报告张林峰,他不管;4月14日,陈金合组织召开一、二、三生产小组换届选举大会,已经在党支部成员选举会上落选的陈学林大骂陈金合,造成极其恶劣影响。

      “5月14日上午10点,在界马村(自然村)生产小组换届选场上,马某战等人大骂陈金合,他还朝陈金合太阳穴猛击几拳,将他击昏。我们立即报警,韩寺镇派出所出警。”陈保珠气愤地告诉记者:“经医院紧急抢救,陈金合才得以苏醒。后经法医鉴定为轻微伤,但至今施暴者未受到任何处理。”

      “我在选举现场,但距离远,到近前时陈金合倒地了。”胡随榜称。
 
       “隐瞒亡人事故”

      实名投诉材料显示,陈云增在韩寺镇南岗村承包韩寺镇污水改造民生工程。因为在没有安全保护的情况下施工,砸死了刁家乡吕家村的1名女民工。韩寺镇隐瞒不上报事故,私下解决,赔偿死者130万元。

      “2018年6月4日,污水改造工程下埋管线,塌方了,造成吕家村的吕某梅死亡。”陈保珠称,“他们隐瞒事故不报,这事儿不了了之!”
 
       上任五个月的村支书被免 

      实名投诉材料显示,2018年8月5日,张林峰召开西营村党员会议,共9名党员参加。宣布免去陈金合支书一职,理由是陈金合贿选。

      “没有调查,没有找我们党员了解情况,凭什么认定陈金合贿选?他陈金合给谁送钱送物了?怎么就贿选了?”陈保珠称,“陈云增选举作弊被我当场逮住,陈云增都能当村主任,这是为什么?陈金合是我们49名党员按程序选出的新支部书记,却被以无中生有的理由罢免,我们都想不明白,也不能接受!”

      “根本没有行贿,没有行贿问题。”马老雁告诉记者。

      “没有对我这名党员行贿,据我了解,也不存在行贿问题。”刘海军称,“我们选陈金合当书记的原因就是,他人品比较好,还见多识广能带领村民走致富路。”

      “这是陈学林进京告陈金合黑状的结果,但让我们更不明白的是,张林锋给进京告黑状的陈学林等人报销差旅费!”陈保珠气愤地说:“这是为什么?”

      “报销了1万多元差旅费。陈学林领四、五个人两次去北京。”刘海军称,“为什么报销不知道。”
 
       “举报无果”  

      “自2018年3月15日,我们就开始走信访渠道反映陈彦伟贪污村集体土地出租款30余万元以及陈云增、马彦平贪污粮食补贴款等问题。”陈保珠称,“韩寺镇纪委立案调查陈云增,后来又转交中牟县纪委进行调查。”

      “我们对陈彦伟、陈学林、马彦平等人的实名举报,都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陈保珠称,“如今马彦平还继续担任村委委员、村会计职务。陈云增只是辞去村主任职务了事。为什么不依法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张林峰:如果我包庇袒护为啥把案子交县纪委?

      为了了解村民所反映问题的真实性,记者于9月12日在韩寺镇纪检委办公室对张林峰进行了采访。

      张林峰告诉记者,当时考虑到自己和包村干部都是镇纪委的,为了避嫌,就把案子交给了县纪委。县纪委查的案子,建议陈云增辞职,退还粮食直补款,批评教育。陈云增已经辞职,粮食直补款已经退还,执行到位了。

      关于村民所反映的张林峰包庇袒护陈云增、马彦平等人的问题,张林峰回应说:“如果我包庇袒护,为啥把案子交县纪委?我自办呗。”

      关于村民所反映的陈金合被免职的问题,张林峰回应说:“此人在村党支部换届选举前到党员家里送酒,有物证、人证,有贿选行为,镇党委决定免职。”

      关于村民反映的陈云增、马彦平等贪占100多万元的问题,张林峰笑了笑,回应说:“粮食直补款8万多元,涉及6人。”

      关于村民反映的马彦平等出卖村集体土地当宅基地、侵占卖地款的问题,他回应说:我不清楚。

      因为村民所反映的马彦平贪占“宅基地款”数额较大,记者就把村民提供的“卖宅基地明细表”交给张林峰并问:这材料他们给你没?

      他答:没收到。

      张林峰手指投诉材料告诉记者:这些东西县组织部、纪检委都有,组织部对他本人进行过谈话和函询。

      “如果我有问题愿接受处理。”张林峰向记者表示。

      采访完张林峰,记者向陈保珠求证,他告诉记者,“卖宅基地明细表”等举报材料都交给张林峰等人了。
 
       陈云增、陈学林、陈彦伟:他们说的不存在

      为了核实村民所反映的问题,记者与陈学林取得了电话联系。

      关于“17万元补偿款”问题,他告诉记者,补偿款是7千元而不是17万元;关于“强占村里9亩地搭违建出租牟利5万元”的问题,他告诉记者实际占地不到1亩,是乡里让养牛养羊的;关于“唱假票”的问题,他说:“我唱了二、三十张,乡里不让唱了,就不唱了。”

      “他们反映不是陈云增唱成了陈云增。”记者请陈学林对此做出解释说明。

      “不存在,有乡里把着关呢!”陈学林称。

      “那为什么不让唱呢?”记者问。

      “说我们是近亲属。”陈学林答。

      “之前领导不知道你们是近亲属吗?”记者问。

      “知道啊!”陈学林答。

      “那为啥开始允许后来不允许呢?”记者问。

      “那是领导说的,咱也没法。领导让干啥咱干啥!”陈学林答。

      采访陈学林之前,记者曾连续给陈云增、陈彦伟打电话,均无人接听,记者给他们发短信表明身份请其回电话,但无果,记者只好请陈学林联系这二位给记者回电,核实相关问题。

      此后,陈彦伟给记者打来电话。

      关于“以每亩1000元价格出租村集体土地获利30万元并贪占”的问题,陈彦伟称,“这是造谣!我们的账目交县纪委了,查过了不存在任何问题。”

      随后,陈云增也给记者打来电话。

      关于“骗取8.7万元粮食直补款”问题,他做出了这样的解释:不是骗取,是每个村留了一点地,是这地的粮补款。以集体的名义立户政府是不给的,就打给了个人的账户里,但用于村里的开支了,没装个人兜里。钱已经退给镇里了。

      关于村民所反映的贪占“8.5万元”、“修310国道骗5万元”、“卖基本农田给村民当宅基地”等问题,他均给了否定回答。
 
       关于“挖地卖土”的问题,他说,没有那么多地,只有1亩多。挖坑是为了存放秸秆。卖土每车160元,去掉成本每车剩20元。

      关于“抱走3个选票箱”的问题,他承认确有其事。他解释说,自己是及时制止违法选举。

      关于那次责任事故,他同样承认确有其事。他告诉记者,已经向镇、向相关单位报告了。

      此后,记者电话采访陈云增核实村民所反映的“村财务不公开”的问题,他把问题推给了村民理财小组。

      “你是村主任我问村民理财小组干什么?”记者提出质疑。

      他又让记者找村支书,并称:“村支书当家!”
 
       马彦平:我已经被停职

      就村民反映的问题,记者电话对马彦平进行了求证。

      “关于村财物不公开”问题,马彦平告诉记者,此前他不是西营村会计,自今年选举完刚上任,不是不公开,是没法公开。村生产小组长始终没定下来,村里很乱,县纪委在查账目,刚查完。

       关于“骗取8.7万元粮食直补款”问题,马彦平说,纪委已经处理过了,钱已经退了。不是贪占,这钱给村民交自来水费了。

      “对个人是怎么处理的?”记者问。

      “陈云增已经被停职了。”马彦平答。

      “对你是怎么处理的?”记者问。

      “让我暂时停职。”马彦平答。

      关于“贪占卖地款”和“贪占马文春危房改造款”问题,马彦平均称“没有”。

      投诉方和被投诉方各执一词。那么,陈保珠、刘海军、陈建学、马老雁等人所反映的问题到底存不存在?

      对于上述涉及广大村民利益问题的最终处理结果,本刊将保持关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